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论述 · 黄玉武博士

鸭绿江畔的故事

·2018年7月7日

 

今年五月中旬到辽宁省丹东市旅游,就住在鸭绿江边。酒店对面就是朝鲜的新义州。鸭绿江发源于长白山,全长约800公里,与另一条发源于长白山的图们江一道成为中朝的自然边界。本文以各个主要旅游点去介绍丹东历史、文化、地缘政治,分享我旅游丹东的一些体会。


(一)丹东、丹东旅游与朝鲜

丹东是中国东北辽宁省的第三、四线地级市,人口约240万(2016年)。丹东市本身人口约八十万。曾被国家旅游局誉为“中国最大最美的边境城市”,市内酒店高楼林立。由于丹东是中朝边境最大的城市和最主要的中朝贸易口岸(另一个是人口约212万的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许多国内游客都希望到丹东看朝鲜,游朝鲜。因此在丹东一个流行的旅游节目就是乘船到靠近对岸近观朝鲜。鸭绿口不设中间航道边界,只要不上岸就不算过界,反映两国关系和谐。另一个节目是乘车旅游朝鲜内部半天或一天,也就是进入朝鲜陆游了,亲眼看到朝鲜人的生活文化。


丹东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很显然地高于朝鲜的新义州或鸭绿江沿岸地区。许多中国国内游客在丹东看对岸或者到朝鲜陆游后会有那些感想呢?我猜想大部分80后(年龄在四十岁左右)都会认为朝鲜很穷,经济发展水平远远落后于中国,物资供应紧张。尤其是比较丹东的高楼大厦和新义州的建筑和农村,丹东的汽车与对岸的自行车。年纪较大的游客应该另有感触:七八十年代的中国不也是这个样子吗?这一简单的比较却也说明了发展社会主义经济过程中政策选择的重要性。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不就使中国经济起飞和人民生活水平提升吗?当然其中的一个因素正是中国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期间有一个相对和平的外部环境和经济全球化进展,具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朝韩、朝美的紧张关系以及近年来经济制裁的确不利于朝鲜的经济发展。


丹东经济和人民生活的确受到东北亚的政治与经济形势的影响。丹东是中朝贸易的最重要口岸,中朝关系、六方会谈、韩朝关系、联合国对朝鲜核试的制裁方案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丹东的经济活动的内容与水平。比方在执行制裁方案中,中国大量减少从朝鲜进口煤炭,朝鲜就会面对制裁造成的资金短缺也影响到从中国进口的能力,也造成各个工业区运作非常困难。丹东人(包括企业)在过去几十年也展示了他们的韧性与弹性。


(二)由虎口长城看丹东史

自战国时代开始安东已经是燕国边疆县城。历经西汉(隶属幽州)、唐朝(安东都护府)以至辽、金、元、明、清都有设府,清朝同治年间设置安东县,隶属奉天省。1949年安东成为辽东省省会。1965年改名丹东市,意思是东方红色之城,免去了“安定东方”之嫌。但是一些重要建筑和地区仍以安东为名,如安东老街、安东大酒店等。


虎口长城始建于明代(1469年),是万里长城的东端站。万里长城是汉族统一中国后为防止北方部落民族入侵“中原”而逐渐建成的。丹东位于东北,也是多个部落民族活动的地域。明代决定在丹东修延长城也许就是因为辽、西夏、金与元朝佔领中原的历史教训。满族与金朝统治部分中原的部落同属于女真族,满文甚至是以蒙古文为体而修订完成的。明朝建设虎口长城也的确有先见之明,为防御女真族的入侵。努尔哈赤在1616年称汗、国号大金、史称后金,继承者皇太极是顺治之父,改族名为满洲,于1636年称帝,国号大清,称帝后就把大部分辽东长城拆除了。满洲人于1644年入关,结束明朝统治。现有的虎口长城是在1992年在明朝长城遗址上修复的。


中国自汉朝开始就有汉族与北方游牧部落交往的历史记录。匈奴的势力扩张和对中原的入侵就是汉史的一部分。越过历史时光隧道一直到北宋(960 - 1127)就有了辽国(916 - 1125)、西夏(1038 - 1044)、金朝(1115 - 1234)到最后宋朝灭亡和蒙古统治的元朝(1271 - 1368)。明朝(1368 – 1644)最后被满清王朝取代(1644 - 1912),成为中国封建历史最后一个王朝。当北方游牧部落统一与汉族统治腐败无能之际,也就是北方部落占领中原(当时的地理概念就是现在有的河北、河南、山东、山西等省份)和改朝换代的时机。明朝也无法逃避中国近千年的厄运。只是在清朝的后期,西方国家开始入侵中国,清朝的封闭自守和的腐败无能(尤其是慈禧太后掌政期间),使到中国再也没有能力抵御外侵,不能像以往一样在国内“改朝换代”,从而沦为半封建半殖民体制,饱受外国入侵与瓜分。虎口长城倒是一个反省中国历史教训的好景点。


(三)两座断桥的近代史事

丹东的两座断桥道尽一个边界城市的近代沧桑。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后安东已被日本占领。1895年签订马关条约,满清政府正式把辽东半岛割让予日本。鸭绿江铁桥就是日本驻朝鲜总督铁道局于1911年造成的,为中国、朝鲜与日本打造了一条物流与人流的运输通道,是日本统治东北的一项战略措施。1950年朝鲜战争时被联军炸断后,中方也就存四孔残桥,成为现在的一个红色旅游点。


