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新闻网媒挣扎求存
网络生态弱肉强食


·2016年4月2


本地网络新闻媒体《大马局内人》,今年三月中,毫无预警下关台熄灯。这说明了,即使在虚拟世界,也受市场经济洗礼,考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生态规律。尤其政治议程网媒,其存亡兴衰,除了外在因素,包含内部管理结构、企业文化、员工士气等条件,不是法律管制,或是当局执法,带来最大威胁!


经营政治网络媒体,除非有金主撑腰,或是转型成功,解决财经基本困境,否则弱肉强食、在商言商的环境下,只能苦苦挣扎,随时被竞争对手蚕食鲸吞,惨受淘汰出局。与此同时,网络讲究近乎免费讯息、服务,网媒执行收费制度,很难确保高枕无忧!


最近的例子,以英文和马来文操作的《局内人》、《当今大马》姐妹台《Kinibiz》,以及三语时事网媒《人民邮报》,不约而同,基于商业经济考量理由,宣布结业。


撤出网络世界无法回避经济问题


有人不断叫嚣,指政府实行网络严刑厉法、重典治乱,打压言论自由,伤害新闻权利,是间接造成关闭网媒的帮凶。这样的见解,与事实有巨大落差。网媒被逼撤出网络世界,最大根源,无法回避经济问题!


三家网媒退出网络舞台,舆论余波荡漾,有惋惜和哀悼。但或许因为语文源流不同,中文网络关心者不多。网媒缘来缘去,我们不妨从中反省,吸收宝贵教训,并重新认识网媒世界,注入正能量,朝健康和谐方面发展。


值得注意的,《局内人》关闭前,每日浏览量,名列我国十大排名榜内。然而,读者众多,却无法转换为广告收入。该网媒未效法《当今大马》,实施浏览收费制度,以扭转劣势,原因为何?其巨大亏损,是否有“政治投资”失败的意味?这些质疑,值得网民玩味思索。


2014年6月,The Edge媒体收购《局内人》,经营20-21个月份后,蒙受1千万令吉亏损。该网媒共遣散59名员工,其每月营运开支,估计高达50万令吉。以这样的规模形式,《局内人》可跻身中型企业。其商业模式,面对全盘失败,何解?


《局内人》前高级编辑嘉哈巴·沙迪,归咎当局2月25日开始的屏蔽行动,3周后现效,令网媒流失广告客户,最后无奈下了断。他形容,打压言论自由,严重影响新闻自由,因为印刷和广播媒体,遭受严厉管制,结果网媒成替代新闻来源。读者甚至通过网媒,获悉一马公司(1MDB)和政治献金风波。


《局内人》从倒伯拉到倒纳吉


嘉哈巴的言论,受到著名网络部落客拉惹伯特拉,在其创建的网媒《今日大马》,撰文反驳。拉惹伯特拉回顾历史,《局内人》创立于2008年大选前夕,议程为推翻时任首相敦阿都拉巴达威。《局内人》被 The Edge 集团收购后,议程峰回路转,反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附和要首相下台的呼声。


政治议程曝光,《局内人》自我冠以“独立媒体”,拉惹伯特拉嗤之以鼻、不表苟同。他揭露内情,《局内人》议程失败,无法寻到新主人,开支达到临界止损点,不得不告别网络。他说,早在2015年8月间,经营者订下脱手价2千万令吉。有兴趣买家,包括亲巫统人士,但交易并不成功。


他调侃,没有财团愿意出高价,令卖家取回成本、赚取倍利,还制造出空壳风险,即有可能员工集体辞职,另起炉灶,成立《局外人》新网站,让买主两头不着岸。他嘲讽《局内人》,“成就”不如《当今》,也不比拥有自家网页的大马人民之声(SUARAM,人权社运组织)。早期,他们通过索罗斯关联基金,获得“几亿令吉”援助,打下稳固基础。


《当今》如何起家?答案呼之欲出。《当今》通过社媒,自我推销“支持独立媒体,每天只需RM0.36”,作为订阅号召口号。她创办于1999年,逃过2001年全球网络泡沫危机。2002年,其英文版推介收费制。2005年创办的中文版,2011年起也不再免费。读者付费,等于贡献部分收入。


表面上看,这家网媒,已摆脱财政困境,其实另有因由。《当今》高层承认,2004年时,总部设于美国纽约的媒体发展投资基金(MDLF),注入一笔130万令吉股金,当首发资金,助她奠定财政根基,得以宏图大展。这笔资金原主人,连同定期捐献单位“开放社会基金”(OSF),都与乔治·索罗斯(国际知名金融大亨)有关联。


成为西方“民主人权”传声筒?


