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第四权独大助长伪讯息
网络新闻需有公信力


·2016年3月19


政府有行政、立法、司法三权鼎立,增加的第四权,一般认为,本来由传统新闻媒体垄断,形成新闻编辑、报道和传播主流。却因为科技转型,由网络媒体和社交媒介,双双迎头赶上、取而代之。新媒体崛起,来势汹汹、横扫千军,展现强大舆论力量。若无三权制衡,恐怕一权独大、混淆视听,带来不可预见乱象,后果是需付出重大代价!


今年3月初,香港影坛巨星成龙,一周三次,传出乌龙死讯,包括伦敦拍摄新片期间,却在澳洲“车祸身亡”,令人啼笑皆非。一些国外英文网媒,以及部分社交媒体,乐此不疲的登载相关新闻。外媒或是无法厘清情况,如把最近癌病身故,成家班成员冯克安,张冠李戴、冯京当马凉,犯下低级错报。


很多网民宁可信其有不愿求证


中文圈子,比较少这类骇人听闻,不是因为善于辨别真伪,而是成龙的声望太高。若由不见经传的媒体报道,很容易露出破绽、难以置信。换成本地时事课题,或是政治人物传闻,虽然没有官方证实,很多网民却宁可信其有,不愿求证,转载分享了再说。


我国实施燃油价格自由浮动制,每逢月杪,总有虚构新闻浮现,展示另类预知能力。例如,今年2月28日夜间,面书有人引述,某家电视台网络新闻,指各种燃油起价25分。网友纷纷转载,添加怒斥政府的留言。后来,有人提醒,这道新闻属于去年三月,旧闻新炒,引人上当。燃油后来宣布降价,不知情者在油价下降之前赶去添油,后悔莫及!


这类案例,给我们怎样的启发?


一般上,新媒体出现前,传统新闻机构,对于新闻的真实性,必须要经过审视、查证、编辑、校对等专门作业。设下的关卡,让假新闻曝光机会不高。新媒体后时代,网媒为主、社媒为辅,扮演新闻传播角色,“人人可当新闻从业员”的趋势,应时而生。加上新款手机,功能强大,凡是摄录、编辑或上载新闻视频、图照、文字等,根本没有难度。


网络浅阅读快餐吸收文化兴起


同时,网络浅阅读、快餐吸收文化兴起,造就标题党横行,使得网络新闻,真实可靠性,大受考验。网民阅读网络新闻,一般都是浅尝辄止、走马看花。有兴趣的,稍微多留意,从不做深层的分析、探究,思考其逻辑、道理,或是存在的教育意义。


网民忽略重要把关工作,看社媒讯息,不懂辨别认识,到底源头何在?属于原创、还是转载?其公信力多少?这样随便放行、敷衍了事的价值观,对阅取新闻,起了立竿见影的重大影响。


网络世界,讯息泛滥成灾。有些经过议程网站,或是别有居心的个人,篡改、重写、扭曲、抹黑等加工,与原来的意思,大有出入。


网民带有主观性,爱选择阅读内容和标题,容易偏听偏信、以偏概全、断章取义。他们意犹未尽,把相关新闻转载、分享,加速谣言恶性循环,何其糟糕!


变相“把关人”漠视监督角色


要知道,大部分所谓的社媒“新闻记者/摄记”,非专业的网络采编成员,缺乏基本的新闻训练、素质,新闻意识薄弱。对于读者的爱好趋向,他们倒具有一定掌握。这些变相“把关人”,漠视监督角色,操纵新闻取舍大权。任何新闻发布,首要考虑为,如何争取人气阅读量,吸引更多跟随者,获得最多“赞”点击,如此来衡量新闻的欢迎度。


另外,社媒并不重视实名制度,法律约束力不强。人人可匿身、盗名、假借、或是利用任何名堂发言,对他人颐指气使、批评数落,一切无需有凭有据。这样淡薄问责观念,新闻过滤、擷取、审查等功夫,缺乏严格标准。也使得滥竽充数、弊端丛生。


本地一些面子书、部落格等媒介,管理人虽然具有新闻从业员背景,其专页铺设架构,免不了也犯上跟风毛病,即大肆报道未经证实的新闻、评论。最大的问题,主家本身,预设政治立场,或是为政治集团服务,当个键盘战士。结果,他们侧重不利政敌内容,失去客观精神,严重偏颇一方。


举个例子,不久前,本地社媒流传一张图片,一本我国护照和身份证,主人竟然带有孟加拉人脸孔,但名字确是属于华人,令人联想“外劳选民”。有人小心查证,以及本尊出面澄清,原来他是印裔公民,领养父母为华人,一切经过合法程序。另外一个反面教材,今年农历新年前夕,网上有人造谣,指马六甲州政府,下令开闸放水,导致水淹两个住宅区,结果查实属于凭空捏造。


网络舆论对于法律约束无好感


第四权滥用,产生弊端,可以适当的管制,不难正本清源、净化网络。但网络舆论,对于法律约束,向来没有好感。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放话今年3月,国会复会间,或通过通讯及多媒体法令修订案,有效封锁诋毁国家领袖、威胁国家安全和稳定,以及违反煽动法令的贴文、网站。然而,此举恐怕招来巨大反弹力。


极为讽刺的,网络充满虚假臆测新闻,网媒本身,也饱受这方面的困扰。今年年初,网络上即冒现新闻,牵涉网媒前景。《新海峡时报》集团前总编辑卡迪耶欣,个人部落格上报料,我国的网媒生态,不久将大洗牌,重划实力版图!


