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点评 · 郑赤琰教授

美国的国家安全有三大错乱

·2020年08月28日

 

中国有句老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美国当今面对到的「国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真可说是:成也美国,败也美国。

美国自二百多年前开国以来,有三大成就:第一国际贸易;第二国际组织;第三教育开放。这三大领域,在美国先辈的心目中,谁抱着开放的态度,谁便是赢家,尽管也有持相反看法的,例如早年有一派保守的看法,认为欧洲是旧世界,问题太复杂、太乱,最好不要捲入去,这一派以门罗当总统时达到了顶点,因而由他代表制订了「门罗政策」(Monroe Doctrine)对欧洲宣示:美国不干预欧洲事务,欧洲也不要干预美洲事务,可是这种主张的世界观未免太狭隘了。而且近乎反智,很快便经不起知识的考验。

就第一点来说,阿当·斯密(Adam Smith)是英国首屈一指的经济学家,美国的移民主要来自英国的「新教派」(Protestant),据维柏的研究(Weber)指出:清教徒是基督徒的知识革命派,对教育打破保守教派的框框,对斯密的经济理论也深感认同,在斯密的《原富》(The Wealth)经济理论直指:贸易只有赢家,没有输家,也即被广泛认同的:贸易互通有无,最终都各有所得,怎会有输家呢?美国地大物博。

 

自建国以来,经济资源丰富,崇奉斯密经济理论的结果,很快便有「问鼎」世界的雄心,到了欧洲发生「关税壁垒」,市场抢夺失控,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接着在1929年又发生世界「经济大萧条」,这一下真可说是世界已走到「群龙无首」的乱局,怀有壮志的罗斯福马上看到了机会,立刻先在美国重振经济,策划了「新政」(New Deal),采用凯因斯的经济理论,用提高工人待遇藉此提高工人消费,从而大大发展了市场,发展了国际贸易。当全世界垮得一片萧条,美国最先复苏,再加上第二次世界大战,把欧日都拖垮了,唯有美国坐享「渔人之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藉其军事强大的影响,把大半个世界的市场都占有了。再加上其科技工业、农业发达,市场又四通八达,打从1945年至1985年,不过四十年间,美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国际贸易国。

1979年,眼见中国实行「开放政策」,渴求与华贸易等了多年的美国,当然喜出望外,立即把中国当成其「最优惠国」(Most Favorable Nation - MFN)的贸易待遇,目的是要把中国打造成一大贸易市场,跟着尼克松之后的历届总统都对中国持开放贸易的政策,因而不过三十年时间,中国确也不让美国失望,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更还是美国各行各业顶尖企业的跨国市场,像苹果、沃尔玛、波音、通用汽车等等,数以千计的大企业纷纷来华分享市场。不料正在中美经贸全方位体现着阿当斯密的贸易双赢的理论之际,竟然杀出了一个特朗普,而且完全持着与斯密相反的理论,直指与华贸易是美国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首先指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会搞垮美国,接着转向所有来自中国的资讯企业,把华为的5G视为对美安全的最大威胁,如此一个接着一个杀下去,杀到一个也不剩,连资讯零件也断绝贸易。如此把外贸危险「上纲上线」的后果,最近竟还下令要所有在华投资的企业都得搬回美国,以行政命令处理,最后很有可能以「危害国家安全」去对付不听命的美企。为了怕自己下届大选落败,后继无人,特朗普还向拜登施压,用谁更反华当成竞选的筹码,这样下去,给政客如此搞下去,中美外贸要恢复正常化,一旦被当成是国安的威胁,恐怕要遥遥无期了!

第二,其次说到「国际组织」,又是一大错乱。

全世界第一个出现的「国际组织」叫「国联」(League of Nations),这是美国总统威尔逊(Wilson)的首倡,他是一个被称为「和平主义者」,也被称为「理想主义者」(Idealist),他有这个称号,主要是他相信:只要有一个「国际组织」把列强组织起来,有什么争议或有什么要求,只要各国有一个共同商议的平台,把问题或要求摆在会议桌上,他相信人是有理性的,只要有谈判的机会,人的理性会恢复过来,最后便可通过理性讨价还价,得到和平解决。

在威尔逊总统的倡议与努力下,「国联」终于在他任内成立,可是在他上任前后的世界矛盾越来越尖锐,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国联」还作出了多方的调停,但是在希特拉与东条英机所代表的德日势力盛气凌人,东条更在「国联」大会上直指:如果日本不侵华,一旦欧美列强先下手占有了中国,日本便会成为第二个被欧美侵略的国家,说罢拂袖而去,世界大战便在日德侵略声中,全面开打。「国联」也因此停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由美国总统罗斯福再倡议组织「联合国」以取代「国联」,战争结束后,拉到五十多个国家成立了「联合国」,接着下去的美国总统也都大力发展不让其有冷场,尤其是对苏发动「冷战」,「联合国」也提供了与苏联展开外交战的国际舞台。直到「冷战」结束前,美国仍活跃于「联合国」。直到「911事件」爆发后的2000年,美国为了要马上对阿富汗采取报复性的军事占领,为了不想联合国阻难,接下去在全世界全面打击「恐怖主义组织」与国家,原先的国际法保障下的「国家主权」变成了美国攻击「恐怖主义」的绊脚石,也因而开始把联合国边沿化,到了特朗普上台,在他大力推动「美国优先」的要求下,不但联合国要不得,连所有国际组织都变成不是东西,巴黎协议这个环保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等,所有美国前政提倡的国际组织,在「美国优先」条件下,全都要不得。

第三,说到「教育开放」,也是美国一向所主张,但到了特朗普手上,竟然把开放教育当成危害国家安全的东西。

过去长期以来,美国学界都把「教育开放」视为「楚才晋用」的好东西,美国政界也视吸收外国优材生前来美国留学是对外国的「Brain Drain」,意即吸干外国的头脑,自1979年中国实行开放政策以来,每年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由万个到数十万个,为美国的科技提供大量人才,曾有统计指出不下三成美国科学家来自中国留学生。对于这个「教育开放」的成就,包括战后大批来自欧洲的犹太裔科学家,简直可以说美国的科技人材多是外来的,如此一个收获,理应没人会有负面看待的,偏是特朗普一句「国家安全」竟对来自中国的学生全面封杀。直指中国学生来美求学会把美国科技知识偷回中国,这样下去,现在美国的华裔科学家也都成了国家安全的危险人物。过去五十年代一个钱学森回华问题已搞到美国科学界满城风雨,现在涉及的华裔科学家少说也数以十万计,难道特朗普要把他们全都赶走吗?当真他们都回中国服务时,岂不变成中国把美国的「头脑抽干」(Brain Drain)了吗?


由上三点所述,可见美国在三大领域的问题因为「国家安全」错误解读,原本是三大好处的,变成了三大错乱。呜呼哀哉!
 


Copyright © 2020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