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洁蒂接班人新闻玩花招
外媒撒谎难逃网络审查


·2016年5月14


一些国内政经课题,继续受到国外、本地网络新闻媒体炒作,热度有增无减。新闻报道玩弄花巧,不断有新桥段上演。例如,国家银行总裁人选风波,谜底最后揭晓,使到网络满纸荒唐言曝光,西方媒体匆忙找下台阶,撒谎本质赤裸裸暴露无遗!


编造国行新任总裁人选

今年5月1日,国行原任总裁洁蒂鞠躬下台、功成身退。副总裁莫哈末依布拉欣(Muhammad Ibrahim)走马上任、任重道远。以《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WSJ)为首的欧美媒体,以及后续跟进的《砂拉越报告》等异议网页,被揭穿报道和评论失准,靠揣测编造故事,新闻可信度存大疑问。


首相新闻秘书东姑沙里富汀(Tengku Sariffuddin)抨击,WSJ对我国政经新闻,虚构杜撰、无中生有,且不尊重我国王室。原先报道称,最高元首端姑阿都哈林,签署御准委任状,最后一分钟却紧急换人。实际上,皇室正式声明解释,从始至终,名单只呈一位总裁人选,核准日期为今年4月26日。
 


负面新闻与马哈迪有关连


东姑沙里富汀说,负面消息来源,与前首相敦马哈迪主导的倒纳吉运动势力,大有关联。他们与国外媒体亲近,提供新闻资料,把后者当作喉舌喇叭筒。惟WSJ出版商道琼斯,坚持报道真确无误。这家媒体多次预测,总裁接任者为财政部秘书长、即身为一马公司顾问的依尔万塞内加(Irwan Serigar Abdullah)。新闻也影射,若委任当真,等于政治直接干涉,结果大跌眼镜。


WSJ辩称,洁蒂施加压力后,迫使政府紧急U转,屈服而更换新人选。这种说法,属一面之词,因为洁蒂和其他核心领袖,无人出面证明消息真伪虚实。所谓的“匿名消息”,凭空想象,或只依赖一些非主流人物,做出有限度、笼统臆测。若巧合言中,则是“消息灵通”。否则,只需要解释有其他干扰因素,便可蒙蔽读者过关。


为何来自超级大国的美国传媒,对一个区区小国如大马,其国家银行总裁一职谁出任,觉得新闻价值颇高?个中是否有任何隐藏议程,或是昭然若揭的重大意图呢?


《华尔街日报》代表美国软实力


网络小道消息使人浮想联翩,WSJ代表美国强大的软实力。她对中国崛起、人民币有价,感到耿耿于怀。最近,南海对峙风波,地缘政治持续升温。美国拉拢菲律宾、越南、泰国、日本、韩国等国,扩大自己势力,自然对中国一举一动,感到异常过敏紧张。


尤其,中国企业下注重资,买下我国标杆性的Edra全球能源公司,协助一马公司解套,有人更觉眼红妒忌。西方媒体,不断以阴谋论看待中国全球商业投资,包括酝酿中的新马高铁,中国公司的吃紧角色,美国人有感芒刺在背,不愿成人之美。


国家银行总裁一职,WSJ评论时强调,若纳吉安插自己人出任,等于保护、掩盖26亿政治献金风波,以及一马公司(1MDB)等疑难杂症,免得节外生枝。如今,另有“他人”走马上任,是否说明,西方媒体所期望的,政府权力制衡体系崩溃,并没有如预期发生?情况也没有达到糟糕、失控的地步?


从另个角度,WSJ等网媒,正来一个期望合成(Merger of Minds),即联合像澳洲广播公司(ABC)、《砂拉越报告》等媒体,统一思维,定型舆论,突出大马新闻负面主题。譬如,一马课题,他们不外希望,情况越演越剧烈,我国政府会尴尬失态!


西方媒体希望大马高层下台

这些媒体报道,至少5个国家如美国、瑞士、卢森堡、阿联酋、新加坡,都介入调查一马公司事件。踏入5月份,香港当局应调查单位要求,冻结多个相关银行户头。西方媒体终极目标,或是调查过程爆出更多内幕,包括“贪污舞弊”证据,以让某些高层,遭受巨大压力,最终黯然下台。


早前,WSJ非常介意,一马公司的大笔资金,是否流向首相继子的公司,用来拍摄《华尔街之狼》钜片?尽管她声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启动搜查、集证程序。可是,美国司法界,迄今却未提控任何嫌犯,WSJ却先有了结论。媒体公开审案,对当事人名誉,构成严重破坏,即使最后无罪清白,也难以弥补损失!


