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统一战线难撼首相地位
网络斗法终究选举裁决


·2016年3月26


网络课题无穷无尽,牵涉政治的更甚。几乎所有国内政治博弈,总离不开网络这个战场。大家利用新闻网媒、社交媒介,判断局势,拉拢支持,巩固实力。网络容易制造错觉,以为诸如“统一战线”的手法,可集合大多数人的意愿,改变政治现状,实现领导更迭。然而,残酷无情的政治世界,往往事与愿违,处处暴露现代版“阿Q精神”写照!


今年3月4日,政坛投下一颗重磅炸弹。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召开大型誓师大会,主题为“拯救大马”。到会的,有在野党领袖、执政党反叛成员、公民组织代表,以及个人知识分子等等。会上,共有58人(事实上只有45人,其余13人名字出现在宣言但未签署)签署《公民宣言》(Citizens' Declaration,简称《公宣》),划出一条基本共同路线,即要首相纳吉下台。


出席的显赫人物,有“希望联盟”各党领袖,包括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诚信党党魁莫哈末沙布、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前律师公会主席暨人权协会主席安美嘉、净选盟主席玛利亚陈、伊斯兰党部分领袖等人。巫统失势领袖,如前署理主席慕尤丁、甫下野的吉州大臣慕克里兹,以及前马华总会长林良实医生等人,也都是座上宾。


 

认同宣言诉求寻求精神胜利


签署人坚持,自己是以一位公民,而非代表团体单位身份,认同宣言诉求内容。然而,诉求的可行性有多高?是否如鲁迅的《阿Q正传》一书中,主角自我安慰、寻求精神胜利、沉沦在美好幻觉中,与政治现实脱轨脱节?《公宣》的存在,或许想证明一点,即政治理想,可如网络般天马行空,划上一个完美圆圈!


《公宣》表达的策略原理,为“统一战线”(United Front,简称统战)。左派政治运动中,这不是陌生词汇,其原则为“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然而,若以这种闹剧方法,动员政党、社运力量,以及“想当然耳”,施加强大压力,解决首相换人课题,未免过于简化儿戏,没有考虑问题核心的复杂错综。


不共戴天的政治宿敌,如今化干戈为玉帛,变成统战的一分子。《公宣》共有37重点,其中逾30点,力数一马公司不是,并挑起26亿门风波,要求纳吉负起全部责任。网络消息说,《公宣》由敦马亲自草拟。讨论过程中,应反对党、社运组织要求,才加入关注基本人权改革元素。


《大马局内人》熄灯政治人物少关心


网媒大事渲染《公宣》,立下宣传大功。另一方面,被当局屏蔽多日的英文网媒《大马局内人》(Malaysian Insider),突然于3月14日,宣布商业因由,“熄灯”关台。这则新闻价值,比不上《公宣》后续作业,关心的政治人物并不多,欠缺浓郁的人情味。


网络上,《公宣》诞生,舆论闹翻天。有支持,也有反对声音。然而,这次有点奇怪,不是所有支持者,保持同样的论调。有人大感不满,难以接受无条件之下,由敦马扮演举足轻重角色。


“净选盟”2.0与玛丽亚陈划清界线


尤其净选盟2.0声明,与《公宣》划清界限,不会以团体名义签署,或是资助任何活动。声明说,其主席玛丽亚陈,身为民权分子,有自由权利,以个人名义签署。净选盟2.0附带支持条件,除了现任首相下台,必须落实自由、公正选举制度改革。


其他的非政府组织团体,则没有如此客气。她们包括净选盟母亲团(Mama Bersih)、柔南黄色行动小组(Johor Yellow Flame)及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SEED),以及自发的雪华堂等单位。这些团体指控,认同《公宣》,等同公民社会自我降格、拋弃人权尊严,以及模糊和分化民主诉求。主要论点,不该轻易“原谅”敦马,即其当年的所作所为。


她们认为,社运团体维持自主性,珍惜长期累积的公信力,与所有朝野政党,保持一定距离,而非为权势者“抬轿”。换句话说,社运应自我警惕,远离政治博弈。这些言论,社媒面子书、论坛留言、部落格回应等,显然有大批的认同者。


重大体制问题归咎敦马


从政治利益角度剖析,政治宿敌,不计前嫌,变成统战盟友,当然各有盘算。投靠德高望重、传统马来社会依然有影响力的敦马,等于即刻拥有大批政治筹码。但副作用为,带来一定致命伤,即敦马过去形象,不受讨好。许多人把当前重大体制问题,归咎他担任首相时期,所种下的恶性因果。


反对《公宣》的主流派,逮到机会,以敦马与林吉祥合照,炮轰其前后不一致嘴脸。同时,她们重点攻击矛盾,为何“救国同盟”语焉不详?无法说出何人有能力当新首相?如何释放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也具体细则不明。


此外,如何实现诉求?签署宣言各方是否都坚持同样的治国理念?在野政治人物,以及社运分子,要求政治体制改革。但敦马和他的忠心支持者,只是要求纳吉下台,且毫不掩饰心系巫统国阵,要壮大巫统。有人猜疑,支持敦马会不会有如热脸贴冷屁股?2000年的《华团诉求》事件,过桥抽板,即为最好的历史教训。


