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大马哗人政治学 · 章龙炎

统考文凭成政治足球 消耗华社政治元气

·2020年7月21日

 

马来西亚董教总全国华文独中工委会(简称独中工委会)在1973年成立,“责成解决有关独中教学课程、师资训练、考试、薪津与经济等诸问题”,华文独中统一考试(简称华文独中统考)为上述工委会属下统一考试委员会所主办,从1975年开始,迄今已经有45年的历史。


根据《董总三十年》,华文独中统考的目的为:
a)统一衡量各华文独中的学术水准,以免参差不齐,并以资设法提高与改进;
b)为毕业生之升学与就业制造有利之条件;
c)为国内外大学提供一项招生之准绳;
d)为社会人士提供一项征聘的依据,“是纯为华文独中学生而设的统一考试”。


换句话说,华文独中统考,是华社集体成立的私立学校办的统一考试,以让统考生可以有一张深造与就业的“通行证”。严格来说,考试只是整体教育的一部分—也就是对学生数年下来的学习程度的“标准审核”,华文独中统考自然也不例外。


除了考试,教育更加重要的部分包括了对学生人格、思考、社交、沟通能力等的正面形塑。但是,华人社会往往忽略了教育的整体性,而偏重考试;父母也多以孩子在考试的表现作为判断孩子的“成就”。这是许多人都可认同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争取政府全面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课题,会成为政党特别是华基政党的“政治足球”—也就是说独中文凭已经被“政治化”并不让人感到奇怪。


董总在2019年出版的《统考的价值与成就问答录》指出,“承认统考,不仅让独中生可进入国立大学深造或申请成为公务员,更重要的这是对华社民间办学的肯定,认可华文教育对于国家的建设与贡献。”


董总也认为,“政府需要全面检讨当前的单元化教育政策,以塑造一个真正民主、开放和平等尊重的多元教育环境”。


因此,董总并不满足于政府在2012年已经“部分承认统考文凭”(条件是大马教育文凭及格且国文优等)的事实,也就是接受独中生以统考文凭申请进入政府办的师范学院,而是进一步要求政府“尽速全面承认统考”。


我国教育多元

看来,董总并没有客观的看待我国的教育,才会指控我国的教育是“单元化教育政策”。事实上,华文属于政府教育体系的一部分,以及华文独中的存在的事实,毫不含糊的反映出我国的教育是多元教育。如果再加上诸如国际学校、宗教学校、淡米尔学校等等,我国的教育其实是名副其实的多元化。


政府的公务员体系之内,却是有不少官员是坚持推行“单元化教育政策”,但事实是我国的教育是多源流—不管是教学媒介语言、私立公立等等。


没有这个基本认识或者是对事实视而不见,华文独中统考文凭会被政治化,其实并不完全让人感到奇怪。


需要警惕的是:如果华社—特别是董总的领导人还有独中的师生,没有及早反思,要“教育归教育,政党归政党”,那华社的政治元气就要继续受到消耗。


要记得,是否要全面承认统考文凭,任何政党都需要先衡量得失。因此,董总把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摆上台,让政党去争吵,成了公共议题,无异于“权斗摆中间,教育放两边”,还幻想“教育归教育”!


民主行动党过去几年来都对国阵时期教育部前副部长张盛闻的“最后一里路”尽其嘲讽的能事,但是在执政的时候民主行动党变成了“八千里路云和月”。


可见,在“哗人政治”下,在野的火箭可以把政府承认华文独中统考当作是轻而易举之事,极力吹嘘;在朝的时候却要华社不要呱呱叫,因为火箭在朝比什么都重要,非常的现实。


火箭现在在野了,又把“承认统考文凭”拿出来消费,哗哗叫。曾经与火箭一伙的现任首相慕尤丁说得再明白不过了:我没承诺说要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正确的说法是“全面承认统考)。


如果华社还看不清火箭从一开始,就把承认统考文凭—当然还加上赵明福及莱纳斯课题,当作是捞起政治资本的议题,继续跟着火箭起舞,而不尝试警告火箭停止以党派的狭隘利益,抽吸已经大伤的华人政治元气,那我们只能祷告天佑华社了!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