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电影争议小题大做
和谐包容春节佳品


·2016年3月5日


时光荏苒,新春活动结束,又到检讨和反思时刻。期间,社会新闻涌现,网络社交媒体,诠释形式各有不同,反应因人而异。新时代下的网络,流通浩瀚无涯的信息,成为强大无比的载具。网民掌控话语大权,随个人喜怒哀乐,批评呛声、抒发感受,怪状丛生。


许多意见评语,尚属于无病呻吟,若是小题大作,难逃预先设计立场。


新春好言好语不妨多说


新春一般言论,须遵守不成文规定,即好言好话不妨多说,全天笑脸迎人,与亲朋戚友维持良好关系,避免言谈举止破坏欢乐气氛等等。网络世界,自由度太高,充满流言蜚语,难以落实这个传统美德,经常都有人犯戒,炒作课题,当成廉价宣传手段。有人借年庆好意头,借题发挥,将时事课题政治化,搞得乌烟瘴气。


农历小年夜,台湾南部里氏规模6.4级地震,罹难人数超过百人。多数伤亡源自17层楼的“维冠金龙”大楼倒塌事件。新闻媒体发布照片,指现场柱子内置“沙拉油桶”,证明豆腐渣工程,害人不浅。其实,根据当地建筑条例,只要不是主要支撑柱子,装饰用的栋梁,允准加入填充物,以减轻重量,所以并非塌楼主因。


网络有谁认真理解真相?多数舆论,缺乏主见,跟风逐浪、人云亦云。以此类推,众多课题,过早妄下结论,以偏概全、断章取义,加上懒于审查验证,轻易犯下低级错误,这是网络常犯毛病,积恶难除。


中国大使捐款华小被政治化


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展开新春柔州巴罗行,捐献当地华小4万令吉。这属于正常春节探访,却有网络舆论,过度解读,扯上政治因由,令人感到万分遗憾。此外,农历新年季节,原本为布施行善的好日子。个人或单位,为弱势群体派发物质援助、嘘寒问暖。然而,有人只是博报章版面,或上面子书自我宣传,唯恐天下不知。


配合佳节默默行善,值得鼓励。网民不妨也做好本分,一起来做义举,配合时代精神,保持网络和谐融洽,拒绝中伤诋毁他人,虚心接受不同意见。这与竭尽孝道、慎终追远、关心小辈等传统伦理美德,相辅相行,没有任何冲突。


新春期间,热门话题环绕电影演绎艺术。浓郁地方色彩的《Ola Bola》(没有中文译名),改编自1980年代的马来西亚国家足球故事,描述集合不同种族的国足队,队员们团结奋战,以总数3比2(历史记载是2比1),打败劲旅韩国,取得莫斯科奥运会决赛圈参赛权,过程赚人眼泪。当年政府杯葛奥运会,使到国足队未能真正参加奥运,但巨大意义,值得后人重温缅怀。


此时,网络舆论却争论,到底是华裔,还是巫裔球员,攻入关键一球?即使是《西游记》的海报,猪八戒被“和谐”消失,关心的网民都众多,所以如《Ola Bola》的娱乐界争论,有兴趣的,当然不在少数!


当事人也啧有烦言,前国脚黄财富(James Wong,当年穿9号球衣),以及助攻的哈山沙尼,受《马新社》独家访问时,认同电影应保留重要一幕,以免年轻一代混淆不清。然而,他们异口同声,赞扬电影传播正面讯息,即多元种族团结一致,可带来体坛巨大成就。


中文社交媒体,出现刺耳声音,指导演周青元,不惜“改编历史”、自我阉割,不外讨好马来族群,保持票房优势。尽管如此,超过千万令吉票房,这记录说了真心话,即很少观众,会去计较细小瑕疵。要知道,华人大规模杯葛若存在,单靠友族观众支持,绝对无法创造如此佳绩的。


周导演表明,拍摄过程中,未强调到底是华裔,还是巫裔球员建功,故事情节和人物,全属于虚构。他表示,自己无法控制他人评价片子,只能做好本分责任。挺导演的网民,表示这不过为一部普通电影,并非历史记录片,未必完全忠于原作。


球员进球归功于全体队伍


如果对足球有认识,理解这门体育竞技,其注重进攻、防守战斗意识,须依靠整体团队精神,不容个人英雄主义。因此,打赢一场球赛,不仅前锋、中场、后卫、守门员,甚至是候补球员,坚守岗位、功不可没。哪个球员进球,归功于全体队伍,毋庸置疑。


本地新闻从业员洪海伦(Helen Ang),其个人部落格(https://helenang.wordpress.com),于今年2月18日,发布一篇题为《Ola Bola反映行动党的极度失望》(Ola Bola Reflective of DAP Firster Desperation)网络贴文,以这部电影引发的论点,谈及我国华社的政治实况。


洪海伦文章内容,承认几点史实,1980年球队队长为华人、队伍有多元色彩、球员不拘种族发挥体育精神、球员享有知名度、以及球队的确打入奥运赛。她发觉到,尽管有些华人,主张杯葛该片,但多数网开一面,购票入场观赏,与几年前《王者之风》(Tanda Putera)风波,待遇截然不同。