前年,《当今》推展“一人一砖,共筑当今”运动,筹得近170万令吉经费,进一步巩固财政。该网媒坚持,尽管接受外来援金,其编采团队,保持独立自主,自由报导国内和国际课题,恪守专业新闻准则。当然,瓜田李下、爱屋及乌,她是否屈服于西方“软实力”,成为西方“民主人权”的传声筒?这是需要审视的课题。


网络奉为圭臬的收费制,属于美好错觉,并非万灵丹,不能挽救陷入水深火热的网媒。我们不妨回顾反面教材。2012年国庆日前夕,中文原生新闻网媒《独立新闻在线》,尽管与《当今》联手,共享资料贴文,实行共同订阅优惠配套。可是,每月5-6万令吉操作费,无法筹足,被逼关门结业。


网媒付费浏览,有一个严重缺点,即容许付费读者,在每则新闻留言板留言。说得好听,让读者加入互动,发表创意看法,参与组织或传播资讯。但是,一些读者,仗着付费,享受自由发言特权,展开人身攻击,谩骂抹黑,发泄情绪,内容全无营养价值。《当今》便因为这样的留言,涉及法庭诽谤官司。


有母体撑腰的《当今》中文版,财经巩固,一台独大。其他能够生存的中文网媒,一些是附属于传统平面媒体,作为报纸电子版,例如《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东方日报》、《诗华日报》、《光华日报》等。有的完全免费浏览,有的实施部分收费制。但共同点是,并非完全依赖网络收入,还得配合平面广告,方才免除后顾之忧。


集资与寻找运营支援最大挑战


一些网媒操作如常,有新客加入阵容,不外由政党幕后赞助。有网媒走娱乐、时尚、网购等路线,拥有自己的稳定收入。然而,所有网媒,面对最大的挑战,为内部的集资方法,以及寻找营运支援,当局的审查、监视、检举等行动,反而属于次要问题。


最近,我国当局封锁一些异议网站,譬如《砂拉越报告》、净选盟、《亚洲前哨报》、网志发布平台《Medium》网站, 以及违法个人部落格等。他们拥有自己的资金来源,无须通过招徕广告,也达到收支平衡的目标。


《当今》一枝独秀,《Kinibiz》却命运不济。这家网络财经网站,由《当今》集团,与资深财经编辑古纳(P Gunasegaran)联办,2013年2月19日开通。2015年4月,她推出双周刊杂志,加入硬体出版事业。好不容易挨过3年,寻觅新投资者不果,正式关闭。之前,该网站发起筹款救亡运动,惟失败告终。


《Kinibiz》注重与政治有关的经济课题,严格来说,也是新闻网媒。她于2013年5.05大选后,设立收费墙,订户每年缴交3百令吉(实施消费税后,调整至3百18令吉),有效期一年。根据公开资料,其访客每月保持10万人次,但订户只得2千人,一年60万余令吉收入,于事无补!


这说明,若网媒架构臃肿,不能精简出版、节约成本,一旦耗尽资源,难逃沦为牺牲品。《Kinibiz》苦心经营,课题涵盖近200项之多,涵盖专访、深度报道、财经评论的新闻,在财经界享有一定知名度。


同类新闻的竞争对手,网络比比皆是。一些驻扎我国的国外新闻社,如路透电、彭博社等,自己发掘财经新闻,经常有独家报道,抢去不少读者。《Kinibiz》失去垄断权,无法得到青睐,收场可想而知。


低成本授权转载本地新闻


网媒依靠网络广告收入,竞争对手,包括富可敌国的谷歌、面子书、雅虎、微软与推特等企业。她们于自家网站,设立新闻平台,与本地媒体合作,“外包”转载本地新闻,以低成本获得授权。所以,她们能够专注赚钱生意,吸引大量浏览者,再向广告刊户,征收高额费用,稳赚不赔。


这种电子商务,《局内人》之类的网站,如果不懂出奇制胜、独辟蹊径,增添卖点,而只会“卖新闻”,那么,收取的只有大集团分羹后,剩下的余渣,无法带来足够盈利,饱受亏损困扰。


网媒错估情况,被网络蓬勃发展假象所蒙蔽,结果付出惨重代价。社媒兴起,新闻供应倾向个人化,人们也不限于依赖一家网媒,有更多选择。我国国人,社交网媒(社媒)使用习惯,更依赖即时通讯(Instant Message,简称IM)聊天功能,不重视网媒。


根据市场消费习惯调查,大马最受欢迎IM,前三名次是WhatsApp(81%)、面书Messenger(41%)及Wechat微信(33%);前三名社媒,则是面书(73%)、谷歌+(36%)及Instagram(25%)。IM受看好,主宰未来的网络市场,这等于削弱网媒的地位,沦为装饰门面。


譬如面子书,去年初推出“即时新闻”(Instant Articles),即一种快读新功能,让手机用户,更酷更快地体验阅读,力求建立新市场。一旦流行之后,肯定抢掉市场,等于为一般网媒拉起警报。


结合网络优势可组战无不胜力量


如果我们说,种种冲击下,网媒时代结束,这又不完全正确。主要为,网媒若上轨道,具备眼光独到、与时并进的胆识,同时幸运受“贵人”看中,结合网络优势,可组成一股战无不胜的力量。去年12月11日,全球网购巨擘阿里巴巴集团宣布,耗巨资收购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以及其旗下的其他媒体资产。


阿里巴巴看中英文媒体的影响力,携手开发数码领域,达到互惠互利、共同成长的目标。为何马云不来收购《局内人》?帮她力挽狂澜呢?这个问题,该由网媒本身回答,自己是否有知名度、渗透力、卖点,以及品牌何在?有一定实力的网媒,不怕没有相中的商人,但绝对不是本地现有的政治网媒。


网络世界充满魑魅魍魉,各怀鬼胎、弱肉强食,敌人就藏在网络之中,而不是管制、执法行动。明白这一点,网媒经营得法,温饱无缺,才能确保永续生存,扮演第四权的角色,否则只能空谈理想抱负,或是悲叹怀才不遇罢了!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