美国人的态度,显示某种程度的忘恩负义。今年1月26日与27日,我国上下两院,三读通过落实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A)。这个由美国主导的环球贸易协定,我国可是克服不少争议,才决定接纳和执行。这期间,美国媒体对负面经济新闻,兴趣颇大,这对我国不是什么好事,反而为TPPA制造阻碍。


 美国媒体持有双重标准


美国媒体持有双重标准,冷待自己国内的切身问题,对国外政治经济形势,表现兴致勃勃,有一件新闻作证。


美国总统选举如火如荼,大部分的美国群众,只能空观热闹,无法参与其中,为美国的民主制度,蒙上污点。今年4月19日,大批美国民众,聚集华盛顿国会大厦外面,高喊“拒绝金钱操弄政治”、“一人一票”、“我们是那一巴仙”等等口号,呼唤“民主觉醒”,控诉当前的虚伪民主,要求改革选举制度。


结果,警方暴力逮捕多达250名示威者。美国社会,不是民主意识的标榜者吗?为何群众要表达不满?说穿了,美国从总统、参众两院选举,财团带入的金钱政治,发挥重大影响力,普通民众的意愿,并不受到尊重。以总统宝座为例,少数代表票数,决定谁才是真命天子。同时,选举人票制度,存有许多弊端,无法充分反映民意。但美国媒体并没有大事报道。


WSJ素负盛名、历史悠久,又在财经界深具影响力。三番四次,她错误报道我国新闻。有鉴于繁文缛节,我国政府考虑起诉,但不了了之、束手无策。真正的原因,国际间完全缺乏纠正机制,以校正西方媒体犯下的新闻错误。
 

最近,英国有个媒体管制良好教材。媒体大亨梅鐸,其拥有的英国报章《太阳报》,于2015年11月的一则头版报道,引述民调揭露,“每5名英国穆斯林,就有一人同情圣战士”。文中附上英国籍的莫哈默·埃姆瓦齐(Mohammed Emwazi)档案照,此人外号“圣战约翰”,属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御用刽子手,已在美军轰炸行动中身亡。


《太阳报》影射英国穆斯林认同“圣战约翰”的极端主张。新闻内容,与事实有巨大落差,并带来负面评价,伤害当地穆斯林社群。独立操作的英国媒体管理和监督机构(称独立报业標准组织或IPSO),介入调查,裁决《太阳报》新闻,存有主观误导,并大力谴责这种不负责做法。


当日《太阳报》,放上耸人标题,但内页图表,却显示另个结论,即对于远赴敘利亚,加入“圣战”的年轻穆斯林,有多达71%的受访者不同情、14%少许同情,以及5%非常同情。显然的,《太阳报》预设立场,根本没考虑相关民调数据,就一厢情愿评论,违反新闻公正客观的基本原则。


 无法管制和约束WSJ


能够如法炮制,管制和约束WSJ,报道一马公司风波,或是我国敏感政府课题,更为负责任吗?当然无法相提并论,因为这样的媒体管制机构,无法跨越国家疆界。更何况,即使有国际仲裁机制,外国人是否充分了解我国国情的复杂错综?从而做出正确的裁决呢?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如何让本地媒体自我管制?近日出现眉目,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报告,总检察署拟定的媒体评议会法案,晋入最后阶段,目前正收集回馈,修正不足之处。2012年4月,首相宣布,当局以新法令,取代《1984年出版与印刷法令》,从此平面媒体不需每年更新出版和印刷准证。全新的媒体评议会,将负责管制、监督本地媒体。


无论如何,我国的网媒和社媒,是否有纳入管制范围?尚有待观察。
 

 

无独有偶,美国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在去年巴黎受恐怖分子恐袭后,曾进行一项可信度待证实的民调。调查11个穆斯林国家或地区,我国竟然有11%民众,被指支持伊斯兰国恐怖组织。这个数据,被少数网媒,以及社媒的个人账户,大作文章,突出这“11%”异数,以为我国深受恐袭笼罩!


调查的国家名单,有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塞內加尔等。尼日利亚人对“伊斯兰国”的支持者,多达14%,接下来我国和塞內加尔同等,都是11%。我国的其他数据,反对伊国比率占64%、不確定者则占25%。值得一提,该报告指出,邻国印尼的反伊国比率,占79%,远比我国为高!南亚国家巴基斯坦,只得28%表态反伊国,排名最低。


这样的数据,无法验证准确性。因为,即使是同情伊国,也不表示与恐怖活动有关,尚有许多因素左右,如国家经济情况、军警反恐能力、社会控制力度等等。如果因为这样,杯弓蛇影形容我国面临恐袭威胁,只不过是增添乱象而已。


 人为制造恐慌使市场失信心


最近,一马公司与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之间,爆发争议。一马公司债券利息5030万美元(约1亿9600万令吉)到期,引爆信贷评级风险。国外媒体,无限放大冲击,这种人为制造的恐慌,让市场信心顿失,股市和马币外汇,都蒙受下泻亏损。投资者担心,我国融资成本暴升,外资或会纷纷撤离。


近期,一马发展公司(1MDB)董事主席,兼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投诉其言论受扭曲。他针对瑞士总检察署4月12日声明,指可能陷入一个骗局,媒体却当成事实处理,实际上会错原意,引起误解。


同时,国家银行向一马公司发出行政罚单,应视为个别事件,不代表有人犯下金融罪行。呼应公账委员会报告结论,财政部后续宣布,解散一马公司顾问团,接受全体董事总辞,但阿鲁尔甘达留任首席执行员。这显示政府有诚意,解决其留下的烂摊子。


总而言之,网络带动的新闻世界,铺天盖地的消息,许多充满议程,有媒体人玩弄新闻花招。然而,网络舆论也等于双面刃,任何的谎言谣言,难逃审查检视,当不攻自破、事实浮现,相关媒体的公信力,等于自动崩溃。以洁蒂接班人为例,给我们的启发为,对网络新闻要明察秋毫,不能过早断定下判!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