洪海伦有感,华社对谁踢入致胜一球,与“史实”不符合,全然保持沉默。她描述,这种逻辑,就如行动党推出戴安娜,上阵2014年的安顺补选,华人政党讨好马来人的戏码,又在一部电影中上演。她说,华人对“大马虎”国足不感兴趣,却为36年前的足运欢呼鼓掌,难以理喻。


认真思考,两部电影观点,大有不同。《王》戏导演苏海蜜,自称以艺术破格(Creative Licence)拍摄电影,虽然情节故事虚构,整体上与悲剧史实有关。观众恶评如潮,主要是片头部分,加入大约30分钟过度渲染的暴力场面。尤其是旗桿下解裤小解一幕,让一些人无法忍受。


大部分华裔观众认为《Ola Bola》基本上,重视粗枝大叶历史典故,遗漏的细则小节,不足挂齿。


《黑鹰坠落》我国维和部队从缺


2001年的美国电影《黑鹰坠落》,剧烈战争场面,有军人绝地反击、拯救他国同胞,任务艰巨。当时在现场人士,有我国维和部队,这些角色,完全从缺。观众购票捧场,并不觉得有什么疏漏,毕竟这是国外拍摄的电影,有自己制作创造权力。同样的,周导演发挥导演功力,观众不觉任何不妥,网络不该惹是生非、倒输负面能量!


洪海伦认为华裔平常不注重足球运动,但却大捧《Ola Bola》,主要原因是影片里的足球队队长是华裔;相反的,《王者之风》因为在某些场面负面描绘某些华裔,因此受到华裔的恶评。她的看法是否正确,见仁见智,但应该值得华裔深思。


网络纷扰的环境中,放宽审查尺寸,接受他人的微小缺点,的确是一项难得的美德。


无独有偶,新年期间年初九(16日)晚上,网络释放与足球有关的正能量。大马超级联赛第二轮赛事,檳城对垒彭亨比赛中,28岁前锋法依兹苏布利,以一记漂亮的弧线“香蕉型”自由球,打破龙门,令对手折服。借着网络社交视频,漂亮进球名扬海外,引起轰动。连人在美国的首相,发推特祝贺。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过后,也颁发1万元奖励金。


国外媒体形容,这颗超级进球,堪比1997年巴西球星卡洛斯的神奇表现,或能参与2016年度,国际足联的普斯卡什最佳进球奖(Puskas Award)。这样的成就,虽然改变不了国足衰退的命运,但在新春期间,不啻如一项红包收获,让关心体坛动态的网民,感到一丝温暖!


新春期间前后,不成文传统,除了声声恭喜,禁忌口出恶言、随便诅咒谩骂他人,以及回避不受欢迎的决策。例如,玻璃市州,当局规定人民组屋走廊,不准设立天神神位,限期拆除。这样的不理民意,引起民愤衝天,也会让执政党失去选票。


除夕大好日子冻结党元老党员资格


政党风波,切忌选择新年期间爆发。行动党中央纪律委员会,却在除夕大好日子,以破坏党形象为由,宣布冻结资深元老沈同钦(甲市区国会议员),以及吴良山(前甲州主席兼现任州议员)党员资格,长达一年。该党也未从两年前,《马来犀利啊!》贺岁短片风波中,吸收具体教训,淡化敏感课题,一再在新年期间,明知故犯。


贺年短片,虽然不必扬善隐恶、报喜不报忧,但主题也必须减少不必要对抗,呈现光辉善良一面,洗涤人们心灵,找回积极乐观力量,正确面对现实生活,解决各类各式难题。就如中国《春晚》节目,任何鞭挞社会课题、暗含政治意图的节目,适可而止。


我们看到,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与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两人为基督徒,却扭曲家喻户晓的“财神到”,化成一首政治MV主打曲,讽刺国家领袖和时事课题。短片长约3分45秒,发布于元宵节(22日),出现的歌词如“財源中东来”、“消费税”等,肉麻当有趣,含有多少政治教育意义?答案无需赘言。


这部短片另有意图,即为砂拉越州选举筹募基金,利用网络影响力,拉拢支持。好端端的财神爷,被中东的大财主取代,这是利用新春气息,华人不会随便生气发怒的气氛,恶搞政治领袖。这样的做法,无法让人接受行动党政治理念,以及施政纲领,不过是增加一班舞台小丑而已!


另外,砂州选近在眉睫,首席部长丹斯里阿德南人气急升。行动党网络红人,兼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却在此期间,大事抨击阿德南开明作风。其面书指责,大选后,阿德南亲华风格,或会有所改变。对现实不满的网络舆论,对这种言论多不表态,更不会谴责倪氏搞“种族沙文主义”。网络双重标准,再一次显露无遗!


多数网民默许污蔑材料转载流传


国家高层核心领袖,经常成大量网络图片、漫画、视频等媒介,人身攻击的目标。近期,更有小丑恶搞图出现,逾越政治批评的底线。然而,很少反对党政治人物,于新春佳节期间,拒绝这类抹黑手法,或是对事不对人,正确对政策表态呛声。多数网民默许这类现象,诬蔑材料转载流传,网络的舆论乱象,继续失控!


所以,新春期间,该由我们深入思考,如何过滤网络?除去不良成分,保留温馨人情味。任何课题,可以各有诠释、各有表述,但不可损及和谐包容,或伤害诋毁他人、扭曲正面讯息。来年新春,这样的网络精神,必然是佳音报喜、贺年佳品!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