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时事点评 · 存展

特朗普的倒行逆施

·2020年7月25日

 

 

(一)唯利是图·不顾道义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仍未正式上位就开始肆意妄为了。他不顾中国将有怎样的反应,就接听了台湾‘总统’蔡英文祝贺他胜选的电话。事后还自以为是的说:“人家每年给你数百亿美元的(军火)生意,你就连一通电话也不接听吗?!”当记者问他是否知道中美曾签署三个联合公报时,他大声回答:“我完全明白‘一中政策’,但我不懂为何我们必要恪守“一个中国”政策,除非我们与中国有其他包括贸易在内的协议。”两句话就把一个地产商那种唯利是图、不顾道义的个性表露无遗了。



(二)狂言妄语·不顾后果
     同样在2016年12月,作为候任总统的特朗普就以世界霸主的姿态向全世界作出核武威吓。他在推特上发文称:“美国必需大幅度加强和扩张自己的核武力量,直到有一天这个世界明白核武器是怎么一回事。”同一天,俄罗斯总统普京说:“我们需要加强战略核力量的军事潜力,特别是能够穿透任何现有和未来导弹防御系统的导弹系统。”特朗普口无遮拦的狂言妄语马上引起防止核扩散专家们的震惊!研究全球安全的「犁铧基金会」总裁西林西昂说:“如果特朗普和普京都希望扩充核武,这将终止美国尼逊政府(同属共和党)以来控制核武的努力。”



(三)肆意妄为·目无法纪
     挟持右翼民粹主义抬头的趋势,特朗普选前选后都极力鼓吹美国优先的孤立主义;极尽排斥外来移民的能事。当选后一再扬言要践诺建起美墨边境围墙,要赶走三百多万非法入境的‘流氓毒贩’,要堵住从中南美洲涌入的移民工。此举骤然使美墨两国矛盾尖锐化,也使美国与中南美洲各国的关系趋向紧张。而经济上就造成美国西南部廉价劳工的短缺。为了建围墙,特朗普几次动用了联邦政府资金,以至政府部门因缺少经费而停摆。今年六月,美国联邦法院终于判定特朗普挪用白宫行政费用以修建美墨边境围墙非法。


     上台之初,特朗普就急不及待的对七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发出入境禁令,明目张胆的施行排斥回教徒的移民政策。结果两度被联邦法院冻结。设在瑞士的法律与人权观察组织「国际法学家委员会」主任扎菲利更指出特朗普此举违反了美国的宪法和国际法。

 


(四)恃强凌弱·制造动乱
     上台之初,特朗普扬言要铲除恐怖分子,要把哈里发国连根拔起(殊不知恐怖主义的根源主要来自于美国一路来的中东政策)。为对以色列表明强力支持,他亲自走访以色列,并宣布把美国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以宣示以色列对该圣城的主权;蓄意把原有的《巴以和约》撕破,赤裸裸地践踏弱势巴勒斯坦人的生存权利和尊严;纵容以色列以武力对抗伊朗和叙利亚等回教国,掀起中东另一回乱局。


     为向叙利亚政府和阿富汗武装叛军塔利班示强,特朗普上台不久,就下令对叙利亚某空军基地发射五十多枚的巡航导弹,又在阿富汗境内投下了有「炸弹之母」之称的GBU-43巨型炸弹。


     今年1月3日,特朗普下令用无人机空袭伊拉克巴格达机场,把身处机场附近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属下‘圣城旅’的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炸死。这起暗杀行动即刻引来联合国以及中俄等大国的谴责;伊朗全国反应激烈,随后以导弹反击了美军在伊拉克的两处基地作为报复。六月中,伊朗请求国际刑警组织协助,向特朗普及相关的数十人发出逮捕令。特朗普的这次暗杀行动加强了伊朗军民的抗美意志,中东乱局更难收拾。

 


(五)口不择言·行为怪诞
     特朗普热衷于在推特上乘兴阥意发贴文。据美国媒体统计,从上台执政起,他在百日之内共发出967则贴文。其中大部分是反驳或渲泄他对政敌、媒体、专业团体等对他的批评。他一上台就扛上各大媒体。他几乎天天辱骂媒体无耻、无能、制造假新闻,就连他执政满百日、民调显示其支持率已跌至41.9%,为历届总统最低,也斥之为假新闻,不屑一顾。尤有甚者,他连由白宫主催的常年「白宫记者周年晚宴」也拒绝参加。


     特朗普生性偏执而冲动,对于不符合他想法的人与事都高姿态反击,甚至不分敌我的恶言相向。在与英国首相梅伊的电话交谈中,特朗普指梅伊在处理脱欧、北约以及难民问题上表现得「像个傻仔」。他还骂德国总理默克尔‘笨蛋’,指她是‘俄罗斯的囊中物’。更表明他不喜欢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伊朗核协议和气候问题上对他诸多的劝告。


     更离谱的是,当特朗普所发出对穆斯林国家居民的旅游禁令被联邦法官冻结、阻止实行时,他竟怪罪美国的宪法,称“美国宪法的权力制衡原则,影响了美国政府的治理能力,是非常粗糙、古老的系统,对国家来说真是个糟糕的东西。”一个现任总统竟把自己国家的现行宪法说成是个糟糕的东西,真是离经叛道!

