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特朗普会推动台湾两岸谈判吗?

 ·2018年7月7日

就其不预设条件便欣然展开“特金会”的破格行动来判断,特朗普的下一步棋会同样用“不设条件”的方法去推动台湾海峡两岸的谈判。所谓“破格”是跳开一般外交僵局的谈判,一般谈判会预设“议题”(Agenda)或“条件”(Conditions),待双方私下得到认同的议题或条件后,才由最高领导人会面依确认的议题或条件进行谈判,若双方都同意预设的议题或条件的解决方法,谈判便算是有成果。否则便破裂或留待将来再算。


破格处理了朝鲜问题

首先要问的是:为什么下一步特朗普会用同样“不预设议题”或“预设条件”去推动台湾海峡谈判呢?凡是对中美关系有研究或有密切关注的都会知道:朝鲜与台湾一北一南,自1949年以来,便成为美国制衡中国的战略重地,七十年来尽管有高潮低潮的时候,但却从未终止过。特朗普上台以来,他一心想突破前人留下来的“框框”,因此全盘检讨以往总统留下来的政策,也感到过去的政策做了很多“笨事”。他公然指“NAFTA”很笨,TPP也很笨,NATO也很笨,当然同样感到七十年来朝鲜与台湾留下来的问题也不会聪明到哪里去!因此他毅然破格处理了朝鲜的关系。同样,他下一步也会破格去处理台湾关系。因为他感到朝台两地的问题令到中美关系很被动,以他很在意要把主动权操之在我的个性,他是忍不住要单刀直入,中美有问题只能是出于中美的利益来考量,若把问题假手于第三者,便会把自己的主动权掉落到第三者身上,即朝鲜与台湾的身上。


这一来,像平壤开发了大量核子飞弹作为威胁,对中国是威胁,对美国也然。同样,像台湾问题冒出了分裂中国主权的台独要胁,对中国是威胁,对美国也会成了“尾巴摇狗”的要胁。形势发展了这种地步,原本设想的战略部署是想借朝鲜和台湾去“围堵”中国的。可是七十年前的中美关系充满意识形态的对决关系,今天的中美关系却发展成为金融、外贸、安全、能源、科技、资讯、知识产权等利益盘根错节,已到了利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步。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他来说,要重建“美国优先”的商业优势,才是政策优先的考虑。朝韩统一和大陆与台湾统一与否不是他的优先考虑的问题,更何况在他看来,如果南北韩与台海两岸不再僵持对立,本身就是一大商机(最近美国更传出朝鲜若成功开放,以其丰富的资源可提供十万亿美元的商机呢!)台独若不再成为中国的要胁,比现有的商机会更有发展的潜力!也正是出于这种设想,令到他不被前人的“框框”所困,破格对待金正恩,也会破格对待蔡英文。


在破格对待金正恩的外交行动中,特朗普与习近平不是处于“零和游戏”的定位,而是处于“双赢”的定位。他先采用雷霆万钧之势,给金正恩造成“玉石俱焚”的压力,同时也取得习近平同意在联合国通过全面制裁朝鲜的方案,令金感到来自九成外援的中国也将对朝爱莫能助(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有否决权,表决制裁方案时中国不投否决票,便是放行制裁方案)。这样做的结果不外是要迫金非要坐上谈判桌不可。这么一来,中朝原本疏远了的关系又自此为非要重修旧好不可。因为平壤毕竟对美全无信任感,一旦进入谈判,也不能孤军上阵。这时特朗普也不断公开放出讯息,说习帮了大忙促成了会谈的可能性。而中国也趁机给金正恩信心,要他亲自到中国两次与习近平见面,借面授机宜的机会,还提供了中国领导人的专机送他到新加坡开会,还提供战机沿途护送。如此看来,外界观察,不管内情如何安排,但呈现出来的观感,特朗普与习近平无可能没互相私下照会。


在台海关系上做了手脚

同样,自特朗普当选上台以来,他早已在台海关系上做了不少手脚。先是上台还未暖席便和蔡英文破格直接通电话。按蔡的说法是特朗普的近身顾问要她打电话的。这通电话,估计是“投石问路”,既看蔡的反应,当然也看北京的反应。之后掌握了初步情况发觉两岸还未致兴风作浪,接着不过一年,美国连续做了不少动作,最具体的动作有通过《台湾旅游法》,打破台美官方高层不接触的长期安排;高调为驻台办事处的新厦落成开幕大事宣扬,还放出风声说要派国务院高层官员到场出席开幕礼,有可能是国务卿云云。还有也放出风声说要恢复台美的军事交往,例如派军舰访台,加大对台售武,与台同搞军事演习等等。当然事实上也看到了不少美国官员已公开打破过去不公开访台的做法,明显的例子是去了副国务卿访问了蔡英文。最近更传出(台方有人放风声)蔡英文有可能将太平岛出租给美军。所有这些过去长期不发生的事,都在特朗普上台以后发生着,而且和其在朝鲜的动作雷同,都是采用“电击式”的震撼作用,目的是要迫对手认真陪同他三方坐上谈判桌。


中、美、台三方坐上谈判桌?

在朝鲜半岛是首尔、平壤与美三方,在台则是台北、北京和华盛顿三方,特氏这么做的目的和朝鲜半岛的做法同出一辙,目的就是要把七十年来遗留下来的中美问题解决掉,因为他不想美国去干犯中国无可能妥协的国家核心利益的问题。把朝台问题解决或舒缓后,中美在其他的问题都可摆在不谈判可妥协的双边利益的关系去解决。


显然,正如他在朝鲜问题的处理破格手法。他正在台湾问题的处理也是破格到先打破会谈的“先决条件”,上述对台的各种措施便是先不问蔡是否“台独”,先造成美台正式交往的事实,制造条件方便中国介入谈判,“方便”的意思是不必中国因为“九二共识”的问题而不便与蔡谈判,特氏先在“特金会”不预设条件作示范,好让习近平因为有“台独”的尴尬而不愿赴会,对特朗普来说,“台独”与否没有美国护航是不可能的事。既然美国要两岸坐上谈判桌,不因预设条件的阻碍而裹足不前,到了谈判桌后再去敲定细则。有了美国在场,中国也就不必猜疑美国支持“台独”,而台湾也不必奢望美国会支持“台独”。这正是美国这位系铃人需要在场解铃的关键时刻矣!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