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威力黯然失色

人文素养敲响警钟


·2016年5月21日


第11届砂拉越州选举告一段落,检讨实质成绩,网络表现颇佳的政党,未必有良好整体收获。因州属、地区而异,善用网络,非致胜唯一因素。虽然如此,网络贡献不容抹煞。可悲的为,选举暴露一个事实,网络人文修养、道德品质,低落差劲、每况愈下。犹如敲响警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网络格局,持续上演!


朝野两方卯足全力,开拓网络潜能。然而砂拉越州土地广阔,很多地区属于穷乡僻壤,网络渗透率不高,威力黯然失色。网络积极的一面,快速综合各方意见,找到落败或成功因由,为下一次选举,做好万全准备。砂拉越大城市,与网络难以切割,多个捍卫席位的候选人,网络屡建奇功,除了宣扬政治理念,也与选民保持互动联系,否则难以获得选民青睐。


此外,5.07开票当晚,网媒现场连线,抢鲜直播非正式成绩,以及滚动报道新闻,让全国网民,获得第一手讯息,大开眼界。选举政治,与网媒社媒,藕断丝连、相辅相成!这是大势所趋、进步潮流!若任何个人或政党,还没打好网络基础,再不迎头赶上,将来肯定难以生存立足!


禁足令挽救了行动党


开票结果,行动党失去5个华人居多的议席,但保住7个堡垒区,回到2006年局面,但获胜的7个选区,多数票都剧减。尽管网络有人夸大其词,行动党“惨败”,认真分析,当前气候下,胜败是兵家常事,非战之罪!有人说,某些西马政党人士,无法顺利入境,冲击选情。但是,这些人利用网络,找到破解之法,间接参与竞选活动,只有少许不便。
平心而论,禁足令挽救了行动党。这届选举,选民倾向排斥非本土意识。某些人幸好缺席,无从让选民反感。虽然,在野党失去现场讲座优势,凭着类似Skype的视频系统,几位“明星”级演讲人,可远程直播演说,足以弥补缺憾。少数选民抱怨禁足令,但同情票数不多,并无法改写成绩。


从另个角度看,行动党砂州组织,因祸得福,被迫自立更生,耕耘有效的选举机制。这也让首长阿德南团队,突出的本土意识、州自主权皇牌攻势,无法将行动党连根拔起。“白毛”(形象不佳的前首长敦泰益玛目)课题过时,行动党议题贫乏,但能保住7个华人选区,基本盘并不薄弱。


总结选举成绩,全部82席,投票率71%,国阵轻松拿下72席,票数达47万5234张,得票率占62.2%,一共攻下87.8%议席。主要对手希望联盟,得票率30.1%,只得10席佔总议席的12.2%;独立人士全军覆没。与第13届全国大选比较,让反对派输得口服心服、毫无悬念。


国阵全力解释宣传政策 反击不利课题

行动党砂州联委会主席张健仁,剖析失败因由有5个,分別是阿德南效应、选民求变意愿弱、金钱政治、科技及电子媒体攻略,还有对手强大竞选机制。其中,他承认网络科技领域,正面宣传交锋,行动党与国阵分庭抗礼、旗鼓相当。网络社媒、手机短讯,国阵全力解释、宣传政策,反击不利课题,与上届选举被动牵制,不可同日而语。


网络普遍认为,希盟缺乏精诚团结、同舟共济理念,6个选区重叠竞选,导致分散资源、选民不满,因而惨败。其实,这只是部分原因,因为国阵这边,也存在严重的派系内乱。人联党与联民党、民进党与自强党,同床异梦、乱象丛生,不遑多让。幕后人撑腰的独立人士,攻打政敌选区搅局,虽然失败告终,选举之后,心病芥蒂是否一一消除?


阿德南创意十足的新模式,安抚各党分裂派系,他分阶段公布候选人名单,打出“国阵直属候选人”概念。社媒反对者和支持者,各有表述。最后成绩,直属候选人参与13席,赢得11席,破天荒一举成功。新模式有效制止扯后腿陋习,巩固现有势力,收复失地,立下汗马功劳!


有了“直属候选人”的先例,可以预见的,未来西马选举,国阵有可能参考、采纳相关模式。由地方有名气者,以非成员党党员身份,上阵挑战,力求收复政敌堡垒,改变政治版图。即使不幸败北,不致于输得颜面尽失。如何落实这参选概念,网络上必有一股论述热潮。


砂州全盘成绩揭晓后,行动党面子书留言栏,出现激烈骂战。涉及的,除了亲反对党的网民,也有来自东马的网民。争论的要点,谁该为反对党兵败如山倒,负起全部责任?许多西马人情绪化,怒斥砂州选民,怪他们政治意识低落、觉醒性不高、无法做出正确政治判断等等。


要反对党人管好自己的事务


一些言论如“砂人住在树上未开化”、“活该付消费税”、“没有网络不懂外面世界”、“未来5年有得挨”或“生活贫苦容易被收买”等,不但伤害他人自尊,也与事实不符。东马网民反唇相讥,要彼岸的反对党人,管好自己的事务。然而,多数的砂州选民,选择默默承受责骂,拒绝回应无理指责。


有中立派者,两边都不帮忙,力图灭火,劝阻双方注意言行。社媒打破东西马天然屏障,允准即时联系,并互动沟通交流。也因为这样,地方政治因素、浓厚仇恨意识,让某些心胸狭隘、不能接受批评者公报私仇,把网络当成发泄平台,畅所欲言、胡乱批评,完全不理他人感受。


