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心灵魔术 魅力非凡的舞台催眠秀

·2018年10月6日

说起催眠,一般人都会直接联想到被催眠者意识模糊,任由人宰割,继而造成大家对于催眠有着种种的误解和负面印象,从而使人们对催眠感到恐惧。然而这种恐惧并不是源自于催眠本身,而是使用者的操作手段。


众所周知催眠术主要有两方面的应用,一方面用于催眠治疗,解决一些个人的情绪心理问题、如抑郁症、不良习惯等,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被称为催眠治疗师。另一方面的应用是在娱乐方面,也就是催眠秀表演,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被称为舞台催眠师,主要是通过催眠秀的形式向人们展示,人进入催眠状态以后,在大脑潜意识作用下做出一些平时不会出现的行为现象的事情,并以娱乐表演为最大目的。


在舞台催眠秀具有演出经验长达10年的刘瀚聪,今次将会道出当中不为人知的真像与其个人经验的分享。一般上,舞台催眠师事先会在演出现场观众群中通过各种测试遴选催眠对象,然后进行催眠和表演。这种表演不是催眠师自己演,而是将催眠对象引导进入催眠状态后,给他们下达指令,让他们进行表演。


被催眠者并无失去意识

情况看起来像是被催眠的人受到了催眠师控制一样,但其中原理是人进入催眠状态(身体处于一种放松的姿势、似睡非睡的状态)以后,注意力范围高度收窄、集中,处于高度的受暗示状态,意识状态的判断功能则变得非常的弱,于是不由自主的去执行催眠师下达的各项指令,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任何指令都会去执行,具体因人而异,对于一些碰触到个人底线,或是被催眠者极度反感的指令,是不会去执行的。因为催眠后只是意识状态的评判功能变得非常的弱,并没有失去意识。


你是如何受催眠吸引并对它深感兴趣的?

我曾是一名业余的魔术师,我觉得魔术师的表演一般比较有局限。如今加入催眠元素,演出效果就变得更新奇,要知道这种表演并不是催眠师自己演,而是被催眠的人,在接受暗示指令后进行的表演。这种心灵魔术与传统的障眼法魔术可是截然不同的,舞台催眠秀能达到不断突破自我的表演效果。


这是你梦想的工作吗?若是,原因是什么?

是的,在工作表演当中也脱离不了心中的兴趣,那是一件值得快乐的事。同时也希望日后有机会与本地相关的一些专业且具权威性的组织单位,合办类似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的活动,让更多人了解催眠这门知识,从中打开自己的知名度同时亦能自我突破。


这些年你所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呢?

由于国人对催眠的认知度甚低,造成在接商演时,主办方一般都对舞台催眠这一项目表演兴趣缺缺,他们不愿冒险,避免演出时会出糗,以致大大减低舞台催眠秀的曝光机会。


成为舞台催眠师后,令你最难忘的演出案例是什么?

当年在英国的时候,受当地一个妇女组织邀请演出舞台催眠秀,将两名自愿上台演出的妇女进行深入的催眠,并给予暗示指令,每当彼此握手,他们就会达到愉悦的性高潮。当时的演出,不但达到效果,更引来不少「娱乐笑果」。


身为一位舞台催眠师有什么职业操守或不能触碰的伦理道德的吗?

一般上,我们事先都会确认被催眠者的心理素质是否良好、有否受毒品与酒精影响;心脏病患者或孕妇皆禁止上台演出,以避免他们在舞台上不慎跌伤,造成意外。在伦理道德上,我们必须以被催眠者的身心益处为第一考虑,不让他们做出猥亵或羞辱的举止。


是不是在任何地点都适合进行催眠?

传统上观念上,多认为进行催眠首要就是寻求一个寂静舒适的环境,尽量离开商业闹市地区和人流多的喧哗地点。其实并不然,因为成功被催眠的人,其注意力范围已高度收窄并只集中在催眠师的暗示状态中,对于其他周遭的杂吵声,是完全不被影响的。


什么年龄层的人容易被催眠?

青少年。因为他们的想象力丰富,接受能力亦强。而且这个年龄层的人士生理和心理都不够成熟,比较容易受到影响。反之,年纪大的人士,因敏感度较弱,则需耗长一些时间去进行催眠。另外精神病患者、智商低的人,因他们无法理解催眠师给予的引导,因此很难成功被催眠。


你如何形容自己的个人气质与性格?

我自称自己为心灵魔术师或舞台催眠大师。喜欢冒险和勇于接受挑战、自信心强、亲切恬和及富有感染力。
 

在这条催眠职业路上,对自己有任何期许吗?

无可否认,本地观众对舞台催眠表演的接受度仍然狭窄。期盼有朝一日能在本地电视台或其他平台有着一个属于自己的表演节目,积极的把这个专业的表演项目与知识推向全马各地,灌输更多有关催眠的知识给大众,以揭破老千们的行骗手段,不让更多人受害。


你有什么建议给予想要追随你步伐的年轻一代呢?

成为舞台催眠师需要经过系统的训练,包括催眠知识培训和催眠表演训练。这是一门专业的技术,理论方面的内容并不太多,关键在于实践。国际上舞台催眠师的入门基本培训大概是在3天至一个星期左右的集中训练,剩下的就是需要在不断的实践过程中来熟练自己的技能。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