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争取选票确保平衡言论
朝野落实网络健康政治


·2016年1月30

 

互联网兴起,我国在野政治力量,先发制人、取得主动,掌握舆论话语权,并且在2008年、2013年的普选中,网络战役节节胜利。最近迹象显示,这股趋势缓和调整,朝野网络攻势旗鼓相当。虽然,或许只影响少数选票,无法即刻改变政治版图,但扭转一面倒局面,摆出像样的网络均势,对于完善网络政治,意义非常重大。


网络舆论,本来就应该如此,有矛盾对立、剑拔弩张、或挺或呛,双方过招,争取舆论支持。两方面实力,理应旗鼓相当、相互制衡。同时,批评任何一方,并不是判其死刑,也不能否定其回应权力。虚心接受理性、建设性评语,面对无理取闹的谩骂,保持良好风范气度,这成网络的处世艺术。朝野双方,应该以正确态度,应对网络常态。


舆论平衡氛围,或会持续至即将来临、引人注目的砂拉越州选举后。另外,希望联盟(前身为民联,但少了伊斯兰党,加入从伊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于雪兰莪、槟城州执政,政绩蜜月期过去已久。网上开始冒现不少文章,理性分析、无情抨击或多方责难有关那两个州的希盟州政府的政策错误。不像过去一般,网民宁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符合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的定律。问题是,此现象能保持多久?


交流沟通勇敢承认自己的缺点


在朝在野,诚惶诚恐进入网络,与网民亲切交流沟通。通过这个办法,听取民意、了解民瘼,培养进取心,勇敢承认自己缺点,以及承诺改正错误。网络上,若出现一党独大,横扫一切反对力量,时间久了,会让得意出位的政治人物,感觉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最终错误判断民心,肯定尝尽苦头。


过去的网络,若有人与大多数声音对立,等于独木难支、苦苦支撑,所以很少出现大规模异议。最近,槟州填土风波闹大,首长等多位州官员,立场唯我独尊,对环保欠缺友善。并且,将反对填土势力,一股脑打成与国阵一伙,引起许多人的不满。


另一厢,雪州公正党政府,对希盟和伊斯兰党,讨好双方,试图左右逢源、立场摇摆,过去不曾发生过这种情形。面子书上,许多人热议不休,表达深切失望。尤其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州大臣阿兹敏,提出“一牵二”概念,也让网络舆论,怒火中烧。


马来人对行动党有强烈仇恨情绪


踏入2016年,一家被视为亲雪州政府,形如州务大臣智囊库的政治研究机构达鲁伊山(The Darul Ehsan Institute,简称IDE),发布一项调查结果,指自从去年6月,行动党与伊党分道扬镳、炒热宗教课题以来,马来人对行动党,产生强烈仇恨情绪,尤其乡下地区人民,更为明显。


这项民调,于2015年11月的13日到15日举行,共走访1千7百16名雪州马来人,询及对行动党的看法。结果揭露,超过三分之二(72%)受访者同意,行动党属于种族政党,只关心华族利益。有12%受访者,不支持这种论点;其余16%,表明“不确定”,也就是立场中立。


针对另一个调查课题,即行动党是否反马来人,反伊教?高达64%受访者,认同这一点;18%受访人反对,另外19%人“不表态”。这样的结果,在下一届大选,对希盟而言,犹如暮鼓晨钟、警报拉响。理由简单,若是多个选区,出现多角战,例如国家诚信党、伊党齐对垒国阵,构成三角战团。那么,谁与行动党结盟,意味成票房毒药,国阵将成最大赢家。


未建立基本共识缺乏共同政治纲领


调查结果曝光,加上公正党霹雳州议员郑立慷,建议火箭让出大半议席,予诚信党竞选。亲行动党社媒,反应异常火爆激烈,高度表示不认同。其中,公认为行动党中文网络发言人的“超人丘光耀”,撰文作出反击,引来大批死硬派的支持。这也说明,即使是希盟本身,并未建立基本共识,缺乏共同政治纲领。


网络不悦公正党,始于去年10月13日。该党最高理事会,共有25名最高理事,联署召开特別会议,议决扩大“希望联盟”关系,纳入伊斯兰党。党副主席蔡添强解释,公正党竞选的选区,许多属於混合选区,马来选民佔多数。该党盘算,如果失去伊党支持,出现三角战,恐丢失议席,甚至丧失雪州政权。


这样的“喫两家茶礼”、模棱两可,与网民一般要求的,政治态度泾渭分明、民主观念黑白明辨,有很大的落差。说穿了,伊斯兰刑事法,引爆希盟(前为民联)内讧,分裂成两大阵营,等于投机取巧、自食其果。网民责备公正党,主要论点为,政治决策不可拖泥带水、优柔寡断,只顾虑雪州政府随时倒台,没有以民为本,属于自私自利行为。


网络有人重提历史,上个世纪1990年大选,当时领导46精神党的东姑拉沙里,为迎合不同政治理念的阵营,以两面三刀手法,分別组“伊斯兰团结阵线”(APU),以及“人民力量阵线”,利用宗教和世俗势力,试图拉国阵下台。无奈何,这种策略,丝毫不受选民欢迎,选举成绩兵败如山倒!


