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华校议题华人选民应怎么考虑?

 ·2017年12月2日

华文教育的议题自建国以来便一直为政党当成争取华人选票的热门话题。针对这议题有攻的一方,也有守的一方,前者那怕有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反对党,但它们炒作华文教育用以争取华人选票却是经久不变,都以维护华文教育的姿态向华人选民宣传。独立初期的头二十年,最具实力的反对党当推“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也因为该党以维护华文教育自许,把政府打成是消灭华文教育的一边。“社阵”后来因为其成员党劳工党杯葛“议会斗争”而退出选举,以致后来消失于政坛。


各民族享有母语教育权利

接着取而代之的是民主行动党成为最大的反对党,过去支持“社阵”的选民以华人为主,该党息影于政坛后,华人选民转而支持民主行动党。无独有偶,民主行动党也以维护华文教育示人,也因此把政府打成是消灭华文教育或打压华教的一边。如此一攻一守,不管华教有无被消灭,也不理华校有无走出困境,反对党从来没在华校问题松口,政府也始终严守宪法第152条的规定:容许各民族继续享有母语教学的权利。


华校在独立前已遍及全国各地,可说不下于英殖政府扶持的英校所具备的规模,也因着母语教学的权利而继续发展,甚至无论在量或质方面都远非当年可比,小学数以千计,华文独中超过六十间,还有的採分校的方式进行跨地域建校。学生也以万人规模展示实力,像柔佛州的宽柔中学便是一例。至于大学,过去没有的,现在列入华校系统的大学便有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和韩江大学学院,而拉曼学院、拉曼大学、厦门大学分校以及众多的“双联大学”也可让独中生作为接受大学教育的多元选择。近年来更出现令华校鼓舞的是连友族马来小学生也兴起报读华小的潮流。


反对党指政府消灭华教

吊诡的是,华校有了今天有目共睹的蓬勃发展,反对党却六十年来如一日,始终不变调地把政府打成消灭与打压华校者论。同时作为国阵最大的最早建党的华基成员党的马华公会却始终一直挨打,甚至在过去国州议会大选的2008年与2013年两届,马华公会还在华人选票输得最惨。偏是在这两次大选中,民主行动党一面倒地得到华人选票追捧,其候选人在华人选民占多数的选区对比马华占尽优势,尽管该党的竞选政纲有多样主张,但主打维护华文教育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一路走来,都是如此。


反之,一路走来也以维护华文教育自许的马华公会受到这两次大选的打击,深感委屈,以致愤而拒绝国阵邀请入阁,並强调如此做的想法是拒当华人在内阁政府的代表。这是六十年来马华公会第二次拒绝入阁(第一次是在1969年马华公会在大选遭遇惨败之后),也因此惊动国阵所有的成员党。首相纳吉也深表理解马华公会的感受,但却不同意马华公会不入阁的决定,还特地表示随时等待马华公会改变主意,随时欢迎其入阁。马华公会在更换领导层之后也重新加入内阁。


纳吉劝华人支持马华公会

作为国阵的领头人,首相纳吉还在选前选后劝华人选民回流支持马华公会,支持国阵。为了向华教校人士示好,首相还在选前拨出款项资助华校,还特地选择南方学院亲临访问,以示支持。最近他甚至更直截了当地向华人社会喊话说,不愿看到华人成为反对党。他所说真是出自肺腑之言,华人选民听了或不能理解,反对党还歪曲他的话,说成是威吓的用意。可是纳吉作为第二任首相敦拉萨的长子,他的成长过程真可说是亲身体验到巫统与马华公会两党第一代领袖如何艰苦,好不容易,排除万难,最后才成功组成两党联盟,后来印度国大党加入,成为三大民族的三党联盟。


因为建国伊始,东姑阿都拉曼(巫统主席)与敦陈祯禄(马华公会会长)深知一个是马来人政党,一个是华人政党,如果对立竞选,要不就是巫统得到国会议席多数而上台执政,要不就是马华公会胜出赢得了执政权,不管是谁执政谁当反对党,在华巫两族还未有彼此信任、存在着宗教、文化、社会、经济、教育等鸿沟,任何一党当上反对党,两党对立势成水火,两党背后的华巫两族也就各为其党。一旦种族对立,再经党内激烈分子火上加油,种族冲突也就会风卷云涌而至。


认识到这种潜在危险,华巫创党第一代便出尽全力谋求两党联盟。即使如此,不幸的是华人选民因着不少重大议题与马华公会的看法出现分歧,认为该党在争取华文为官方语文与华文教育争取不力,走去支持反对党。六十年代之前,出现高比例的华人选民支持“社阵”。

 

