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亚洲会取代美洲成为世界经贸重心吗?

 ·2018年6月9日

踏入2018年世界发生世纪性的大事可说是围绕在中美之间的势力消长,大有世界的权势重心要来一个重新洗牌之势。这种权势重心转移的演变过去也曾发生过:以英国为首的举世权势重心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由欧洲转移到以美国为首的美洲。美国享有已超过半个世纪多的权势重心的地位是否已到了强弩之末?也正在考验美国是否能够有足够的能耐再维持下去。


不过就2008年美国发生金融海啸之后,几乎把美国搞到经济全面垮倒,必须靠欧亚扶它一把,而它却要靠印钞和借贷救险,便可看到它的经济实力已无法撑起快要塌下去的整个天。这种挨不下去的情势,作为商人的特朗普应该感受最深最大,因此他毅然挺身而出,横空跳出来参选总统,而他打出来的参政口号也正是:要美国再强大起来!


显然这口号正打中美国普罗大众的心,否则他不可能既非共和党的核心人物,更不是政坛的宿将,也谈不上有什么高深可行的政治经济理论,竟然也把大热门的希拉里击败。这种冷门人物击败热门人物的政治现象,正是说明了美国面对国力下沉而感到六神无主之余,大家只能胡乱下注,把宝押在一个又狂妄又自大能吹牛又喜夸大的特朗普身上了!


维稳是维持超级强国格局之道

如果不选上特朗普,由一位从政很有经验,又是克林顿总统的贤内助希拉里当上总统的话,起码她会知道维持超级强国格局之道,维稳“is a must”,更知道外贸赤字是什么一回事,更不会动辄向不可或缺的贸易伙伴征收25%的入口税,原有已建立起来的“北美自由贸易区”,与行将成事的TPP,加强整合APEC等,都是既定政策,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能一声令下加以取消或退出。


在军事方面,当过总统心腹与国务卿的希拉里自当深切了解,对中国要采取“战术上可看轻,战略上要非常小心”,只能“围而不打”,因此采用“岛链战略”而拉拢日韩东盟为盟是这个战略实践的需求。至于台湾,起码希拉里深知台独是中国维护主权的底线,绝不能犯,因此正确的对台政策是维持非官方联系。与蔡英文通电话,订立《台湾旅行法》全面展开美台官方互访,还有军舰访台等挑动中国的种种做法,希拉里不会做的,特朗普却毫不考虑全都做了。


回顾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中美关系与美国与东亚的关系,不管换上谁当总统,不管是共和党或民主党当权,战后重建日本有其战略考虑:维持南北韩权力平衡也是美国的战略部署;支持东盟的区域发展也符合美国的利益;与印度若即若离也有一定的战略价值。可是几十年维持下来的东亚一贯政策,竟然在特朗普上台后不到一年给打乱了。最严重的一着就是把好不容易由尼克松开始的开放中国门户的政策来个“Up-side down”(倒转)。为了要鼓励中国实行开放政策,美国不惜对华采行“最优惠国”的外贸政策,目的不外乎要“和平演变”。中国在尼克松等将谋战略研究之辈看来,一个“革命”的中国对美才是威胁,和平发展的中国对美不是威胁。可是换上了特郎普后,行之有年的“对华优惠”的政策却一变改为“对华重税”的政策。


此还未了,几乎在对华政策的方方面面,展开了全盘否定,否定其前人的做法。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不但否定前人的一贯政策,还对美国行政机关的人事作出了重大的干扰,严重的是把专业官僚边缘化,非专业人员空降机关领导层。因为如此受到干预,机关的效率大受影响。炒掉国务卿蒂勒森的粗鲁手法,更是令国务院人心惶惶,国务院是美国的行政总署,美国总统政策行不行得通,要靠专业官员辅助。这机关的人心浮动,美国要想再维持主导世界的地位,难矣哉!


说巧也好,不巧也好,总之这时中国却出了一个习近平,他过去五年领导中国的过程中,一面看到中国自1979年实行开放政策以来,把中国经贸由过去强调要超英的抱负,竟然发展到超英超日超德等,稳然坐上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道是:富贵迫人来,习近平继承胡锦涛换届当头正是美国碰上了2008年的金融海啸之后,美国正处“灭顶之祸”,这一来不由得习近平不得不想想:美国当不上第一经济强国后,第二大经济强国要怎么办?即使不想取而代之当上第一经济大国,最少也得想想不要因为美国的垮倒而导致“骨牌效应”拖垮全世界。


要开放要创新的中国发展模式

就在这关头下,习回想中国开放四十年来的更大成就,他得到的结论是中国在社会主义体系下,找到了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模式,要点是“要开放、要创新”:开放才能里外相通,创新才能无限开发资源。这正是这次他在博鳌的主题演讲的经验总结。习在特朗普全情打开“经贸战争”,一意孤行安以“美国优先”,用刻薄的话揶揄全世界在美国身上讨便宜。在此时此地习近平说出了这样十足和特朗普的“闭关政策”针锋相对的说话:中国深信开放与创新才是创造世界双赢之道。


虽然习这说话未必是针对特朗普,但毫无疑问的是他考虑到世界可能会被美国拖垮的问题,从而想到要用全新与有异于过去美国主义与殖民地主义那套“损人利己”的全球政策,改为“一带一路”以基础建设促进开发落后地区的资源为主体,从而有助于加大市场资源的全球化政策。习的“一带一路”与过去西方全球化“损人利己”不同的是“共同开发,创造双赢”。只要落后地区的人力与资源得到基建之助而不断加大,其经贸效益势当比凯恩斯的凭空增加工资去加大消费市场来得有实惠而行稳致远。


正是由于看到了美国走向弱势,同时看到了中国的发展模式是靠“开放与创新”打造起来的成就,因此习在这次博鳌大会上提出了“亚洲共同体”的建议,为了加强大家的信心,他特别把中国的四大市场包括金融、外贸、外资、服务等对外开放,准备以中国的经济能量去争取亚洲各国合作为先,然后再说服其他地区加入。如此一来,只要“亚洲共同体”能成功建立,到时世界的势力重心不转回到亚洲来也几难矣!虽然在此阶段,亚洲其他大国如印度与日本仍持观望态度,但澳洲已然心动,假以时日,只要以东南亚为主的七亿人口加入了“亚洲共同体”,其他亚洲成员国不心动也会变成鸵鸟一个了!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