 


(六)退群成瘾·毁约成性
     为了讨好和附和右翼白种人、犹太人、军火商和幕后财阀的利益以巩固支持他的基本盘,特朗普对其前任奥巴马的计划和所签订的国际条约,不管好坏,都一概予以抨击和反对。他一上任就废除了奥巴马要推行的医疗法案。接着退出由美国主导、众多盟国参与的多边国际贸易规定《跨太平洋夥伴关系协议》(TPP),使之以解体的命运告终。对于由法国主催,各工业强国都赞同,以治理全球气候问题的《巴黎协定》,特朗普也以不利于美国煤矿业的发展,影响矿工的就业为由而拒签。对于奥巴马与其国务卿克里花费九牛二虎之力,与各造无数次斡旋才于2015年签订,以约束伊朗运用其核能技术进一步发展核武器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通称伊朗核协议),特朗普仅以核协议不能有效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为由,于2018年断然退出协议并坚持对伊朗施行各种制裁。国际原子能机构和各签约国都确认伊朗没有违约行为,都同声要求美国不要退约,而特朗普就是一意孤行。


 
    在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思维推动下,特朗普频频退出联合国属下的各个组织(包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武器贸易条约等)以及其他原为美国为配合其全球治理而创设的各类国际组织,把美国前贤的功业当成今日美国的包袱。特朗普在国际大家庭中成了桀骜不驯的逆子。


     为使美国在军事上占据绝对优势,方便把军备更新换代,特朗普不顾后果,疯狂的撕毁与前苏联和今日俄罗斯所订立的各类武器限制条约。先是以俄罗斯没有遵照条约规定为由,终止了限制中程导弹发展的《中导条约》;继而退出允许签约国侦察本国领空的《天空条约》。今年四月更宣布退出由联合国发起、成立于2014年,旨在规范常规武器在国际间交易的形态的《武器贸易条约》。特朗普的这类行为打破了全球的军事均衡,令世界更为动荡不安。

 


(七)治理无方·推卸责任
     特朗普为政的一贯作风是偏向于按一己的好恶行事,听不惯谋臣、专家的意见;一遇上麻烦或挫败,就把责任推到属下身上,使成代罪羔羊,或怪罪现有的制度、法规,甚至甩锅给其他的组织、国家。从他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病毒和种族骚乱事件,就可见识他施政的杂乱无章、荒腔走调。


     当新冠肺炎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开始蔓延初期,特朗普的亲信、商业部长罗斯就幸灾乐祸的说:“是鼓励美国企业撤离中国回流美国的大好时机!”而特朗普本人则相信这种病毒只是一种流行性感冒,且大部分白种人都有抗疫能力,轻敌之心溢于言表。待至疫情恶化,他就指责中国隐瞒疫情,没有及时通报世卫组织,致使病毒散播全球,还要联合其他英格罗——撒克逊人当政的国家(所谓五眼联盟)向中国索取巨额赔款。当世卫组织赞同中国的抗疫方式和赞赏其全民抗疫的努力时,特朗普就指责世卫组织偏袒中国,指责世卫组织是个没有效能的糟糕组织;威胁不再资助世卫组织。本月初更进一步通知联合国将于明年七月正式退出联合国管辖下的世界卫生组织;把美国在国际事务上的大国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也把美国置身于国际合作抗疫努力之外。美国作为医疗设备、药物研发方面最先进的国家,面对这一波的疫情,竟然闹医疗物资荒!而特朗普的联邦政府不但无法有效协调各州的供应和分配,还与一些州争夺医疗物资。如何应对疫情,各州也呈现很大分歧、各说各法,各行其是。对于口罩在防疫上起着怎样的作用;疫情的传播方式及属于何种程度/阶段;何种情况下要封城隔离;何时才可以开放、复工、复学;疫苗的研发进度如何,特朗普本人近乎朦喳喳,以至前言不对后语,属下无所适从。最荒唐的是他认为
‘消毒液可以消除冠性肺炎病毒’;指‘美国的99%的确诊病例是完全无害的’:他相信‘病毒有一天会突然消失!’结果是:至18/7/2020,美国的新冠确诊病例达到377万,病殁人数超过14万,为世界之冠!

    在黑人佛洛伊德被警察暴力执法压颈窒息至死的事件上,特朗普不但不设法平息民众的怒火,反而暴露了他本人那种白人至尊,对弱势群体毫不留情镇压的种族主义倾向。他脱口而出,直指反种族歧视的示威群众为“激进左翼愤怒暴徒”,要调动国民警卫队去镇压,后来他才知道调动国民警卫队的指挥权是在各州的州长手中,他本人实为越权违法。之后他又要调动联邦军队去镇压示威群众。结果遭到前任和现任国防部长的反对和‘不同意’,认为美国军队岂有用以镇压本国民众之理!

 


(八)结语
     美国凭特朗普这样的总统而再次伟大?休矣!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