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语文诚可贵文化价更高 维护华人特征勿掉以轻心

·2019年02月02日

我国的华文教育,早在独立前就已经存在。当时英国殖民地政府采取的政策,就是让华文教育,从消极的角度来看“自生自灭”,积极的角度言之则是“自力更生”。也因为英国殖民地政府的“不管政策”,华文教育可以相对蓬勃的发展,全国各地都有华文小学,城市有华文中学,华文教育只落后在英文教育之后。当年的马来文教育和淡米尔文教育,基本上只有小学程度。不过,马来人有不少宗教学校。


华文教育之所以存在,固然展示了当时的华人尤其新到马来亚及东南亚其他地区的华人—绝大部分都是中国破产农村出来的,飘洋过海离乡背井“淘金”,无非是要挣多些钱,储蓄一些钱以便可以“衣锦还乡”。


有些在寄居地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回到中国娶妻,有相当多还把妻子接到马来亚。娶妻生子,孩子慢慢长大,对教育的需求也随之增加,更多华文学校因此应运而生。


衣锦还乡不是唯一的选项
然而,世事难于预料,中国的国共内战,最终是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把国民党逐出中国大陆,到台湾岛建立政权至今(目前由民进党执政)。政治局势的不明朗,延续到多久,没人能知道;而在马来亚的华侨,也得重新调整本身的选项:衣锦还乡,不再是唯一的选择。这是华人从“落叶归根”到“落地生根”的过程。


与此同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前世界各殖民地兴起了民族主义,要求独立自主的声音响彻云霄,作为英殖民地的马来亚当然也不例外。在谈论独立的同时,华社也关心华文教育何去何从。


根据其他许多国家民族主义运动后所产生的现象,独立后的前殖民地即使有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等,但是在国民建设(nation building)的前提下,都采取了“一种语文一个国民教育制度”。马来亚独立后能否幸免?


根据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简称教总)的官网介绍,教总是在1951年12月25日成立,是以全马各地区华校教师公会以及州级华校教师公会联合会组成的教师组织。以地方上华文小学、中学教师和校长为会员组成的州、区域或县级华校教师公会,最早在三、四十年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就已经成立,最初成立宗旨不过是谋求同人福利,联络同道感情的联谊性组织而已。


1951年初,英殖民政府通过《巴恩报告书》,欲消灭华文教育及其他所谓的“方言学校”(vernacular school),即华校和淡米尔学校,华校教师因而“团结起来”来寻求对策,教总也应运而生。可见,英殖民地政府给予其殖民地独立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只允许单一语言源流教育的存在。但是因为当时的华人在马来亚半岛占了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是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单靠教总恐怕会功败垂成
无论如何,教总的领导人,特别是林连玉知道以当时的形势来看,单靠教总这股民间组织的力量,要捍卫华文教育(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华人教育)恐怕会功败垂成,因此寻求与政党合作。当时在华人社会比较有影响力的政党,就是马华公会(马华)了。


因此,在1950年代初,由马华、教总和董总组成的马华公会华文教育中央委员会(或称“三机构”)成立。但成立不到十年的时间,因为马华的人事变动—“亲”教总的林苍祐,在马华党争中被陈修信排挤,他退出马华另组民政党,马华由陈修信领导。陈修信并不十分认同教总的斗争方向,特别是反对把华文列为官方语言。


现在回头来看,这样的结合不会有好的结果,毫不让人感到奇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政党与民间组织或者我们惯常听到的“利益集团”最大的不同,是政党成立的最终目标是要执政,而民间组织顶多是影响政府的政策。两者之间虽有共同点,但是也有不可弥合的矛盾,特别是像董教总是以维护华文教育的单一议题的组织,但是政党不是单一议题的组织。


因为与马华合作的“惨痛经验”,华社自此就存在“马华卖华”的声音,后来演变前一种“信仰”。独立前的那一段关键时刻,因为当时教总的林连玉的务实态度,知道要捍卫华文教育,离不开政治,由敦陈祯禄领导的马华也愿意与他站在同一阵线,华文教育在我国教育体系里才可能有一席之地。所谓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教总在捍卫华文教育不可否认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是要不是马华的配合,教总其中一部分的斗争目标,能够完成吗?


华文教育被政治化
但这不意味着华文教育就步上坦途。道理其实很简单,华文教育并非单纯的教育。其实,说华文教育是被政治化的语文教育并不为过。1980年代,华教人士扛着“打入国阵,纠正国阵”的大旗,加入民政党;1990年代,部分华教人士提出“两线制”,还加入民主行动党。进入21世纪,华教人士几乎就是把华教的前途,寄望在民主行动党。


可是,到现在我们还没看到类似“三机构”的组织,来深入探讨华文教育未来要怎么走。或许,我们可以预测到,华教运动虽然比我国取得独立的历史还长,但是并没有办法与能力从历史汲取教训,没有意识到非政府组织的价值就在于超越党派—也就是说在涉及华教课题上,对朝野政党需要“一视同仁”,把那些能够为华教出声且能够实际协助华教的人士视为朋友,而不是“以党废言”。董教总过去犯下同样的错误,依目前的现实来判断,还是会继续犯同样的错误—而其代价不堪设想。