河口断桥原名“清城桥”,始建于1941年,1942年完工,也是日本指令朝鲜与当时的“伪满洲国”建造的,是鸭绿江最早修造的公路跨桥。1951年3月29日被联军炸断。中国在朝鲜战争中伤亡惨重,部分死者葬于丹东。河口断桥塑造了包括彭德怀在内的一级英雄铜像。在河口溯江而上可以看到不少朝鲜景点(百度《炸不断的记忆——河口断桥》)。


从两座桥的建造与被炸断的几十年期间,丹东人民被殖民(半殖民)化的“洗礼”和在朝鲜战争中经历的轰炸,二十世纪上半期的确是丹东人的不凡经历。我没有日治期间丹东人生活的资料,不能比较日治前后的丹东人生活状况。但是丹东人在朝鲜战争时期肯定深受战乱之苦,除了生命财产损失,也难免流离失所,家破人亡。还真希望那些受难者的后裔能分享今天丹东断桥旅游的繁荣。


(四)从旅游点体会丹东的多元文化

丹东是不少民族聚居的城市,在27个民族中主要有满族和汉族,而其他民族包括蒙古、回族、锡伯、朝鲜等。由于通用汉语和通婚,我们难于辨识丹东人的民族来源。当然在旅店,餐馆与歌舞表演中可以看到穿着民族服装的几个少数民族。以下的几个景点稍为介绍丹东几个主要民族的文化。


宽甸满族自治县约有四十多万人口,有十八个民族聚居,满族人口超半,其余是汉族、朝鲜族、蒙古族和回族等。宽甸在夏商时期已建制,域属青州,春秋战国时隶属燕国,明朝被列为辽东重镇,清光绪设宽甸县,民国时成为安东省辖县,1959年划为安东市管辖。著名的丹东景点如虎山长城,青山沟和河口景区都在界内。四月底五月初的桃花盛开,庆祝桃花节。是歌唱家蒋大为《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的演唱源点(百度)。


安东老街则是一个探索汉族饮食文化的地区,展示百年建筑风格,售卖各种地方美食,几乎各个老字号都保留下来,是丹东人怀旧之地。其间也设有花轿、人力车和商店,售卖旅游商品和丹东特产。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三弦大鼓说书和京剧清唱,甚至可以以人民币十元点唱,颇有创意。老街饮食消费大众化,正符合收入水平不高的丹东人。安东老街能够在市中心居民饮食消费区传播文化,推广传统表演艺术,的确是一个创举,值得其他地方模仿。


丹东市有不少的朝鲜人和韩国人,对于只在丹东旅游的客人,去访问在振兴区中朝文化展览馆倒是一个了解当代朝鲜文化艺术的捷径。据说这是全中国最大的朝鲜文化创作基地,内设有中朝关系馆(金氏三代与中国互访的图片说明)、艺术展厅(油画、刺绣、陶瓷作品)、歌舞厅(每天定时表演歌舞),能容纳数百人的朝鲜餐厅和商店。朝鲜艺术品虽然与中国同类有相似之处,但朝鲜艺术家(就如他们的歌舞和服装)也有他们的风格和特点,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应该是全国了解朝鲜文化最佳之地。


(五)鬼城的甦醒——丹东房地产业的复兴

像中国其他各线城市一样,丹东楼市建设也经历了一段热潮,而在冷却之后留下不少的闲置高楼,夜间成为一座座黑暗的高楼。用鬼城的称号并不友善,对投资者而言也会胆寒,大量资金也就那么绑在冰冷的混凝土森林群中。尤其是在新鸭绿江大桥建成之后,丹东与国内其他地产商寄望在丹东准备建立一个数十万人口的新城区。


新跨江大桥耗资二十亿人民币,计划2014年通车,然而在中国修建完成之后,据说朝鲜并没有完成本土的引桥和道路,导致通车被搁置了,房价也随后进入低迷状态。2018年金正恩主席两次访华和朝鲜无核化进展的好消息的确给丹东楼市打了一支强心针。楼市价格每平方米由三千到四千元速升到七千到八千元。导游甚至谈到价格在两三天内上涨50 - 60%,其中也传言到一位浙江女士一口气买下27套房子的例子。但也有广州、北京等多地的“投资者”到丹东投资房地产(《财经第一观点》,《看天下》,18/5/18)


毫无疑问黄金的五月强烈地刺激着丹东房地产业,让当地商家和拥房者带来了不少红利。然而像中国其他地方一样,房价的上涨对于还没有房产的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却不一定是好消息。以后要买房成家就更艰苦了。坦率而言,丹东人应该盼望东北亚的和平,朝鲜的改革开放和经济成长,从而引导丹东实体经济的发展,提高实际工资,改善人民生活。


(六)结语

五月的丹东春意盎然,这个简短有趣的旅程收获不少。丹东在东北亚的战略位置既给丹东人带了繁荣与荣誉,也曾经给他们带来了苦难与不安。今年六月十二日在新加坡举行了的“特金会”发表了联合声明,带来东北亚和平的曙光。随着朝鲜将发展的重点由国防转到经济,在联合声明报导上我们可以预期的朝鲜经济即将开放,制裁减少甚至取消,外资将会进入朝鲜各个经济领域。中朝两国经济交流的全面复苏将将使丹东经济更不断扩张,成为丹东快速发展的机遇。在预期显著的“和平红利”即将来到之际,我诚心为丹东人祝福,也期待有机会再访丹东,见证一个繁荣昌盛的新景象。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