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屏蔽网页掀执法争议
网络信息现政治扭曲


·2016年3月12


农历新年平和气氛过去,其后的系列时事动态,凸现政治局势变幻莫测、不可捉摸。多事之秋的网络,不遑多让,屏蔽网媒网页风波,引起巨大震荡。表面上,一般舆论认为,这损害新闻权利、钳制言论自由。但是,认真探究,却是另有其因,不能从单一事件,即妄下定论,忽略了网络信息受政治扭曲的事实。


此外,三语网媒《人民邮报》,因为周转不灵,突然宣布停刊,等待重组。隶属《当今大马》的《KiniBiz》(财经新闻网站),也因为缺乏新资金注入,2月1日宣布“熄灯”。这些事例,说明网媒最大的敌人,是内部的集资问题,与当局的审查、监视、执法等行动,并没有直接关联。


今年2月25日,英文网媒《大马局内人》(the Malaysian Insider,简称《局内人》)正庆祝创办8周年,突然遭受屏蔽,消息不胫而走。连成一线的网媒,以及社交媒体如面子书、推特等,责骂声音不绝于耳。有人即刻教导点子,如何改变软件设定,反制屏蔽,也就是走捷径、穿漏洞,继续浏览《局内人》。


走捷径穿漏洞继续浏览


目前,读者键入《局内人》官方网址,唯见双语屏蔽通知。大意说,因为“破坏国家法律”,所以禁止大马国内,浏览此页面。附上的链接,进一步说明,当局根据《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63(2)条文授权,屏蔽网页禁止阅读。负责单位为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联系邮址newmedia.unit@cmc.gov.my。


多媒体委员会消息说,《局内人》疑触犯相关法令第233条文,即网络公开资料,有下流、虚假、恐吓或冒犯言论,意图滋扰、伤害、霸凌、威胁或骚扰他人。若控上法庭,罪名成立的话,最高刑罚为罚款5万令吉,监禁最高1年,或两者兼施。


除了掌管网络的多媒体部门,警方网络调查反应中心(PCIRC),联系《局内人》总编辑、执行总编辑、助理新闻编辑等人,到武吉安曼警察总部录取口供,有3名律师全程陪同。尽管如此,该网媒并没撤下相关文章,反而继续网上作业,放上更多相关新闻,包括朝野人士的回应评语。


从其他角度审视,屏蔽执法,到底可收什么成效?尽管支持与反对声音交织,但因为行动突如其来,引起很大的争论。我国的网民,长期习惯网络绝对自由。屏蔽行动,被扭曲为含政治阴谋、欲盖弥彰,这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反应激烈预料之中


向来语出惊人的拉惹伯特拉,其主持的网媒《今日大马》指出,大约60%的《局内人》读者,为行动党的死硬派,以及“红豆兵”(亲反对党网络军团的俗称),所以反应激烈,意料之中。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形容,这犹如“以大铁锤,杀死一只苍蝇”。他促请政府遵守1997年所签署的多媒体超级走廊保证书,即不审查互联网。


前首相敦马哈迪认为,此举旨在“隐瞒真相”,朝向如朝鲜般的独裁国度。尽管如此,一些网民回应时,促请敦马莫忘记,他执政的22年期间,曾于1987年,关闭英文《星报》、华文《星洲日报》和马来文《Watan》(《祖国报》)纸媒,带来历史大讽刺。敦马宣布退出巫统,又因为撰文批评总检察长,质疑司法提控权,正受当局调查。此时,他正需要网媒作为传声筒。


推出镜映试图瞒天过海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局内人》被屏蔽之后,马上推出镜映(Mirror Site)手法,即指引接近原来网址的山寨名字,如《局外人》(themalaysianoutsider),试图瞒天过海、鱼目混珠。自由只维持两天,当局看穿计谋,新的网页也被屏蔽。或许会有更多类似网址出现,挑战当局执法的耐性。


此外,谷歌浏览软件Chrome,功能强大,可轻易突破封锁屏障。其方法是,绕过本地网络伺服器,直接从国外接收内容,压缩成小体积文件。下载后解压,网页内容便还原如初。对于这种先进技术,当局无可奈何。这还不包括,通过其他社媒,如面子书、推特、微信、WhatsApp,或是Wordpress部落志等,继续报道争议性内容。


这次的区域屏蔽,与完全封锁,有所不同。《局内人》出版不受干扰,海外读者一样可浏览内容。其附属社媒,功能操作如常。因此,说《局内人》未经审讯、却先受惩罚,这种控诉说不过去。网媒须尊重法律,而执法单位也有职责,正如美国苹果手机解锁风波,民众和当局各有立场,矛盾冲突难以避免。
通讯与多媒体部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揭露《局内人》大错,源自近日一篇报道,指反贪会行动咨询小组,于SRC国际公司案件调查中,曾建议提控首相纳吉本人。有关新闻,未经证实,且违反反贪会的正式声明。咨询小组主席哈密布格(Hamid Bugo),也否认有其事。因此,《局内人》把传闻当作确实新闻报道,引起的舆论混淆,可想而知。


