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财政预算案一叶知秋 砂拉越州选举或提早举行

·2019年01月05日

砂拉越州首席部长兼财政与经济策划部部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领导的“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州政府,于2018年11月5日在砂拉越州立法议会提呈了总额近120亿令吉的2019年度州财政预算案。


这“历史之最”也彰显了砂政党联盟“维护砂拉越自主权和权益”的决心。坊间盛传最迟于2021年举行的第12届砂拉越州选举,很可能会提早举行,甚至于来一场闪电州选举。


由砂土保党(PBB)、砂人联党(SUPP)、砂人民党(PRS)、砂民进党(SPDP)联合组成的砂国阵,4党于2018年6月12日一致议决并宣布退出国阵,并同时组织新政治联盟——“砂拉越政党联盟”,以这个新政治平台来与第7任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希盟联邦政府保持“合作关系”。


砂拉越有史以来最大拨款
2019年砂拉越州州财政预算案总额达119亿1400万令吉,发展开支占比76%或等于90亿7300万令吉、行政开支占比24%或等于28亿4100万令吉,这是砂拉越有史以来拨款数额最庞大,且对乡区和土著群体进行撒大网式,也没忽略城市地区的预算案,关键是还能做到无需动用到砂拉越州政府储备金。


在发展开支90亿7300万令当中的60亿4900万令吉是乡区发展开支,而在60亿4900万令吉当中的23亿5000万令吉是分别作为:走访项目开支(15亿3500万令吉)、乡区转型项目开支(5亿令吉)、小型乡区项目开支(2亿4300万令吉)。


砂拉越州政府预计2019年总收入为105亿1300万令吉,对比2019年一般运作开支总额为103亿9100万令吉。因此,2019年度砂州财政预算案盈余预计为1亿2200万令吉。目前,砂拉越州政府储备金高达310亿令吉,在马来西亚13个州政府排名第一。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极欲打动砂拉越人民民心的2019年度砂拉越州财政预算案看点如下:


检讨协商及谈判立国契约
(一)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会议于2018年11月6日通过动议,成立一个由州立法议会议长领导的14人咨询委员会,以支持砂拉越政府针对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与联邦政府之间所进行的立国契约检讨、协商及谈判事宜。

(二)2018年12月结束前,为砂州政府公务员提供相等于薪金一个半月或至少2000令吉花红。

(三)不分种族、宗教和社会背景,自2019年起为砂拉越新生儿公民提供一次性奖励金1000令吉,在新生儿满18岁时才可领取作为升学或就业用途。

(四)考虑重启已于2018年9月1日宣布展延的轻快铁兴建计划,优先兴建往来于古晋和三马拉汉两省之间的轻快铁路线,解决日益堵塞的道路交通问题。

(五)拨款8170万令吉重建、维修和提升残旧学校。砂拉越有1020所残旧学校,当中415所被列为极度残旧学校。

(六)砂拉越州政府从2019年1月1日起征收属于出口类石油产品5%销售税,预计可为砂拉越带来38亿9700万令吉新收入,作为推动砂拉越发展议程的新资金来源,这包括从2019年1月起,砂拉越州政府从中拨款500万令吉,作为砂拉越青年创业基金。
石油产品销售税的征税项目:原油(轻质低硫原油)、天然气、液化天然气、化学肥料、气液产品(煤油,石脑油,蜡)。

宪法允许砂州政府征销售税
砂拉越州政府征收5%销售税符合马来西亚联邦宪法附表10第V部第7节,即宪法允许砂拉越州政府征收销售税,而1998年砂拉越州销售税条例允许砂拉越州政府对物品及服务征收销售税。


(七)拨款总额8530万令吉推动区域工业园计划:包括德玛拉勿工业园(Demak Laut Industrial Park)、三马丹工业园(Sematan Industral Estate)、斯里阿曼工业园(Sri Aman Industrial Estate)、石隆门工业园(Bau Industrial Estate)、兰斗班让工业园(Rantau Panjang Industrial Estates),促进砂拉越州工业化发展计划。

(八)拨款11亿500万令吉作为基础设施建设计划:道路、桥梁、码头等,提升砂拉越各个地区之间连通。

(九)拨款3亿1500万令吉强化农业领域发展,包括善用先进技术来实现农业领域现代化和商业化目标。

(十)拨款1亿4100万令吉落实房屋发展计划,建造更多实惠房屋以及持续兴建中的1827个单位实惠房屋,以照顾低收入群体,受惠地区:古晋、石隆门、伦乐、三马丹、西连、沐胶、诗巫等。

