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华人议席花落谁家?
网络舆论战凸现矛盾


·2016年2月27

 

网络舆论如风口浪尖,本地中文圈子,并无例外。最近爆发的一场网上论争,表面看来,暴露文人差劲人文修养,互揭疮疤、放不下个人恩怨,乌烟瘴气污染整个网络政治文化。丑态争议中,隐藏两派政治博弈、舆论较量,以主导华人政治走向。然而,本国华人政治何去何从?注定难逃历史规律,不容易找得突破口!


剖析当今华人网络政治,国阵华基政党趋向没落,取而代之的,为中央反对党集团,即希望联盟的两个成员,行动党和公正党。展望华人政治未来,他们各自有谱。公正党支持者认为,行动党该去“华人化”,跨越族群宗教,开疆辟土。行动党华人领袖反唇相讥,指公正党政治虚有其表,沿袭分而治之、单元族权价值观,缺乏进步意义。


政治山头时评人借题发挥


最近,总检察长阿班迪宣布,一马公司、SRC国际公司、26亿令吉政治献金等课题,洗脱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犯罪嫌疑。但网络上,似乎无法虚心接受,充斥大量质疑、悲观情绪,陷入空前信心危机。这种氛围下,各有政治山头的时评人,借题发挥、引经据典,网络中相互开炮,意图在华人区议席分配,为幕后人争得更多资源。


此外,即将举行的砂拉越州选,造势活动频密,加剧行动党与公正党的矛盾。首长阿德南声望崇高,内陆土著堡垒区,希盟难以攻陷俘获。上届州选中,行动党赢得12个城市议席,而且全部都是华人选区。公正党的华人派,此时虎视眈眈、意图分一杯羹。他们要求按照均衡种族比例,出征议席,期望竞选更多华人区,延续政治生命。


网络的中文圈子,政治舆论战不曾终止,延烧至其他课题。我们可以从最近一场小风波中,管窥个中奥妙。

   


今年1月24日,行动党“普通党员”、也是行动党网络宣传灵魂人物丘光耀,
突然宣布取消关注(Unfriend)时评人唐南发,并且附上歧视性别倾向感言,引起轩然大波。24小时內,他立场态度大转弯,上载贴文,公开道歉,包括说明:“我经常都是如此,缺乏同理心,包容不够,很歹势”、“我让大家失望了,真难过!”,言辞婉转,力图灭火。


公开让读者浏览案例罕见


紧接着,网媒《当今大马》,一篇新闻报道标题《发表性别歧视言论-丘光耀挨轰后道歉》出炉。风波主角唐南发,任职联合国机构顾问,为该网媒中英文版专栏作者。有关新闻,以“免费阅读”高规格,公开让读者浏览,案例诚属罕见。网媒记者编辑,否决付费读者独家阅读权利,有利益冲突、角度偏颇之嫌。


付费网媒,解锁特定新闻,通常都有一定理由,例如新闻价值高、情况紧急、或影响公众利益等。丘光耀获得此等“礼待”,证明有人监控其面子书,不问自取,下载截图,突出“基佬发”、“用真正男人的手揸爆兰花手”等言论。然后,维护“弱势体”LGBT(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统称)大队,蜂拥而出、鞭挞痛斥,配合得天衣无缝!


这些不属于执法单位的网络大军,组成有默契的压力集团,静候他人犯错,发动舆论力量,惩罚或教训之。网络中,真正的“弱势群体”,并不一定是LGBT,而是那些受到猛烈批评,却否决回应权的。丘光耀的面书,经过某些人投诉,被管理人封锁一天,也令他如梦初醒,惊觉某些人得罪不得!


网络反应机制具有双重标准


开玩笑的句子,虽然有歧视意味,但受害人已经强调,不损尊严,不当一回事、还说“丘氏算老几?”。紧张难安的,反而是毫不相干的其他人。过去,譬如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经常遭受不雅性别称号招呼,不见有同样的“热心人士”,挺身捍卫人权。足以见得,网络反应机制,具有选择性,以及双重标准!


丘光耀饱受千夫指,毕竟他是舆论界老牌操盘手,善于心理宣传、危机处理,见惯大场面,顶得巨大压力。他道歉之后,还指正《当今》相关新闻谬误,真正罪名为“性倾向歧视”(Sexuality Discrimination) ,不是文中强调的,属于“性别歧视”(Sex Discrimination),显然有很大落差。


这暴露网媒,粗心大意,捉不对重点,形如对当事人,构成二度伤害。网络中,有人借题发挥,想来个“抓辫子”大法,煽动舆论,说丘氏仇视“弱势群体”,乘胜追击、借刀杀人,彻底击垮他。有这种想法的不少,但未免过于天真,缺乏草根经验,严重低估网络的复杂程度。


某些时评人,难解自己在虚拟世界中,无法与丘光耀一争长短,郁闷不悦。与此同时,也有部分舆论,转移目标,剑指行动党百般纵容丘光耀,这也是离谱之谈。因为,丘氏属于公众人物,并非党发言人,没担任政治要职,如何来纪律行动、左右其个人言谈?


丘光耀张贴一张合照,与行动党资深元老林吉祥同摄。照片附文,他感激称,荣耀全归老大,耻辱则咎由自取,巧妙化解政治冲击。这也暗示,自己在行动党的网络宣传组织,地位不动、稳如泰山!