部长也解释,政府并没放纵色情或极端网站。当局接到公众投诉,一视同仁封锁处理。不过,许多问题网站,经常快速设立新的替代网址,逃避执法追踪,使当局不胜其烦。


《局内人》所谓“灵通消息”,还牵涉另一则争议。2月中,该刊报道说,首相署特別官员“育德斯维杰”(Yuktes Vijay),做出重大评论,指受美国《言论法令》所限,针对26亿令吉政治献金课题,首相无法起诉《华尔街日报》诽谤。后来经证明,发言者身份可疑,所说的全是一派胡言。


《局内人》不是首度犯错


屏蔽迴响,网民呛声,觉得当局不近人情。要知道,《局内人》不是首度犯错,即引述虚假大新闻。大约一年前,该网媒一篇新闻说,统治者理事会通过否决议案,不准中央政府修正伊刑法。这则新闻,牵涉敏感宗教和皇室因素,属于捕风捉影、毫无凭据,等同造谣,引起各界深感不满。


当时,当局突袭检查《局内人》办事处,逮捕3名网络编辑。其高层嘉哈巴沙迪,以及姐妹媒体集团《The Edge》出版人何启达,双双收押扣留。当时涉及的,也是多媒体法令233条文。而警方介入,援引煽动法令第4条文调查,严重性不言而喻。


《局内人》受冤枉吗?她后来澄清和道歉,承认新闻有严重落差。然而,该网媒并没吸取教训,学会正确地报道“独家新闻”,反而树立错误示范,以为新闻纰漏,可认错、收回和承诺不重犯,就侥幸逃过法律制裁,以致明知故犯、而且一再重犯,公然挑战法律!


如果当局杀一儆百,为何同样是政治议程见称的《当今大马》,可以网开一面,并不遭受屏蔽对付?答案是,《当今》有自我审查顾及造谣底线,不会胡乱推出纯属猜测、危害社会安宁的类似新闻。因此,除了法律起诉诽谤外,《当今》基本上安然无事。


《局内人》承认把传闻猜测当既成事实


《局内人》承认,把道听途说、传闻猜测,当既成事实处理。这样,“踩中地雷”的机率,便会极高。其观念为,读者热衷独家挖料新闻,即使有蛛丝马迹,不管青红皂白,刊登新闻了再说。若发现有闪失,可利用网络的更新方便,快速撤下新闻,免除追究过失!这样的新闻操守观念,显然大有问题!


何况,上回统治者理事会新闻风波,这家网媒,把其他二手刊登者消息,一并扯下水,显示无诚意解决争端。这次,若《局内人》不满屏蔽处分,最好的做法,可上法庭挑战其合法性。就如其姐妹刊物《The Edge》财经杂志,被冻结出版准证,却在高庭上诉得直,得以恢复出版。


这次风波,一如既往,党派旗帜鲜明,朝野人士,没有就事论事,反而严厉批评当局,不齿铁腕举动。网络一般舆论,向来同情网媒遭遇,对当局贬多于褒,不赞同声音占主流。我们应该思考,除了即刻屏蔽网页,到底还有什么有效措施,可让网媒随时自我警惕,保持新闻的准确、可靠?且对报道绝对负责?


曾经一度谈起,后来冷却的媒体评议会提议,若全盘落实,不难监督传统或网络媒体。她可以当中介,处理新闻谬误,不须劳动执法单位插手。有人认为,评议会可以是官联机构,或是独立单位,负责审查和规范主流媒体、新媒体。其权限包括,裁决投诉个案、监视媒体表现,以及维系新闻从业员操守纪律。


我国媒体生态错综复杂


评议会成员,由新闻界专业人士、法官、学者或社运分子担任,具体地发挥第四权制衡功能。然而,这个提议,要落实困难重重,主要是我国媒体生态,既复杂又错综,有语文、宗教、文化、历史背景等差异;对象读者,也各媒体不相同。与此同时,东马有地缘因素,与半岛南辕北辙。且多个财团拥有媒体股权,他们是否乐意放任评议会管辖?尚属大疑问!


今年2月26日,国内最受欢迎的社媒面子书,推出新功能,用户不仅能“赞”表态,还有其他5种表情符号选择。《局内人》屏蔽风波传出,网民泄愤不满,首相的官方面书,成网海战术目标,涌入大批“生气”表情,数目远远超过按“赞”者。面书新功能,为网民制造宣泄不满的管道,但其中有多少积极意义?值得商榷!


网络把矛头指向首相,其官方部落格自辩文章,却少受网民理会。首相说明,现在无疆界网络时代,不是由政府主导社会舆论。网络为各国人民共有财富,人人皆有保持和谐、免滥用科技的责任。他指责部分网媒、键盘战士、枪手等,虚构事实、执行个人议程、骑劫社媒,煽动种族或宗教情绪,把新闻操守,搞得极不健康。


首相的逆耳忠言,多少网民能虚心接受?反省自己的缺点?力求改变网络的种种弊端?


相反的,网络尽是指责政府,指当局打压异议网站,封锁譬如《砂拉越报告》、净选盟、《亚洲前哨报》(Asia Sentinel)、网志发布平台《Medium》网站,以及违法个人部落格的行动。政府计划,3月复会的国会,修改多媒体法令,加重刑罚,扩大执法范围。这些让网络回归正道的方法,却不甚受欢迎。


屏蔽网页的执法行动,网络大唱反调。这显然是经过政治扭曲、网络信息失真的结果。管制网络措施,招来巨大反弹力,却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若当局下定决心,整顿网络,无论成功失败,都会改写未来的政治版图!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