(十一)拨款2亿7000万令吉作为传统乡村再开发计划:达鲁哈纳再开发计划、甘榜实仁甲再开发计划、甘榜加帛巴鲁再开发计划等。

(十二)砂拉越州政府将通过砂拉越发展银行(DBOS)落实新金融运作模式,在资金市场上集资,从而落实各项有利于砂拉越的发展计划。

(十三)砂州政府要求国家银行发出3张开设私人银行准证给砂拉越私人界,以推动砂经济发展,并把古晋打造为砂拉越金融中心。砂拉越原有的本土银行,已被合并入目前全国性金融集团中,以至于砂拉越州政府的金钱流动也必须仰赖由联邦政府所掌控的金融集团。


土团党进军砂拉越
自1963年起就当权执政至今56年的砂拉越本土政党,从开始加入国阵,到509全国大选中央政权更替而退出国阵自组砂政党联盟,砂州本土政党是否还有机会获得砂拉越人民的选票赋权而在下一届州选举后持续执政下去,是这个联盟所关注的。


2018年12月1日,首相兼马来西亚土团党(PPBM)主席敦马哈迪率领其党众多高阶领袖,从首都吉隆坡飞赴民都鲁省城,为土团党首次进军砂拉越建立党区部桥头堡主持推介仪式。


敦马哈迪放话说,他期待可在希望联盟盟党的互相配合下,在未来的第12届砂拉越州州选举赢得州执政权,以实现砂州州政府56年来第一次改朝换代。之前由于砂州国阵主干政党土保党反对,巫统未能进入砂拉越。在509全国大选过后,土团党却没有面对阻力下进入砂拉越,土保党和其他盟党主导的政权,会否受到威胁?


要赢得砂拉越州州选举,有4个关键因素需要注意如下:
(1)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给予砂拉越的特定权力和权利的特别保障。砂拉越是因为有了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作权益保障基础,才愿意在英国殖民地政府的地缘政治战略设计的不得已情况下,于1963年9月16日与西马半岛、沙巴(前称北婆罗洲)、新加坡合组马来西亚联邦国。
(2)砂拉越州面积相当于一个西马半岛,基础设施整体上相对落后,限制了砂拉越的发展步伐,落后西马半岛至少30年。
(3)砂拉越州总人口270万,人民普遍上面对低收入的贫困环境。
(4)贪污滥权、贫富不均的议题,不仅是一个政治筹码,也是社会民生问题。


首相敦马哈迪所领导的全国希望联盟,如果对砂拉越州州选举真的志在必得,希盟将会采取大军压境选战策略,包括为砂拉越人民许下各种各样的政治承诺(竞选宣言)、推出中央政府属下各类基建工程计划、大量派发贫困户援助金等,以期打动人心换得支持票。


砂政党联盟早已提高警惕
纵观目前当权执政的砂拉越政党联盟也早已提高警惕,作出预防性的政治策略部署,这包括:

(1)向砂人民承诺坚决维护并积极向希望联盟中央政府协商争取砂拉越应享有的砂拉越自主权。
(2)在2018年的砂拉越州州立法议会会议,通过砂有史以来数额最大,拨款超过100亿令吉的2019年砂拉越州政府财政预算案,向砂人民展示现今砂州政府的雄心壮志,实践砂拉越转型升级的宏远目标。
(3)处处彰显现今砂政党联盟州政府比较起希盟联邦政府来得更加开明,以民为本、与民同在,积极塑造一个多元民族和谐团结的文明社会。


顾名思义,砂拉越政党联盟,都是属于砂拉越区域型独立政党,党总部设在砂拉越。


砂拉越政党联盟的这4个成员党,之前是属于全国国阵属下砂拉越州国阵的成员党,2018年5月9日第14届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222个国会议席,由全国选民投票重选,以巫统为主干执政61年的全国国阵败选倒台,由全国土团党会长敦马哈迪领军的马来西亚希望联盟异军突起上台执政中央,敦马哈迪第二度出任马来西亚首相,从国阵前首相转身为希盟首相。


由于全国国阵政权倒台,希盟上台,如此一来,5年执政任期还未满期的砂州国阵州政府,也因此成了在野党州政府,与希盟中央政府处于不同政治阵营,在这个行使中央集权制度的马来西亚联邦国家里,这无疑使砂拉越处于不利情况,尤其是中央政府牢牢掌握着财政拨款大权,只要希盟中央政府少一点拨款给属于在野党州的砂拉越,当权执政的砂拉越州将面临财政资源短缺的窘境,如此一来,方方面面都出现不利局面。


于是,由砂州首席部长领导的砂州国阵就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妙计,即4个原砂州国阵成员党领袖,议决集体于2018年6月12日,退出全国国阵,转而组织“砂拉越政党联盟”,以新政治平台捍卫砂权益,并与希盟联邦政府保持友善的合作关系。两者之间,既在政党政治上互相竞争,又在政府政务上协商合作。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