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砂拉越州选瞬息万变
网络战朝野势均力敌


·2016年5月7日


 

507砂拉越第11届州选举顺利落幕,各个议席产生赢家和输家。接下来话题,关乎新上任州政府,如何治理州属?如何履行选举承诺?


选举后评估,网络依然扮演重大角色。“大军未动,网络先行”,网络宣传,一早即派上用场。这次的网络战役,有明显进步,朝野双方差距缩小,可说是势均力敌、旗鼓相当!


选举结果,属于2018年第14届全国大选年,最好的政治气候探温计。事实不容忽略,砂州政治环境,与西马大有不同。82个州选区当中,泰半以上穷乡僻壤,网络无法充分渗透,因此候选人和竞选工作人员与选民面对面接触方式,还有一定市场。这一切,或许未来会彻底改观,朝野双方应该心里有数。


多达1百13万余名合格选民,于12天竞选期中,审视各方表现,再投票选出人民代议士。参战阵容,可说是浩大又混乱,228名候选人,争夺80席位(两席由国阵不劳而获)。其中,只有35个选区一对一决斗,由国阵对垒希盟、伊党或独立人士;5角战局有5个、4角战12个、3角战28个,精彩连篇、目不暇给!


网络口诛笔伐网民愤慨不平


政党分布方面,国阵参选所有席位;反对党方面,公正党攻40席、行动党31席、国家诚信党13席、伊斯兰党11席、革新党11席、新达雅党5席,以及独立人士36位。其中,公正党和行动党席位分配协议失败,有6席重叠提名,暴露希盟不团结的一面。反对阵线内部分歧,两党网络战口诛笔伐,同床异梦、各怀鬼胎责骂声不绝,网民感到愤慨不平、极度反感!


砂州政治结构复杂,有本土政党,也有外来政党,齐争一杯羹。至于社会种族架构,没有一个大族群占绝对多数。此外,还有财团、派系、地方政治等瓜葛,矛盾冲突,比比皆是。因此,牵连的网络战,自有一番盛况!


与上次第10届州选不同,执政的国阵,吸收网络战术薄弱无力、导致城市区大败的教训,这回痛定思痛、卷土重来,成功夺取网络主动权。国阵成员党,以网络管道,宣扬阿德南团队理念,以及解释漂白特定课题,如直属候选人、部分朝野人士被禁入境等风波,取得舆论先机。不再如过去一般,网上任人挨打挨骂、处境尴尬!


从政者必须了解,人民需要什么?若有不满声音,除了听取,也得尽早克服,拿出解决方案。简单来说,网络谋略,就是建立人情脉络,打破时空隔阂,经常性接触每一位选民。任何的利民政策,宜及早宣扬告示,例如官方表格废除“其他种族”栏位、巴南水坝征地程序终止。这类好消息,获得普遍赞扬。当然,支持在野党的舆论,自然有酸溜溜反应。


案情复杂当局低调拯救


选举等于还政予民,总结执政5年指标,考验整体竞选机制效率。竞选期间,若有突发议题发酵,也得寻策化解。例如,巧遇沙巴仙本那外海,爆发恐怖分子掳绑人质危机。4位诗巫人不幸落难,其家属于政党造势会“站台”,要求公众募捐,筹集庞大赎金。碍于案情复杂,当局低调拯救。若网络舆论,诠释当局没尽力救人,肯定带来华人票海啸效应,不能不注意。


16个华裔为主选区,大都在市镇或市镇边缘地区,网络使用率偏高。扎根城市的反对党,非常依赖网络当喇叭筒,以向市民灌输时事动态,暴露国家政策弊端,解释议席分配互不咬弦等课题。行动党州主席张健仁,圈定两大重大课题,即消费税,以及一马公司风波。他拟定这样的策略,期望抵消阿德南效应,打破本土课题不足的困境。


网络地球村时代,各阶层人士利用面子书、推特、Instagram、WhatsApp、微信等方式,互动联系。选举课题繁多复杂,若只依靠传统方式拉票,向选民宣扬政治教育,肯定挂一漏万,网络可以弥补不足。选民的角色,从网络吵杂环境中,获取特定有用资讯,再考虑清楚投谁一票。


传统文宣手法依然不可或缺


虽然有网络冲击,传统文宣手法,如分派小册子、竖立看板、拉横幅、插旗海等,未完全被淘汰。挨家沿户拜票,公众座谈会演讲、以及公众场所如巴刹、夜市、特定节日亲民活动等,依然不可欠缺。未来,传统或会改变,由人手一机,以网络联系互动模式,取而代之。


网络的存在,争取立场飘摇不定的游离票,最为有效。这也见证谁的网络策略,较为成功,才有资格收获果实。


2011年选举,行动党引入选举新形式,明显抄袭台湾的蓝绿对决大战,因为新颖有趣,打下稳固基础。这次州选,台湾式拉票活动依然大受欢迎,反应不俗。行动党的竞选节目,必备周边产品如光碟、漫画、衣衫、帽子、明信片、绒毛娃娃等,供出售筹集基金,大打政治广告,一举多得!