勇于内斗坐失博弈下好棋玄机


自从爆发一马发展公司(1MDB)风波,以及26亿政治献金大课题,加上前首相敦马哈迪倒戈相向,巫统核心领导层,一度形势岌岌可危。马来统治者理事会罕有关注、公务员及乡村马来人基本盘动摇、经济考验越见严峻等,本来公正党可卧薪尝胆,连同其他希盟成员,壮大实力,取代巫统地位。如今在野党之间却勇于内斗,坐失博弈下好棋玄机。


公正党不信任诚信党,认定其无力拉拢马来票。这看在网民的眼中,自然是无法接受的。网络对于诚信党,其中庸开明态度,赞赏有加。其领导人玛沙布,在非马来人社群眼中,拥有很高的声望。吉兰丹州的诚信党,成立不到一年,据知有1万余名新党员加盟,规模不小,威胁伊党的传统堡垒区。


网络上的平衡言论,有越见增强迹象。去年10月21日,向来有独到见解的评论家,即马大法律系副教授阿兹米沙隆(Azmi Sharom),撰文炮轰反对党,向首相纳吉投不信任票一事,各怀鬼胎、同床异梦,缺乏一致团结。他抨击,反动议理由荒唐,如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认为,不信任纳吉的动议,不该由华裔国会议员(许来贤)提出,而是必须由反对党领袖旺姐主导,属于一派胡言。


投票率偏低是危机警讯


阿兹米曾经上庭,挑战《1948年煽动法令》合法性,政坛上名气不小。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敌视不信任动议,指欠缺民主意识,阿兹米嗤之以鼻。他警告,如果选民对整个政治系统,丧失信心,或导致大选投票率偏低,对反对党来说,无疑是危机警讯。


反对派向来批评政府政策的时候,都要求高层领袖回应。反过来,若他们也面对相同的质问,理应将心比心,挺身解释相关课题,不是视若无睹、充耳不闻!不然就是讲一套、做一套!无法回馈民意,令选民大失所望!


无可否认,反对派手中王牌,执政党最大罩门,即经济发展课题,往往转移政治纷乱注意力。首相纳吉已宣布,政府调整2016年预算案。原来预算案,于去年10月公布,根据的油价为每桶48美元(约206令吉),现已经跌至30美元(约126令吉)以下,收支账目不平衡,必须调整,以达到减赤字3.1%。

 


国库收入猛跌,必须削减开销,大砍补贴或赔偿,许多公共设施收费,或会受到严重影响。如果网民生活负担加重,他们的讨论目标,便会从目前的政治课题,转移到经济切身问题,这是对反对派有利的地方。网民很少理解,严峻的经济考验,真正源头是国外动荡经济,尤其中国经济放缓、股市大跌,引起全球金融市场恐慌,不是我国独有问题。


首相提出网络信息反击(Counter Messaging)概念,叙述伊教教义,拯救迷途者,阻止哈里发国恐怖活动。可是,对于反对派的贬低控诉,却不易反击成功。2016年正月,台湾民进党的蔡英文,当选总统。有评论人认为,“周子瑜举青天白日旗”道歉事件,大幅度影响选情,倒不如说,在选举过程中,社媒扮演非比一般的角色,左右游离票源!

 


 

网络影响力广阔深入


去年年杪,国会召开会议期间,根据官方发出资料,我国宽频覆盖率,几达72.2%。虽然无法与先进国相比,网络的影响力广阔深入,迟早改变国家面貌。2016年財政预算案中,政府拨款12亿令吉,让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提升网络设施,包括將网速从5Mbps,提高至20Mbps。


与此同时,拨款协助落实国家光纤骨干计划,改善高速宽频,增添海底电缆通讯。这些硬体设备,配合使用功能强大、价格低廉移动设备的网民,建立庞大错综的网络系统,已逐渐成形。


有人问起,使用中文的网络世界,又是什么样的状况?其实,社媒的语文分野不大。社媒兴风作浪,与语文没有直接关系,因为许多网民,至少精通两种语文。社媒坏处浮上水面,影响社会安定的副作用丛生,才令人担心忧虑。

 

对症下药避免情况恶化失控


近日,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表明,政府严正看待一小撮人,滥用社媒平台,煽动种族仇恨及分裂情绪。他表示,政府将成立一支特别工作队,探讨社媒弊端,对症下药,避免情况恶化失控。


最近有个危险的个案,丰盛港培智华小,不过一名马来女教师,与学生家长语言衝突。事件闹大,社媒扭曲煽动,以报案书截图,以及练习簿散落一地的照片,做出种族暴力臆测。结果,教育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兹尔介入,把校长和涉及教师,暂时调职,等待报告出炉。警方也援引刑事法典509条文(侮辱他人),深入查案。


网络上,一小部分的种族化言论,足以让人产生情况不妙的印象。其实,社媒还有许多正面新闻,例如去年10月26日,首相胞弟纳西尔,通过Instagram发布贴图,主题为“给种族主义红卡”(Show Racism the Red Card),呼吁大家运动起来,共同打击种族偏见,曾引起一阵讨论热潮!


所以说,朝野争取选民手中一票,网络自然是一个重要工具。万变不离其宗,网民应该尽一己能力,维持平衡言论,让正反两方,都能提出见解,并回答政敌的质问。若只是一言堂,单方面畅所欲言、抨击抹黑,永远也别想期望,达到国家政治和谐、健康的宏愿!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