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 马懿民

不会有“马来人政治海啸”

·2018年4月14日

在2013年的全国大选中,由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组成的人民联盟(民联)中的华基政党行动党,在华社大肆宣传“改朝换代”,形成主流舆论,获得华人选民大力支持,从而形成“华人政治海啸”,有85%华人选民“选党不选人”,把选票投给民联的候选人(包括坚决主张实行伊斯兰刑事法的伊斯兰党)。因此,民联三党不但由行政党赢得几乎全部的华人选区,也让公正党和伊党在有超过20%华人选民的混合选区中的大部分获胜,以致民联不仅和2008年大选那样否决国阵在下议院中的2/3多数议席,而且议席有所增加(从82席增加到89席)。
 

 65%马来人支持国阵

不过,由于占人口多数以及下议院议席多数的马来选民坚决支持国阵,使国阵转危为安。有65%马来人选民支持巫统/国阵候选人,使到在国阵华基政党(马华公会、民政党和砂人联党)输掉更多华人区议席的情况下,巫统的下议院议席从2008年的79席增加到88席,成为国阵得以继续在联邦政府执政的关键。最后的结果是,尽管民联的选民票比国阵的选民票略高,但与国阵的议席之比是40%对60%;“改朝换代”的目标当然没有达到。


2013年大选之后,由于伊党坚持主张实施伊刑法,行动党为了免于受到拖累,便与伊党“绝交”,然后结交新盟党,即除了行动党本身和公正党之外,与由前首相马哈迪成立、鼓吹“土著至上”的土著团结党和由伊党分裂出来的宗教性政党诚信党合组四党联盟“希望联盟”(希盟)。


由于由行动党保证的“改朝换代”没有实现,华人深感失望,而尽管行动党几乎赢完全部华人区的国、州议席,却对提升华人自认的“二等公民地位”毫无帮助,反而因为华人支持行动党而使到华人在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内的代表减少(森美兰州政府则完全没有华人代表),深感“朝中有人好办事”。华人选民也对大部分行动党甚至公正党的国、州议员的服务表现差劲感到失望。这样一来,华人选民在静下来沉思之后,不再“感性压倒一切”的盲目支持反对党,而是进行“理性思考”,认为有必要加强华裔在政府体制内的代表性。这样一来,华人选民有回归国阵的迹象。
 

 华人对行动党与敦马结盟不满

其次,华人选民对行动党与前首相马哈迪成立的土著团结党合作反感。这包括几个方面,第一,土团党主张“土著至上”,与行动党主张各民族平等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政治理想违背。结果希盟的竞选宣言强调“土著至上”和马来人特权,行动党再也不敢提“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第二,行动党在希盟内,“不当家也不当权”。行动党有38名国会议员,在希盟内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党。但希盟是国阵2.0版,土团党是巫统2.0版,马哈迪是土团党“实权领袖”,他是希盟“最高领袖”,也是希盟“内定首相人选”。在希盟的5名最高领袖中,土团党的马哈迪和慕尤丁名列第一和第三,公正党的旺阿兹莎名列第二,行动党最高领袖、秘书长林冠英名列第四,只排在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前面。


这样的安排使到许多华人选民反感,几十年来“打死不走”、一直支持行动党的老一辈的华裔选民更加不能接受。


第三,马哈迪以及行动党内留学台湾的年轻领袖掀起反中国的舆论,声称中国投资侵犯马来西亚的主权,连中国为了协助华、巫油棕园小园主而大量购买我国的棕油业被说成是侵犯我国主权,引起具有“中国情意结”的老一辈华裔选民和小园主反感,不再支持行动党。
 

 行动党难保上届国、州议席

因此,第十四届大选华人选民回流国阵是必然趋势。如果对双方都不满的就会投废票或不去投票。华人选民投票率低同样对行动党不利,轻则使其中选的选区的多数票减少,重则失去有关选区。


也就是说,行动党要保住上届的38个国会议席和100个州议席有很高的难度。


为了摆脱这种“危机”,行动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发明了《马来人政治海啸论》,声称下届大选会掀起“马来人政治海啸”,摧毁国阵/巫统的霸权,使希盟入主布城。他的目的是要华人继续盲目支持行动党/希盟,以保住他本人和行动党的政治地位。但“马来人政治海啸”只是刘镇东的一厢情愿,根本不可能发生。


理由如下:


(第一)马来人认为巫统是他们的保护者,不会抛弃巫统

自从巫统在1946年成立以来,马来人一直把它当成是保护他们的权益的保护者。尤其是在关键时刻,他们更会投票支持巫统,以便巫统/国阵继续执政,推行对马来人有利的政策。


这从巫统几次分裂之后变得更加强大反映出来。1951年,巫统创党领袖拿督翁主张巫统开放门户,不为领袖及党员接受。拿督翁离开后,他们选举东姑阿都拉曼为新主席。在1955年第一次全国大选中,以巫统为首的联盟大获全胜,拿督翁领导的独立党全军覆没。东姑领导国家在1957年独立,成为“国父”。