敦拉萨推行“新经济政策”

1969年的国州议会选举,更出现马华公会当选议席大大削减,联盟在国会所占有2/3的优势也受到威胁。华巫两党联盟的地位也出现动摇,两族关系也出现紧张。当1969年“513事件”爆发后,华巫种族冲突可能一发不可收拾,全国戒严令持续两年,国会终止两年。


东姑在党内的威信也受到少壮派挑战,好在其所器重的敦拉萨在党危机中及时协调元老派与少壮派,不久东姑让位,敦拉萨接任,现任首相纳吉目击父辈们即使面临华巫两党两族关系全面失控依然坚持修复两党同盟,东姑处身在两党不和声中,仍然对马华公会的信念与两党结盟的合作忠贞不移,他当时给马华公会的信心是:那怕马华公会退党潮只剩下总会长一人,巫统也不会放弃马华公会。


而接替东姑当上巫统主席与首相的敦拉萨更秉承华巫两党结盟的初衷,百折不挠,逆境而上,不但全面修复两党关系,也全面促进华巫两族合作,在敦拉萨重振国家旗鼓声中,他制订了《新经济政策》,以此扬弃华人掌控经济巫人掌政治的分工的做法,改用华巫合作经商去结束华巫经济鸿沟,果然这么“新经济政策”实行至今四十年,华巫的国民总所得(GDP)差距已告摆平。

 

《拉萨报告书》让华教存在

对于华文教育的问题,敦拉萨在建国初期已被委以重任,在联邦自治政府内担任教育部长,针对华教问题作出民意咨询,后来公布的《拉萨报告书》便是在他主持咨询工作后完成的政策报告。这报告书在国家教育发展政策仍在摸索过程中,能够遵守宪法第152条所订下的“母语教学的公民权利”,因而承认华小继续发展,不被禁止。


即使是这样的政策争取巫统认同也非想当然的事,华人指这政策对华校不公平,要政府承认华语为官方语文。华人有所不满,巫人也并非没他们的想法,也不断有人反对《拉萨报告书》,尤其是在华巫关系出现严重裂痕的“513事件”前后。敦拉萨力排众议、不屈不挠。他能做到这点,正是华巫建党第一代领袖有坚强信念相信要建国要繁荣安定只有华巫两党两族团结才能做到。


出自拉萨家庭的纳吉自幼承受家训,亲身体验父亲于父辈们坚持华巫都不能当反对党的信念,因此他在经历2008年与2013年两次大选,目睹华人选民超过八成投票支持反对党,连马华公会也受到打击而决定不入阁,华人如此一面倒自愿当反对党,这情况有如1960年代的局面翻版。


纳吉会有感而发出华人不要当反对党的劝言,他这话有历史的教训,也出于国家安定繁荣的考量,也是他家族的身体力行守则。敦拉萨任内决定与中国建交,当时纳吉问父亲为何相信中国,父亲告诉他,他相信中国,因为他相信中国人。


纳吉受此家教后,上任当首相以来,也全力促进中马友好,过去十年来,中马经贸投资以及合作推动“一带一路”,有此成绩,正是纳吉对华人信心十足的表现,他还把长子送去中国北京大学受华文教育,还说得一口漂亮的“京片子”呢!


最后说回华文教育植根马来西亚的问题。大家如果有人对《拉萨报告书》还耿耿于怀,不妨看看英文教育的遭遇,其原有的官方唯一语文的地位,在独立后只维持十五年,便被马来文取代,连英校也都被接管,就地变成马来官校。另一方面,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却获得很好的发展,属于少数民族的华人,拥有从小学到大学的完整华文教育体系,这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


新加坡用英校取代华校

再看东南亚各国华文教育的遭遇,独立建国前,新马两地的华校,新加坡的华校要比马来西亚的华校更好,可是今天新加坡的华校已被英校取而代之,基本上已不再有以前的华校存在。可是马来西亚的华校却不断自力更生,力求上进,环顾东南亚各国,那还有华校?即使有,而非正规,更遑论与马来西亚的华校相比了!只有马来西亚有华文教育,其他东南亚国家都只有华文教学(学校教一科华文)。


因此,本文的总结是:若华人选民因为华校的地位而对政府不满,甚至以选票来当作发泄的手段,更不惜当反对党,那是对我国华文教育的发展不够了解。笔者从事教育工作与研究教育四十载,当年严元章老师当柔佛华仁中学校长与后来出任南大文学院院长期间,笔者有幸在他身边当学生与工读生,亲聆他的教育理论与办学经验,他希望政客不要把华校与华教政治化,不要利用师生搞政治,让华校远离政治与政党之争,华校的发展空间会更大!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