不受检举纠正已成常态


为什么会如此呢?丘光耀的网络霸凌风格,全因他洞察网络舆论生态。他特有的冷嘲热讽、喜怒谩骂甚至是煽风点火的作风,早已网络知名,有大量的认同者。长期对国阵领袖,人身攻击、丑化抹黑,不受检举纠正下,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政治复杂气候下,非我族类即敌人,被他讽刺、嘲弄、责难,难免也是习惯反应!


有网民不满其言论,与他断绝虚拟关系,但数目微不足道。即使他犯下失言滔天大罪,只要“道歉”删贴,就可了事,一切结案。那些过度“热心”,把原来争议性文章截图,上载至网络,本来是公布其罪状的,变身成他的最佳宣传员,帮倒忙提升人气。


丘光耀网络“文宣武斗”,与多名拥有公正党背景的时评人,长期不咬弦,两者同床异梦、各怀鬼胎。症结在于,即谁才有资格,上阵华人区议席,两方各自表述。2013年全国大选,行动党战绩彪炳,横扫37国105州议席,大部分以华裔为主。两党利益重叠,网络政治博弈,不外是针对华裔基本盘,一个不愿放手,一个坚持分享,因而吵闹不休!


行动党的“红蓝海之争”


此外,行动党内部,浮现“大爱派”(主张降低门槛,招收马来党员,重视包容马来议题,彻底改革党政治模式)、以及“华沙派”(主张核心价值,建立大马人的大马,以民粹路线维持基本票)。两派爆发“红蓝海之辩”,争论党未来政策、理念和纲领。丘光耀是“华沙派”理论奠基者,被公正党文人派视为眼中钉,自然不在话下。


行动党“大爱派”,与公正党一般政见,大致相同,即把“马来人的不安”,化成政治主调,优先处理。两派论证不同,但殊途同归,强调如何拿下布城、执政中央。当然,在当前复杂政治环境、苛刻客观条件下,并非简单任务!


网络如一面大镜子,把真况反映出来。政治演变启示,历史是不断重演。行动党与公正党争华人票,就如当年马华、民政的处境。两个国阵成员党,为哪个选区上阵,耗费苦心、各有打算,都是希望获得更多政治筹码。


我们当思考,在野党丢弃“民联”包袱,代以“希盟”后,公正党却与伊党,保持暧昧关系。这样,如何组成团队,挑战国阵阵营,一对一对垒,避免选票分散?从而让改朝换代美梦成真?这些都不会有确定答案。


雪州政府延续国阵模式


公正党口口声声,打破种族文化藩篱。然而,其主导的雪州政府,难逃国阵的政治模式,即以种族比例,分配州行政、县、市议员等职位。隶属公正党智囊库的民意机构,即达鲁伊山研究所(IDE),也以单一种族的视野,控诉行动党种族化,只照顾华社的利益。再以此论据为篮本,要求行动党做出议席让步。


去年,公正党青年团总秘书郑立慷,务实献议,行动党“大破大立”,以目前一半议席,与诚信党交换混合或马来选区,破除其“华人政党”的标签,以实现其所标榜的跨越种族宗教的政治目标。结果,行动党社青团反击,指雪州应该开除伊党代表,让诚信党人接班,也傚仿美国选举精神,让胜望最高的代表,参与竞选。


网络上的争端,环绕在种族肤色课题,对于候选人素质、服务表现、议会口才等重要条件,多数遗忘殆尽。与此同时,走多元种族亲和路线,知易行难,很多善意行动,沦为空喊口号,网络上有个极佳例子。


国外面子书,有个“向比尔学习”(Be like Bill)运动,名字与微软创办人雷同。发起人以火柴人简单造型,阐述一些生活哲理,灌输良好习惯、培养崇高品德,引人深思。本地也有人有样学样,架设马来文专页“向拉昔学习”(Jadilah Seperti Rashid),鼓励马来人,以中庸之道处世。


专页迅速爆红,一度有30万粉丝。著名的讯息如:“这是拉昔,拉昔是马来人。拉昔有个印裔朋友,叫沙拉瓦南。拉昔有个华裔朋友,叫阿林。拉昔不曾叫沙拉瓦南回印度,或者叫阿林回中国。拉昔知道,大家都是大马公民。拉昔很聪明。向拉昔学习。”这类言论,网络中相当受落,犹如一股温暖人心的清流。


网民无法接受“拉昔”受官方媒体访问


其管理人,接受本地《第三电视》采访,娓娓道出网络信念。结果,该专页形象,如从天堂跌入地狱,饱受各界批评,被指晚节不保。网民不认同“向拉昔学习”专页,受官方媒体机构访问的事实。经过管理人解释,伤害已经形成,难以挽回流失的信心。


今年1月26日与27日,我国上下两院,三读通过落实《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A)。协议舆论平台,增添种族经济插曲。始作俑者的,竟然是前民联领袖,即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他把TPPA,与行动党、华人社会挂钩,基于华人主导贸易经济,必然支持TPPA。这等的种族偏激、乱套罪名言论,叫人感觉心寒。


结论是,中文网络的政治舆论,为行动党及公正党的时评人之争,凸现矛盾对立。真正的论点是,到底华人议席,该花落谁家?答案显而易见,若无法达成协议,双双都该派出候选人,交由投票的华裔选民,做出具有智慧、有远见的判断与决定!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