在马哈迪担任首相的22年间,巫统两度大分裂。1987年巫统A、B队党争,失败的东姑拉沙里成立46精神党,领导反对党联盟向国阵挑战。但1990年和1995年两届大选,46精神党却只赢得几个国会议席,不成气候。东姑拉沙里迫不得已,在1996年解散46精神党,党员个别加入巫统,以延续他本人和支持者的政治生命。


马哈迪在1998年革除巫统署理主席兼副首相安华的党、政职位。安华组织公正党和成立反对党联盟与巫统/国阵抗衡。公正党真正获得马来人的支持并不多。它具有一定的成绩,是因为它以多元种族为号召,获得不少华人和印度人支持,因此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更重要的是,华人受到行动党的鼓动,在第十二届和第十三届大选全力支持公正党,使该党分别赢取31个和30个国会议席,但它获得的马来人支持很少,本身对巫统/国阵並未能构成威胁。


敦马在2016年开始执意要推翻纳吉,並成立鼓吹“土著至上”的土团党。但他未能掀起巫统的退党潮,既无领袖也少党员退党参加土团党。由于土团党没有基层,连支部会议和区部会议都开不成,那里有本事能掀起“马来人政治海啸”。


(第二)马哈迪与行动党合作,被视为马来人“政治叛徒”

马哈迪曾以巫统/国阵主席的身份,担任首相长达22年,是我国独立以来的6位首相中在任最久的。


他在任内实行独裁统治,以个人意志凌驾党和政府之上。他还滥用内安法令扣留异议人士(包括反对党领袖和社运人士)。他大肆破坏大马的司法制度。在他的强权统治之下,多数人只能唯唯诺诺听命。迄今许多人对他的强人手段仍然记忆犹新,对他复出政坛“救国”存有戒心;其中包括马来人。


敦马已经93高龄,然而在他“复出”之后,希盟一众仍然被他的权威所降服,不得不推举他担任希盟的实权领袖和内定首相人选。


不过,年龄总之是他的敌人。许多人对于让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担任首相高职持保留态度;这之中也包括理性的马来人。但令马来人最不能接受的是,敦马与巫统的政治宿敌行动党和解,並与行动党最高领袖林吉祥互相拥抱。


巫统向来的宣传,把行动党定位为“华人沙文主义政党”,马来人不可以把选票投给行动党候选人。现在在敦马与行动党一众大小领袖为伍,被广大马来人视为是马来人的“政治叛徒”,有了这样的认知,马来人就不可能掀起“政治海啸”。


由于在希盟的议席分配中,土团党分配到的主要是巫统在上届大选中赢得的国、州议席。在土团党无将无兵,而马来人对敦马与林吉祥“称兄道弟”反感的情况下,那里有可能掀起“马来人政治海啸”?如果土团党能够在与巫统竞选时和当年的46精神党那样赢得几个国会议席就已经是不错的成绩。声言要摧毁巫统只是天方夜谭。


(第三)三角战对巫统/国阵有利

伊党在退出民联后,与其他马来人小党组成第三势力,要在来届大选中与国阵及希盟一决胜负。因此在半岛的约120个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中,将出现国阵的巫统、希盟(土团党、公正党、诚信党)以及伊党的三角战。情况对巫统有利,它赢取的下议院议席将会超越第十三届大选的88席,甚至有可能达到100席。


这是因为在1951年从巫统分裂出去的伊党,以发扬伊斯兰教为号召,在马来人社会有很大的影响力,其基本盘佔马来人选民的大约20%。在马来人腹地丹、丁、吉、玻四州,伊党的支持率更高,它在那四个州很有可能赢取10个至20个国会议席。


巫统在马来人社会有大约40%基本盘。在马来人选区的三角战分散另外两个阵营的选票的情况下,巫统的胜面当然大。


(第四)诚信党可能全军覆没

对巫族反对党而言,土团党即使有前正副首相马哈迪和慕尤丁坐镇,也得不到马来人的支持。在大选过后,土团党很可能步上46精神党的后尘,最终解散。


诚信党是伊党内所谓“开明派”在党选失败后退党成立的,它比土团党更加没有基层,完全不成气候。


诚信党分配到一些国、州议席,主要是伊党在上届大选中胜出或以微差落败给巫统的选区。在强弱分明的情况下,诚信党肯定讨不到便宜。如果该党在大选中全军覆没,是不会令人感到惊奇的。

 

  小结:行动党为保住华人选票提出“马来人政治海啸论”

在上届大选中,华人相信“改朝换代”在望,全力支持行动党及民联候选人,使行动党崛起为第二大党和最大反对党。


然而,大选“变天”不成,而是巫统更强,国阵华基政党更弱,华人在国阵政府内的代表权受到进一步削弱,华人的权益受损。


这使许多华人不再盲目相信反对党,而是进行理性的思考。砂州州选,华人选票回归国阵,行动党的州议席少了一半是现成例子。


这对行动党而言是“危机”,为了稳住华人选票,行动党提出他们自己也不相信的“马来人政治海啸论”,希望华人仍然相信“改朝换代”有望,而继续把选票投给行动党。但大选结果很可能令行动党大小领袖大失所望。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