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时事点评 · 林金树

从防疫措施看世局

·2020年08月27日

 

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肆虐,是人类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所面对的最大浩劫。


由于全球化的结果,这种传播力强的新型病毒在全世界迅速传播,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传染,无一幸免。


这种病毒肆虐,对世界各国在两个方面造成严重后果。一是卫生健康方面,二是经济发展方面。纵然这种病毒所造成的死亡率不是很高(平均大约是3.5%),但由于感染的人数很多,死亡的总人数不少。截至8月23日,死亡者已超过80万人,在确诊和死亡人数最多的美国,死亡人数超过18万人,占全球死亡人数的22.5%。


应对这次疫情,世界各国大致上有三种不同的反应。第一类:有能力防疫,重视人民性命多过经济发展,因而严格防疫;第二类,有能力防疫,但基于人民的自由,以及重视经济发展多过重视人命,因而疏于防范;第三类,没有能力防疫,只能放任病毒肆虐。


第一类国家以中国为代表。新冠肺炎病毒最先是在中国的武汉市发生,中国当局发现事态严重,果断的采取“封城”和隔离措施,以阻断传播链;这种严格措施奏效,中国的确诊者保持在8万多例,死亡人数4千多人,但经济方面蒙受重创。


马来西亚政府同样重视人民生命。首相慕尤丁一上台就面对这个棘手课题,他模仿中国的做法,实行严格的管制措施,结果我国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都相对低。管制措施使大马的经济面对自独立以来的最大萎缩比率,使人民生计面对困难,但慕尤丁重视人命的措施受到广大人民欢迎,使他个人享有很高的声望。


第二类国家以美国为代表。商人出身的总统特朗普唯利是图和希望连任,因此尽管美国有很好的医疗设备,特朗普却为了政治原因不理会医药专家的意见,对疫情故意疏于防范,致使美国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居全球第一,而且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然而疫情同样对美国经济造成重创。特朗普草菅人命的做法惹起美国人民反感,对他的连任不利。


第三类是贫穷落后的国家,没有医疗设备和经济能力进行有效的防疫,只能自由放任,让人民自生自灭。非洲的许多贫穷国家都面对这样的窘境,政府真的无能为力。


由于新冠肺炎病毒对各国打击重大,有能力的国家都积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研制可以消灭这种病毒的疫苗,其中包括中国、美国、俄罗斯、日本、印度、德国、法国、英国等。


很可惜的一点是,基于“国家荣誉”的面子问题以及医药专利问题,各大国都不可能在研制疫苗方面进行合作。不过。基于“国誉”,有能力的国家都会全力以赴,希望本国最先研制出疫苗。在这方面,俄罗斯已经对第一种疫苗进行专利注册,中国则表示已经在7月间紧急使用疫苗,德国研制的疫苗似乎也即将有结果。特朗普则指责美国食品及医药管理局的资深官员刻意把疫苗的研发速度拖慢至11月3日总统大选之后。


总之,研发疫苗牵涉到国际政治博弈。不过,站在小老百姓的立场,希望专家早日研发出效果好、无副作用、价格大众化的疫苗,以挽救人类生命和国际经济。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