现在吵到沸沸扬扬的华文独中统一考试文凭(统考文凭),希盟多个领袖信誓旦旦指出承不承认统考文凭,内阁决定就行,不需要拖拖拉拉。希盟执政后,统考文凭并没有因此在最短的时间内(至少在2018年内)获得政府承认。


要承认统考肯定设条件
首相敦马哈迪接受《星洲日报》专访,言谈之间处处表露了需要顾虑马来人感受,因此政府目前不能承认统考文凭。即使政府有一天准备接受统考,可以肯定政府会设下一些条件,让统考“符合国情”也同时兼顾到马来同胞的感受。


也许,这就是马哈迪要传达的迂回讯息,执政党的华人成员都意会了,所以我们才看到由政府设一个委员会来探讨承认统考事宜---即使希盟在选前已经告诉华人选民,希盟如果执政,立刻可以走完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最后一里路”。


董教总的领导和华社,可别抱着“只要政府承认统考,什么条件都可接受”的心态。毕竟,董教总在华文独中统考的立场,是不让步。一让步,就要成了它标签人家的“民族罪人”。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华人选民已经非常彻底的展现了其政治力量,我们现在为什么却没有听到董教总要求政府把华文列为官方语文之一的声音?我们倒是想知道,董教总为何不敢在华人政治力量在联邦政府最强的时候,提出这个华社期望已久的要求?此时不提,待何时?


我们认为,要求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在这个华文教育甚至是华人教育,只是个小课题,甚至可以说是个象征式的课题。可是,多年来,民主行动党与华社广大的华人把政府承不承认统考文凭当作证明马华有没有“hood”的课题(也就是证明火箭与大多数华人有没有“hood”的课题),问题就有点复杂了!


在本刊看来,要求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除了是象征性的课题之外,它在整体华文华人教育的意义并不大,但是把独中统考文凭课题与整体华文华人教育捆绑在一起,却是贻害无穷。这是华人应该警惕的。


在1953年4月19日及20日马华教育中央委员会会议,有华教代表问:未来马华总会长对维护华人教育有什么样的保证,当时的马华总会长敦陈祯禄答道:“现在你说,未来的马华总会长或者会反对华文教育在这个国家的扩展、发展和成长。我认为如此的情况是超乎想象及不可能的,因为马华的章程有阐明马华不只要维护华人的政治权益,也要维护华人的经济、文化、教育以及其他方面的权益。因为要是华人不懂华文,他们不能成为华人(不了解华人文化);他们如果不懂得华人的习俗和传统,他们不能成为华人。假如他们不是华人,他们不能成为马来人与英国人或者印度人。他们可被形容为贱民(也就是被社会歧视者)。”


不谙华文仍了解中华文化
大家都知道,陈祯禄是俗称“峇峇”的海峡华人—其祖先在明朝时期就移居马六甲,他本身不谙华文华语。即使如此,他并没有因此失去其华人特征。这其实是个值得探讨的课题。即使不懂华文华语,他还可通过翻译成英文的中华文化经典,深入了解中华文化的精神文明,特别是儒家及道家的思想,还会支持华文教育的发展。


他的一席话,可以有几个层次的解读,但是关键看来还是在于如果华人不认为自己是华人—特别是保存华人传统与习俗,其他民族并不会把这类华人当作是他们的“族类”。


按这个思路,要维护华人的特征,懂得华文华语只是其中一个但并不是唯一的属性。随着华文华语经济价值的提升,更多非华人通晓华文华语,但我们能称他们为华人吗?同理,我们虽然精通国文国语,是个马来西亚人,但我们还是马来西亚华人,而不是马来西亚的马来人—更加重要的,马来友族也不会要我们“变成”马来人。


长远来看,如果大马华人本身不在传统习俗、中华文化思想方面深耕,而只把华文华语当作是捍卫华人特征的唯一“武器”,甚至无限上纲,那是非常可悲的事。另外,把要求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作为华文华人教育的“最终目标”,是自寻死路。毕竟,华人的特征,不会因为没有华校和独中统考而消失,却会因为华人连承认自己是华人的勇气也没有了而消失。


董教总过去的斗争,借用教总前副主席陆庭谕的话,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诚然有其锲而不舍、不顾现实的一面,但却是时时警惕华人莫忘大马华人保存华人特征之大不容易。


换个角度来看,大马华人之所以能保住华人的特征,事实上就是陈祯禄从上述谈话里所展现的睿智:华人自己不敢承认自己是华人,他族也不会接受。


而林连玉在上述的场合,转述敦陈祯禄的话时有这么一说:“华人如果不爱护华人文化,英人不会承认他是英人,巫人也不会称他是巫人,结果,他将成为无祖籍的人。世界上有猪牛鸡鸭这些畜生禽兽,是无所谓祖籍的,所以华人不爱自己的文化,便是畜生禽兽。”

 


Copyright © 2019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