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其女儿努鲁伊莎,双双缺席宣言推介大会。场外,她们猛打悲情牌,表明《公宣》同意,释放尚在双溪毛糯监狱服刑的安华。衍生的新问题,若纳吉辞官,现任巫统代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顺理成章接任?其留下的副揆位子,又是谁顶上?希山慕丁?纳兹里?这都影响国家未来政治版图,颇费周章。


宽宏大方无法解答所有疑问


支持《公宣》一方,尤其是林吉祥父子,不外是坚持放下“仇恨”意识,两害相权取其轻,不惜对敦马“网开一面”。这样的宽宏大方却无法解答所有疑问,甚至为根基不稳下,合作破裂而埋下伏线。


政治角力战,延烧至网络。社运分子阿祖鲁莫哈末(Azrul Mohd Khalib),推动题为《上书首相纳吉——下台!》,呼应《公宣》联署运动。挺纳吉的网民不甘示弱,发起抗衡标签(Hashtag),即“尊重我的首相”(#respectMyPM)活动,与对手比拼人气。


网络一向来,属于反现实、反执政者的天下。因此,支持人数比较,两者相形见绌,即保持数万人次,对数千人次的形势。当然,这无法反映现实中的支持力量!


首相纳吉,兼任巫统主席,地位并没有丝毫动摇。大部分巫统区会表态,支持他继续领导。一般的情况,若执政22年的敦马,登高一呼,必然有热烈响应。然而,其个人巨大争议,功过参半,却不是所有网民都健忘,或是无条件下,摊开双手欢迎!因此,这次响应他的马来人真的很少。


我们可以理解,敦马“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其公子慕克里兹失势使然。如今,敦马宣布退党。政府强势反击,撤回其国家石油公司顾问一职,他能够控制的资源,日渐萎缩,要打翻身仗,难度颇高。


著名部落客汀美力肯(Din Merican)撰文形容,行动党支持《公宣》,犹如政治现实主义(Political Pragmatism)的再现。他回应槟州政府智库人黄国兴(音译自Ooi Kok Hin)的一篇文章,即需以社会学学说(Sociological Approach),解读为何褒贬参半?以合理化《公宣》出师表,有感而发。


有人为达到目的不惜牺牲原则


汀美力肯说,推翻首相,制造政治真空,必须通过选举,或议会不信任票数方式。他表示失望,有人为达到目的,不惜牺牲原则、不计手段求得成功。他认为,政治体制改革,如对抗贪污、反对朋党资本主义、维护法律精神等诉求,必须到位。


创建网媒《今日大马》的网络评论常客拉惹伯特拉,不甘寂寞提出意见。许多网民,已把他的言论定型为倾向巫统,但也有不少论点,有可取之处。伯特拉重温历史,2006年6月24日,以敦马为首的势力,拉下当时首相敦阿都拉,誓师大会结集的,包括政见不同的朝野政治人物。


他难以理解,2013年5月大选前夕,敦马形容林吉祥,为全马首号种族主义者,行动党为种族政党。而当时民联共主安华,也是世界最大扯谎者。如今,与这些当年怒斥的人物,共谋大计。他也怀疑,如何释放服刑中的安华?公正党葫芦里卖啥药,需向社会做出清楚交待。


他认为,历史重演,敦马倾向马基雅维利主义(Machiavellian)帝王学说。但这一次,纳吉面对压力,不会轻易言败。行动党国会议员,已故元老卡巴星儿子蓝卡巴星,附和反对言论,提醒人们关注,1988年爆发的司法危机,敦马扮演重大角色。


回到一则题外话,网络世界,本来就是政治斗法的平台。如果外行人,错读整个形势,恐怕徒劳无功。最近,某政党核心领袖,表明将派出“网络高手”,到砂拉越助选,抵消在野党网络优势,应对诽谤和指控。他表示,现代人已经不出席讲座,不阅读报章,只依靠社媒获取资讯,必须加强网络组织。


善用网络策略认知方可立足


这番言论,马上化为网络流传笑话。因为真正的“网络高手”,善用科技设备,几乎足不出户,决战千里之外,根本无需近程踏入任何地方。发表网络看法,必须要做好正确功课,无法沿用传统媒体吸收的旧知识,学会变革转型,善用网络策略认知,方可立足这片另类战场!


高龄91岁的敦马,从政坛退下多年,可冠“网络高手”。他专注撰写网志,并没设立面子书或推特户头。但篇篇文章,表达清晰无比思路,语言铿锵有力,读者不少,影响力有目共睹。但如果说,这次结合统战计谋,咬住一马公司债务,以及政治捐献金26亿令吉课题不放,就会马到成功,一切言之过早。


来自网络的空前压力,首相本人轻描淡写,指《公宣》只为个人议程服务,非人民心愿,无需理会。依照宪法,现时离全国大选,还有2年之久。解散国州议会,很可能提早实现。尤其经济情况苛刻,首相必然选择最佳时机,寻求委托!


政治上搞统战,虚拟网络大斗法,各出奇谋、花样百出。然而,需认清的事实,这无法剧烈改变政局版图,终究还得回到选举现实,让人民手中一票,决定花落谁家!

 

《公民宣言》四大诉求:


1.  通过非暴力与合法途径,罢免马来西亚首相纳吉;

2.  去除与纳吉站在同一阵线者;

3.  废除最近制定但却违反宪法下受保障及破坏政策选择的法律与协议;

4.  恢复廉信受破坏的机构,例如警方、反贪会、国家银行、公账会等。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