其中“重大新闻”包括,商业大亨童贵旺掌控的《 The Edge 》集团,有意脱售旗下《大马局内人》网站。潜在买家,来自执政的巫统阵营。而《当今大马》,赫然名列收购单中,引起信心危机。结果,《当今》创办人澄清,本身属于非卖品!但姐妹财经网媒《KiniBiz》,却因为资金问题,铁定于2月1日停刊!


其他的谣言,也有“弄假成真”的,例如三语网媒《人民邮报》,因为资金困境,停止操作。主攻马来语系市场的寰宇电视《Awani》频道,也经营附属网媒,传闻改头换面,转型为纯英语区域频道,一切尚在观察中。


网媒谣言真正的受害者,却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团队。因为,传言矛头指向布城政府,将拨出大量资金,改变网媒生态、收买人心,也等于变相“打压异议”,收缩舆论空间。这样,就能合情合理化,某些网媒“熄灯”因素,掩饰管理不当、资金流失、浏览量或广告大减等问题,所引起的困扰或窘态。


核实新闻正确性不容易


核实一项新闻的正确性,尤其是与科学学术有关系的,并不容易,与网络新闻随便态度,形成强烈对照。最近有个重大课题,即是最好的教材。


今年2月11日,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赞助的“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其执行主任大卫赖茨(David Reitze)宣布,科学家破天荒,成功直接探测引力波(Gravitational Wave )。这实现一百年前,著名物理科学家爱因斯坦,所提出的广义相对论重要理论。


这次的发现,可比拟为登月项目,未来观测宇宙,产生新的天文学说。这个重大课题,科学界大为震荡。但对网络的冲击,微小不足道。主要原因为,网络早就有各种猜测,一旦科学实验证实,网络人称这“意料之中”,不甚重视其重大意义。网络不等科学反复实验,获得核准认可,即把相关发现,当成真实处理。科学家秉持严谨认真态度,经过无数次的实验观察、无价的资源消耗,才能得到确实的结论。研究引力波,近期投入多达10亿美元,设实验仪器,动员大量研究专才,以找出宇宙奥秘。长达40多年的徒劳无功,让科学界几乎信心绝望,最终才修得正果。


2014年3月8号,失事的马航MH370,其踪迹和下落,属于一个待解谜团。搜寻过程中,多次在印度洋海域的马尔代夫、莫桑比克海峡甚至大马、泰国、越南海岸,都传出许多疑似飞机残骸,结果只有留尼汪岛的一片,经检验后,获得证实。但网络上,相关传闻“发现”,恐怕不止一单而已。


网络舆论,若坚持先入为主,抱个人主义的新闻原则,那么摩擦必然产生。


为智能手机解锁要求吵得面红耳赤


近期,美国苹果公司,与联邦调查署(FBI),因为一部IPhone 5C 智能手机解锁要求,吵得面红耳赤。原来,2015年12月,一宗恐袭案的嫌犯,拥有的加密手机,成查案关键。苹果公司以会泄露私人隐私为因,拒绝解密,令当局无计可施。民意测验显示,半数民众倾向当局,但社媒为主的舆论,却持相反看法。


拒绝解锁的网民,担心此例一开,骇客或是其他人,洞悉剽窃手机数据,大开方便之门。他们认为,个人权利,远比公共利益重要。然而,斯诺登揭发的“棱镜门”风波,美国民众如惊弓之鸟,怀疑政府的公信力。因为这样,“罪案嫌疑犯”的特权也受保护,引起很大的争论。


今年2月尾,我国通讯及多媒体执法部门,突然屏蔽《局内人》网站,理由是触犯法律,危害国家安全。两周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约翰柯比(John Kirby),代表美国政府“关注”这个课题。我国外交部回应,此举维持国内的和平、稳定与安宁,捍卫言论自由和资讯权利,必须严格执法。


对付犯法网站需一套配合国情标准?


我国政府的立场,显然与网络一般舆论,有所冲突。但网民是否有深思,即使是美国这样的大国,民主人权挂帅,但为手机解锁,也可以争吵不休。我国对付犯法网站,是否应该坚持一套配合国情的标准?


应对第四权的滥用,网民束手无策吗?一些网民,自行研究出良策。例如本地艺人林静苗,今年年初,图文并茂、洋洋洒洒,反击酸言酸语,面书上张贴《请对我公平一点》文章,强势反击网络奚落霸凌,赢得网民喝彩!


服装设计师苏百里阿兹(Syubaili Aziz),出品的“英雄长袍”(Jubah Pahlawan),受到网民冷嘲热讽,批评不堪入耳。但他没有泄气放弃,反而辛劳售衣。结果,3天卖出1万件,赚进2百万令吉。如此成绩,对网络抨击泼冷水,为最好的回击方式。


制止网络副作用,还得回到一定方法,总比自由放任好。网络摇身当第四权,却因为缺乏管制制衡,非新闻专业的人士也加入报道阵容,助长伪新闻的滋长,严重危害网络公信力。如何来解决?除了自律自发,还是得回到譬如法律手段,适可而止管制,方可达到双赢双得局面!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