大马华人周刊 · 大选特辑 · 陈闵竺

第13届国会解散各党全面备战

·2018年4月14日

首相纳吉在4月6日在首相署召开内阁会议过后,在上午11时30分召开记者会表示他已觐见国家元首,以寻求解散第13届国会,获得元首御准。他宣布国会在4月7日解散,为我国第14届全国大选铺路。


根据《联邦宪法》第55(4)条文,大选必需在国会解散后的60天内举行,国会必需在国会解散后的120天内开第一次会议。各州州务大臣及首席部长在国会解散当天或几天内,各别觐见苏丹或州元首,寻求批准以解散州议会。


选举委员会在接获所有解散议会的通知后,开会决定提名日为4月28日(星期六),投票日5月9日(星期三),竞选期11天。本届大选将动用到259,391名竞选员工,8,898个投票中心及28,995个投票站。


在2008年全国大选,国会是在2月13日解散,提名日与投票日分别为2月24日(星期六)及3月8日(星期六),竞选期为13天。在2013年全国大选,国会是在4月3日解散,提名日及投票日分别为4月20日(星期六)及5月5日(星期日),竞选期为15天。
 

 竞选222国席505州席

在最后一次国会会议,国会通过了半岛选区重划的动议,意味着本届大选与过去两届大选一样,有222个国会议席;州议席方面,共有587个,但只有505席将会有竞选。砂拉越在2016年5月已经举行州选举,因此这届大选只举行国会选举。本届大选共有14,940,627个选民,上一届大选的选民人数为13,268,002。


参加这次国会选举的政党/政党联盟,主要为国阵、希盟以及伊斯兰党;其他包括一些小党及独立人士。


这次选举最出乎预料之外的,当是民主行动党将不会使用有50年历史、人人皆知的“火箭”标志,改用人民公正党的“蓝眼”标志。


在上一届大选前,民主行动党因为中委会改选出现问题,可能面对社团注册局勒令解散,宣布可能在该届大选“逼不得已”使用伊斯兰党的“月亮”上阵。该党的实权领袖林吉祥,对这可能的后果而洒泪,因而赢得不少华人同情票。这一届大选,民主行动党以“为了大局”为理由,自我放弃“火箭”标志,会不会再引起华人选民的同情?


根据行动党几个领袖说法,“火箭”这个标志,会吓走马来选民;改用“蓝眼”的目的是不要让马来人不安,因此可以争取更多马来选票。


另外,在两年前的6月成立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因为没有在限定的时间内提交支部及区部会议报告,而在纳吉宣布国会解散日期前的一日,被社团注册局勒令暂时解散。由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领导的土团党,宣布在这次大选,与“火箭”一样,使用“蓝眼”。不过,土团党成立不到2年,却可借用有20年历史的“蓝眼”,赚到;“火箭”有50年历史,却为了所谓的“大局”用只有20年历史的“蓝眼”,大蚀本。
 

 敦马不可能不了解社团法令

敦马和土团党的出现,原本就被定为突破马来选区的人物与政党。敦马纵横我国政坛超过半个世纪,又当过22年的首相,还领导国国内最大的政党巫统20多年,对社团法令的基本要求不理解,可能吗?


根据公正党的拉菲兹的调查,老马及其领导的土团党,不可能掀起“马来海啸”。他也多次如实告诉敦马等人,他们也理解。合理的解释是敦马知道本身不能掀起“马来海啸”,土团党也面对“人丁凋零”的窘境,要是公开告诉大家土团党成不了气候,他不可能是“马来海啸”的推手,颜面何在?


因此,敦马就有意的把土团党被暂时解散,说成是国阵“怕”他而这么做的。换句话说,敦马其实心知肚明,为来届大选不能打破巫统的强区找个下台阶。


还有更加关键的是希盟非常的明显的放弃在拥有57个国会议席(包括联邦直辖区纳闽)的东马放太多心思。上一届大选,国阵在东马赢得48个国会议席,输掉9个;这一届,国阵会多赢回几个。因此“火箭”把赌注放在柔佛这个“巫统的最后堡垒”是做给华人看的,要华人相信“改朝换代”的希望还在。


第14届大选的战幔才刚拉开,那一方会胜出,已经有了眉目。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