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林金树

昂山舒吉“民主光环”褪色

·2018年10月6日

两名属于缅族的缅甸记者,由于报道在若开邦镇压罗兴亚人的缅甸政府军的暴行,被缅甸政府引用英国殖民地政府时代留下的机密法令判处坐牢,引起缅甸国内外人士的抗议。缅甸年轻人还举行示威,要求释放那两位记者及取消机密法。


表面上属于缅甸最高领袖的国务资政昂山舒吉为政府的决定辩护,声称那两名记者是因为违反法令而不是因为报道的内容而被逮捕和判监。她这番话引起舆论一片哗然,也使她的“民主光环”进一步褪色。因为在此之前,她已经因为没有阻止和谴责缅甸政府军对缅甸罗兴亚人的“种族清洗”而受到各方面的责难。


“时势造英雄”的从政者

昂山舒吉是典型的“时势造英雄”的从政者。她是缅甸独立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在1945年出生。昂山在缅甸独立(1948年)之前,在1947年被政敌暗杀身亡。舒吉在成年后到国外留学,曾在英国牛津大学主修经济、哲学与政治,在1967年取得文学士学位。她从1960年至1988年在外国生活了28年,期间求学、任职、结婚、生子,已经与祖籍国缅甸疏离。


她于1988年返回仰光探视患病的母亲。适逢缅甸大学生、青年和各界人士展开大规模反对军人政权的示威受到镇压,死伤者众,军人政权领袖尼温将军因而下台,改由苏帽将军执政。


舒吉参与示威行动。由于她是“国父”昂山将军之女,军人政权不敢杀害她或对她施以酷刑,因此被反政府人士奉为领袖,由她成立和领导“全国民主联盟”,结合各种反政府势力对军人政权展开非暴力和平抗争,其理念来自印度圣雄甘地。她因此被军人政府以“危害国家”的罪名,将之软禁6年。


军人政权否决90年选举成绩

1990年,军人政府迫于国内外的压力举行国会选举,舒吉仍被软禁,民主联盟获得压倒性胜利,赢得80%议席,原本应该由舒吉领导民选政府。但军人政权否决选举结果,并继续软禁舒吉。


舒吉因此被冠上“民主斗士”的光环,并在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她也获得萨哈罗夫奖、牛津自由奖以及爱尔兰都柏林自由奖等多个“民主奖项”。


从1990年至2010年的20年之间,她断断续续的被军人政府软禁了15年,但由于她的“特殊身份”,没有和反军人政权的其他异议份子那样被送入监牢,肉体受到酷刑、精神受到折磨乃至被杀害。


后期军方和民主运动的立场都有所软化,双方展开秘密会谈,并达致折衷方案,实行“有限度民主”的解决方案。即宣布举行议会选举,以“还政于民”,不过军方保留一定的势力,即国民议会和参议院都保留四分之一的议席给军方,由军人担任国防和内政等与保安有关的重要部门的部长。在2016年11月举行的选举中,民主联盟赢得开放自由选举的四分之三议席中的绝大多数,因而成为执政党。


不过,军方之前通过宪法,不准舒吉担任总统。因此,舒吉采用另一个折衷方案,让民主联盟的元老温敏(之前是吴廷觉)担任总统,她则出任国务资政,权力凌驾总统之上,成为“实权总统”。


军人与平民共治的“半民主”

舒吉由于只争取到军人与平民共治的“半民主”而受到国内外的一些民主派人士抨击,指责她没有完全推翻军人政权实现全面民主,是出卖原则。但能够使到自1962通过政变上台,并把持政权超过半个世纪的军人让出部分权力,与民选领袖分享政权,也算得上是过得去的解决方案。


真正使舒吉的“民主光环”褪色的,是她与缅甸的“主流民意”一样,纵容军方对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罗兴亚人的迫害。


缅甸是多民族的国家,主要民族缅族占人口的65%,他们主要信奉佛教。少数民族有卡伦族、卡钦族、钦族、掸族等,他们主要信仰基督教,为争取自治权而成立民族武装,想通过武装斗争取得独立或高度自治权,与联邦政政府打打谈谈、谈谈打打,迄今没有结果。长期动乱影响到缅甸的经济成长以及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发展。


缅甸引起世人关注的,之前是军人政权对民主运动的镇压。但在缅甸实现“半民主”政府体制之后,关注点集中在罗兴亚人的困境。


80万罗兴亚人涌入孟加拉国

罗兴亚人聚居在缅甸西面与印度和孟加拉国交界的若开邦。他们是在英国统治缅甸的时代,从现在的孟加拉国移居到缅甸的穆斯林,在缅甸定居已有几代人。但缅甸政府不承认他们是缅甸公民,是“非法的孟加拉难民”,对他们进行歧视,使他们难以就业,子女没有机会求学。这引起他们的反抗。


2017年8月25日,150名“罗兴亚救世军”分子向若开邦的24个警察局和陆军军营发动袭击,造成10名警员和另外两人死亡。缅甸军队展开大规模清剿行动报复,包括杀人、强奸妇女和焚烧村庄房屋,这项行动被联合国定性为“种族清洗”。这造成大约80万名罗兴亚人逃入孟加拉国,酿成难民危机,迄今未有解决,因为孟加拉国本身一穷二白,难以容纳他们,而是要把他们遣送回缅甸。但那些罗兴亚人担心受到迫害而不敢回国,缅甸政府也不想让他们回国。在这之前缅方多次迫害罗兴亚人的行动中,已有数以万计的罗兴亚族逃到印度、孟加拉国、泰国和马来西亚,沦为难民。


昂山舒吉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基于本身的“特殊身份”敢于和残暴的军人对抗,经过近30年的斗争,终迫使军人政权让步,使缅甸实现“半民主化”,无愧于“民主斗士”的桂冠。但她同样不承认罗兴亚人是缅甸公民,并默许乃至纵容缅甸军方迫害和驱赶他们,甚至支持用恶法判记者坐牢,一位专栏作者也因为批评她而被判坐牢,终于使到她的“民主光环”徹底褪色,使人们失去对她的尊敬。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