行动党首创网络多媒体宣传界面,推介主打歌曲、讽刺短片、新闻报道等等。由于注重包装、平易通俗,往往俘获观众欢心,跟随者颇多。网络软性广告,把严肃枯燥的竞选宣言、参政理念、一般政论普及化,让民众潜移默化吸收。反对党推动的“砂拉越之梦”、“我的改革家”计划,为偏远地区服务,也是依靠网络打响名气。

 

各政党吉祥物分庭抗礼


行动党的网络创举,城市区无往不利,引入政党吉祥物(Mascot),收效宏大。2011年“乌巴鸟”生动活泼形象,深深植入民心。这次,该党推陈出新,2.0版“乌巴战士”面世。与之分庭抗礼的,有人联党小黄蜂“我们能”(We Can Bee)、联民党老鹰“噢哈”、无党籍房保德的“超人獾獾”,以及公正党婆罗洲犀牛“小犀”(Adil),大家平分秋色!


本届州选,行动党网络优势不再。国阵一方,开始摸透各种宣传手法,有些点子,甚至青出于蓝。例如,最新的一部竞选短片,由阿德南亲自担纲,演一名学生巴士司机,亲和体贴,与人民打成一片,拉票效果显著。


更早的在提名前夕,国阵推出7分钟网络短片,主题为:“在动荡中有了支柱,在躁动中有了慰籍”,以温情感染砂州华人社会,肯定历史贡献,清楚说明华人不是外来者。首长重申许多惠民政策,如废除过桥费、承认统考、独中拨款等,并期望华人一改过去态度,大力支持他的团队。


72岁的阿德南,首次以砂首长兼州国阵主席身份,领军寻求多1届,即5年的委托。他抛弃前任首长泰益玛目的负面包袱,充分发挥新首长效应,以本土意识、州自主权,全力博取选民欢心!


亲国阵网络,提名前即先声夺人,善用有利课题造势。默迪卡民调中心报告,阿德南今年1月份,民望高达81%,比起2015年4月的74%,增加7%。另外,州政府的支持率,达到62%高水平,主流网络突出这点。然而,同份报告也说,平均56%受访者认为,强大的州反对党有必要存在,因此,在野党文宣也大作文章、自有表述!


许多网民肯定阿德南政治功绩


网络面子书、部落格,甚至网民留言,与过去的情况有天渊之别,不再含蓄支持一方,或偏帮反对党。许多网民,张贴阿德南的大头贴,肯定他的政治功绩。这些,在2011年时期,几乎是绝迹无踪的。


网络协助创造天时地利条件,但人和隐忧,则是毫无办法。此次选举,阿德南提出新模式,安抚国阵各成员党分裂派系,不惜分阶段公布候选人名单,打出“直属候选人”概念。对此社媒中众说纷纭、意见不一。人联党分裂出联合人民党,民进党双胞胎砂州人民力量党,选后是否归巢恢复团结?没有人可以给肯定答案!


值得一提,若此模式,破天荒一举成功,得以终止自己人扯后腿陋习,还巩固现有势力。那么,西马国阵,是否如法炮制、东施效颦?在危险或争议选区,派出有胜望的非政党代表,力求收复政敌堡垒,改变政治版图,或是不会输得难看?且拭目以待。


环绕网媒和社媒的风波不断,这次也不例外。


今年4月21日,本地三语网媒《当今大马》,一篇新闻报道指,砂州土保党南甲区原任议员安努亚拉法益(Annuar Rapaee),于闭门讲座会上,呼吁穆斯林选民支持执政党,以“保持穆斯林首长”(大意)。经投诉后,原有标题更改。另外一则副新闻说明,安努亚受询时否认,其言论涉及种族主义。


特派到砂州的该网媒记者高嘉琪(Kow Gah Chie ),触发地雷,受到千夫指,即其新闻内容,扭曲原意、断章取义。她的个人照片,于社媒广传,饱受网民炮轰。事情恶化后,《当今》高层继续捍卫新闻真确性,指恐吓行动制造媒体寒蝉效应,矢言不向骚扰屈服。该记者自觉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紧急返回总部避祸。


宗教信仰非大众关注重点


砂州警方证实,共接获6宗投报后,当局开档调查,援引法律为刑事法典第505(c)条文(恶意煽动),以及198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233条文。有政治分析家说,高嘉琪刺破气球,暴露砂州种族主义真面目。其实,她并不真正了解砂州本土情况,民风淳朴、思想单纯,选民投票选出首长,看其名气和能力,是否信奉伊斯兰教?并非大众关注重点。


网络策略出糗,再有一个例子。这次是谷歌即时翻译立功,协助网民明白网络宣传内容,也知晓自己被冒犯,并严正提出抗议。


槟州人民进步党(myPPP)青年团,不满“火箭要执政砂拉越”面子书专页,一篇以华文书写的幽默调侃对话,存在种族歧视。他们报案要求警方介入,声称阅读马来文版本译文后,发现有煽动因素,以及诽谤某些民族,制造仇恨情绪,同时鼓吹对抗政府机构,令人感到不悦。


原本的贴文大意说,国内许多东西会莫名其妙不见。作者比喻时,却把越南、孟加拉、印尼、印度、中国妹等群体扯入,表明他们缺乏诚信,保管的东西会不翼而飞。然后再引申至警察、法庭、内政部等政府机构,甚至疑神疑鬼,连自己也会闹失踪。如此想要反映时事弊端,显得生搬硬套、穿凿附会!属于失败的网络宣传之作!


一场砂州选举,朝野双方拉近实力,形势不再一面倒。网络幕后幕前无比重要,涵盖作用,包括宣扬政策、媒体公关、选民游说和候选人形象化,决定大部分选票趋向。无论如何,网络只是工具,宣传内容真实、反映民意,才是开票胜利的关键!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