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自乱执政班子
特朗普能有作为吗?

 ·2018年106

特朗普上任不到两年,舆论已经讨论到今年国会期中选举会否拖累共和党失利而失去参院多数?同时也预测失去国会多数会否导致民主党发动罢免总统?甚至还热议着即使他能完成第一任总统的职务,第二任会否再选上也让舆论不看好。除了舆论沸沸外,更值得关注的是连特朗普执政班子出现了“行政政变”,有人偷走文件为的是怕他误事!有人发动行政怠慢为的是要杯葛他的做法;近日更有人(疑是其高层阁员)投书《纽约时报》,揭发他的执政班子正酝酿如何倒他的台,其中还包括是否可启动宪法修正第25条指控他的执政错乱从而夺去其重要职权。凡此种种,说明他的政途正陷入危机四伏,有无可能克服危难,有一种看法认为他会在内政想法挽救民心再在第二任当选,这种看法似乎正是他努力的方向。


他打出“美国优先”的目的正是自命他在救美国于沉沦中,把自己说成“救国英雄”,把过去半个世纪来的历任总统说成是“误国误民”,搞到全世界各国都在美国身上讨便宜,把美国的国本也掏空了。这种论调如果单靠提高关税去反制外国,表面看来似乎有胜算,但到落实起来,一旦外贸因此受损,在“贸易战”不可能有赢家的现实浮出来后,最后,“关税武器”不但救不了他,反而会加速他的倒台。也许正是因为他的“美国优先”把“关税”当武器,子弹不认人,亲疏无别;把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国际盟友也一概拒于“关税”门外,最后一旦失去盟国而自行“孤立”于世,这种“救国”方法是祸是福,对于终身职别的高层公务员来说,他们看到的是:失去全球盟友,美国还有“优先”可言吗?因此,他们之所以再也沉不住气起来发难,正是出于爱国的体会远比特朗普深切所使然。


决策者与执政者不咬弦

可是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天生爱钱更甚于爱国的“基因”,令到他无法置身于专业官员群中,想他们所想,做他们所做,他既看不惯专业官员所为,专业官员也没法接受他的一言一行,双方因此在国家体制下,发生了决策者与执行者不咬弦的恶劣情况。双方若来个决斗,鹿死谁手,不言而喻,因为执行者不忠诚去执行决策者的政策,决策者一旦陷于政策不行,他便立刻陷入“空头总统”的困境。这便是执政班子有人发动宪法修正条文第25条指他“执政错乱”的根据。特朗普执政是否错乱,不一定要证明他神志不清,精神错乱。执政是否错乱也可从决策太极端,可行性付出的代价太大,政策持续性被破坏到面目全非,有损国家信誉,有损政府权威(政府自我否定为不能取信于人)。所有这些指控也可坐实指总统执政错乱,不一定要证明神志不清,精神错乱。执行官员没法执行他的政策,本身便是很好的证据。


情况与尼克松相似

从过去的案例来看现在特朗普的困境,尼克松的遭遇可说是最相似。尼氏与媒体为敌,特氏也然,真是无独有偶。尼克松的倒台源于名记者伍德沃德深挖“水门事件”的内幕,发现民主党在水门大厦的竞选总部被装上偷听器的主谋者与尼克松有关,因而促使联邦司法部特设调查庭彻查事件,最后由特别检察官判决取阅白宫文件以证明尼克松有参与指使偷听事件。尼氏也曾想尽办法拒绝交出白宫会议录音记录。但特别检察官判决指出总统有犯罪嫌疑不能再有行政文件不受司法检阅的权力。尼氏此时仍作最后挣扎企图要其秘书清洗有关他开会参与指使窃听的部分的录音带,调查庭发觉录音带出现二十多分钟空白,招来专家查问有无可能还原空白的二十多分钟记录,专家说有办法还原。特别检察官向白宫索取还原后的录音带,白宫被迫交出。尼克松了解到,录音带的内容证明他牵涉到掩盖水门事件的真相,在众议院投票弹劾他之前先行辞职,改由副总统福特上任,再由福特赐予“赦免罪”。历史也因此归功伍德沃德是倒尼氏的第一人。


现在伍氏再度撰书《恐惧:白宫中的特朗普》,揭发特朗普执政的幕僚长凯利直指自己有如置身在“疯人镇”。这书在此时问世,再加上有人投书《纽约时报》揭发白宫行政官员在推动“行政政变”。这两大新闻投下的震撼弹与当年尼克松受到媒体围攻非常相似。


尼克松重用基辛格

但是尼克松的倒台,媒体的揭发也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更关键的倒尼克松的要因是他与其执政班子出现“离心力”。与特朗普一样,尼克松不信任国务院,把执政体制的行政中心国务院架空,转而把重大决策交由独立于国务院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凡重大决策先由白宫尼克松的三人亲信秘密商讨,再由其中三人中的第一号人物基辛格去执行,像基辛格经巴基斯坦秘密访问北京探求尼氏访华交好中国的可能性。这一重大行动,不但所有美国盟友都被蒙在鼓里,连国务院也被瞒过。


这种情况与今天的特朗普有“异曲同工”之妙,特氏把上任国务卿蒂勒辛炒鱿鱼,连被炒者本人也不事先知道。可见特氏尼氏架空国务院雷同之处。也正是因为尼克松架空国家体制造成国家行政官员心怀不满,因而出现约翰•狄恩向外界透露“水门事件”在白宫的讨论有被录音的事被揭发,因而促使特别检察官考克斯决定追查白宫的录音带。今天特朗普一时炒掉联邦调查局的主脑,一时又炒掉国务卿。他上任前已风传他以“炒鱿鱼”著称,上任后果然看到他这个看家本领。但国家不是他的个人公司,可任由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开罪国家官员的代价是自废执政“武功”,一旦他们群起报复,利用新闻界这个“第四权”来给他添烦添乱,作为“第一权”的行政首长内部不和,特朗普想不重蹈尼克松的命运,恐怕很难矣!


特朗普政途凶多吉少

到目前为止,才不到两年,所看到特朗普政绩却是乱象波涛起伏,因为存废“北美自由贸易区”的争执,扛上了加拿大总理杜鲁道,还对杜鲁道作人身攻击。因为反墨西哥偷渡入境者居然以隔离扣留他们的孩子为手段,连他自己的太太也站到前线去反对他。结果存废“北美自由贸易区”的正经事做不了,反而因人事冲突搞到进退两难。日本自战后已成为美国的死党,但为了“美国优先”却铁起面孔对日本首相安倍毫不留情。为了讨好金正恩还信口开河说撤走驻韩美军。美俄关系早已敌我不共戴天,他却执意相信普京多过信任美国自己的“中情局”。美欧关系一向以“北大西洋公约”情同手足,换上了他之后,双方开始疏远。东盟自1967年成立以来,美国讨好不遗余力,但他却选择在东盟峰会前离境缺席。所有这些对外关系的恶劣表现,正是他的执政班子不敢苟同的,因为不苟同,也就令到他错乱百出。如此下去,特朗普凶多吉少矣!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