连首相也亲口承认,社媒没有受到管制的言论,带来巨大压力。另一方面,行动党外号称为“超人”的“普通党员”丘光耀,也因为直播政治演讲,要求“马来人干掉马来人”,种族意味十足,惹来满身蚁,一时还未风平浪静。


西马的网民,难以理解砂州人自我保护做法。选举期间,加帛武吉哥兰(Bukit Goram)美丽德华人村,村民于村外路口,挂上“国阵村不欢迎反对党”的横幅,引起网络广泛非议,网民群起挞伐“霸权”。其实,只要不属于人身攻击,或是鼓吹暴力,这类的字眼,并不为过火。


((煽动言论容易污染纯朴民风))


从当地人眼光来看,在野党发表煽动言论,容易污染纯朴民风,因此必须阻止。西马政治网民眼中,这是政治霸权的表现,两者基本观点,存在矛盾落差。应用同样的逻辑,某些反对党支持者,一旦见到支持国阵的网络言论,即群起声讨,谩骂声不绝。这样否决他人发言权利,等于是建立网络霸权,这又是什么道理?总不成有口说别人,没口说自己罢!


重大事故爆发,考验网络人品素质。网民评价悲剧之余,有些言论缺乏人情味,带有冷血残酷元素,却不自知失言,也不理会其后果如何糟糕!


5月5日,载有6人的直升机,从砂州木中,飞往古晋,途中失联。后经证实坠毁,机师和搭客罹难,其中包括雪州大港区国会议员、种植及原产业副部长诺丽雅卡斯侬(Noriah Kasnon),以及霹雳州江沙区国会议员万莫哈末凯里尔(Wan Mohammad Khair-il Anuar Wan Ahmad)。消息传出,令人震惊,惋惜人命殒落!


当晚,寻找失机过程,一夜漫长。网民追踪消息,心情起伏不定。起初,有网络传言,涉及的直升机,天气恶劣下,于半途的斯里阿曼紧急迫降,后来证实空穴来风。而首相纳吉,之后在推特和面书发贴文,关注事件进展。由警方、消拯局、民航局、民防局和军队组成的搜寻单位,鳄鱼河中冒着风险,漏夜辛苦工作,终于完成任务,找到全部6位罹难者的遗体。


((不齿网民添加家属悲痛))


网络上有连串评语,没衷心哀悼,反而幸灾乐祸,诅咒其他高层领袖,走上同样的命运。这样的“冷血无情”,甚至出现于首相的官方面书留言栏。反对党领袖,鲜少制止这类言行。少数如雪州大臣阿兹敏,第一时间内,谴责这些恶言恶语,不齿网民添加家属悲痛,不尊重已逝世者!


近期网络素质江河日下,早已有个案。2015年4月,雪州另外一起直升机坠毁空难,导致驻美特使,兼云冰区国会议员贾玛鲁丁,以及其他5人罹难。当时的网络舆论,也持有相同的论调,即虚情假意问责,为何不是其他人蒙难,或是没有“死得更多”!这些,都是把本身良知,与政治立场混淆的后果!


砂州选举结束,西马国阵领袖感觉良好。无论如何,重大考验接踵而来。两位空难身故的国会议员,宣誓日迄今未满三年。根据宪法,那两个国会选区必须举行补选。由于两位已故者在2013年的大选中只以低微多数票当选,执政党这回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方能保卫江山。反对党这厢,彼此的合作关系,也有另外一轮的波折。


众所周知,尽管民联由希盟取代,但公正党不避嫌,与伊斯兰党保持盟友关系。诚信党在砂州选举不自量力、全军覆没,这次却可能染指补选,来个民意试金石。这样的分化多角战,等于历史重演,国阵坐收渔翁之利。这在网络,又引起一场激烈争辩。


网络上负面课题泛滥,东马却反其道,对选情效应轻微。例如,都东区国阵的州议席候选人拿督张泰卿(已中选),指一马发展公司(1MDB)事件,反对党监督审查不当,应该负责。开票结果,华裔选民投票取向,不受这场风波左右。挑起矛盾的对手、行动党原任州议员叶海量,以差距不小的票数落选。


((及时补救动作不能丝毫大意))

沙巴州仙本那绑架案,4名诗巫人质家属,分别到朝野政治集会,向民众下跪,求助募捐筹集赎金。国阵人被指冷待他们,网络上炽热流传短片,引起群众哗然。翌日,张泰卿、黄顺舸与刘文惠,一起拜访人质家属,消弭误会。结果,他们成功消毒,避免选票大幅度倒向。网络传言不胫而走,及时的补救动作,不能丝毫大意。


投票日前夕,石角区寻求卫冕的周宛诗,宣布过度操劳,两月身孕流产。此消息网络迅速传播,同情弱者的心态发酵。有人猜测,这将吸收大量游离选票。多数选民,并无感性行事,没临时改划选票,结果其对手,即人联党主席沈桂贤,有惊无险地攻下城池。沈桂贤在对周宛诗表示慰问之时,说出“人命比政治重要”的话,可能有效化解“同情票”。


砂州的选举环境复杂,网络角色有限度。阿德南倡导的“自主权”论,颇得人心。至于行动党渲染大课题,例如一马公司风波和消费税,并无法吸引大多数选民。东西马政治分野,基本观念迥然不同,值得政治人物认真检讨,并采取适当的应对策略。


然而,西马网络政坛特有的谩骂、诋毁、抹黑等宣传方式,却成功渗透东马。网络一片乌烟瘴气,充满仇恨负能量,反映华人网民人文修养差。这样的警示,有识之士须正本清源、整顿风气,共同努力,让网络恢复和谐安宁气氛,东西马都一样!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